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明朝狠人 線上看-第四百九十章 徐允禎展示

明朝狠人
小說推薦明朝狠人明朝狠人
看到这里,有细心的读者应该记起徐允祯是何许人了,他是郭致远的情敌萧友翰的死党,当初为了破坏郭致远和楚婉儿的婚事,徐允祯给萧友翰出了不少馊主意,最后还是让郭致远把楚婉儿给娶走了,徐允祯这辈子还没吃过这么大的憋,也就把郭致远给记恨上了。
郭致远当然不知道还有这茬,因为他压根儿没见过徐允祯,但刚才徐允祯打郑国柱他是看到了的,郑国柱是他的下属,他当然得替郑国柱出头,便冷冷地向徐允祯质问道:“我不知道你和我之间有何过节,你想怎样我接着便是了,但你为何要打郑大人?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徐允祯乃是徐达第四子定国公徐增寿的后裔,徐达不必说,那是和朱元璋从小玩到大的,被朱元璋列为开国第一功臣,后来朱元璋清洗开国功臣,徐达是少数几个没被清洗的,至于徐增寿,那是在靖难之役中帮了朱棣大忙的,因此还被建文帝诛杀,所以朱棣登基后,对待徐增寿的后裔也格外优厚,徐家也因此成为京城第一大家族!
而徐允祯是当代定国公徐希的长子,将来肯定要继承定国公爵位的,从小就被京城的权贵子弟视为他们的带头大哥,徐允祯也挺享受这被人当成大哥的感觉,最爱替人出头,这张乃望被郭致远给抓了,那些和张乃望有关系的权贵子弟就去找徐允祯给他出头,徐允祯可是没事还要找事的主,一听这事自然就上头了,带着一大帮人浩浩荡荡地直奔军器局来了。
除了帮张乃望出头,徐允祯还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他是后军都督府副都督,这都督府是打朱元璋的时候就有的,是当时明朝统领全国军队的最高军事机构,后来朱元璋为了不让功勋武将专权,将都督府一分为五,即中军都督府、左军都督府、右军都督府、前军都督府、后军都督府,但在靖难之役后,当初随着朱元璋打天下的功勋武将大都陨落,其后代也是一代不如一代,都督府也由最初的掌天下兵马大权主导国家军事建设的实权机构逐渐变得虚有其名,随着文官集团的崛起,兵部也逐渐取代都督府成为了真正掌管国家军事的最高管理机构。
但不管怎么说都督府名义上还是统领全国军队的最高军事机构,所以守卫军器局的刘百户他们名义上也是徐允祯手下的兵,郭致远把刘百户他们和张乃望一起抓了,徐允祯要帮张乃望出头多少有些牵强,但帮刘百户他们出头就名正言顺了。
所以徐允祯一听郭致远为了他打郑国柱耳光的事质问他就乐了,眉毛一扬道:“哟呵,我还没找你的麻烦,你倒找起我的麻烦来了,怎么?你能抓我的兵,我就不能打你的人?我就打了!你想怎么地吧?……”
郭致远算是明白徐允祯的真正来意了,冷冷一笑道:“我抓你的兵是因为他们玩忽职守,军器局乃国之重器,他们却在当班时间聚众赌.博,难道不该惩处吗?郑大人并未犯错,你打他耳光便是侮辱他,我自然要为他讨个公道!……”
徐允祯看了看簇拥着他的卫兵,哈哈大笑道:“好,来,来,本督倒要看看你怎么帮你的部下向本督讨回公道!……”,他手下的卫兵大都是武将勋贵之后,平时骄横惯了的,一听也都哈哈大笑起来,一个个一脸讥笑地围了上来。
这就是明显的挑衅了,都不用郭致远下令,法正就立刻带着亲卫们昂首挺胸迎了上去,虽然人数上他们比徐允祯的卫兵少得多,但是气势上却是完全不同,那种只有真正上过战场的百战之兵身上才有的杀气有若实质,让徐允祯他们脸上的讥笑都有些僵硬了,又不好认怂,只能硬着头皮僵持着。
总裁私藏的女人 小熊哭了
郑国柱一见双方要打起来的节奏,连忙低声向郭致远劝道:“大人,下官受些委屈不打紧的,千万不可再把事再闹大了,否则真不好收场……”
郭致远拍了拍郑国柱的肩膀,哈哈大笑道:“郑大人,你放心好了,打不起来的,万事离不开一个‘理’字,今日本官只讲道理不耍横……”说到这里他就退后了一步,把本来在他身后的“天启皇帝”和魏忠贤让了出来,笑道:“两位公公从宫里来,代表的是皇上,不如就请两位公公来评评理吧……”
永恒 圣 王
徐允祯这才注意到郭致远身后还跟着两个“太监”,不过也没太放在心上,因为除了军器局外,明朝还设有兵仗局,专门制造各种仪仗兵械,而兵仗局是归内务府管的,自然就有太监主事,便嗤之以鼻道:“原来是找了宫里的靠山啊?!我不怕告诉你,今日就算是皇上亲自来了也没用!……”
魏忠贤本来不想被郭致远当枪使,可一听徐允祯这话就火了,指着他怒斥道:“大胆!你胆敢对皇上不敬,当诛九族!……”
可现在的魏忠贤还不是权倾朝野的九千岁,徐允祯压根儿不认识他,瞟了他一眼,撇撇嘴道:“你算那棵葱啊?还诛九族?论起来,皇帝和我们徐家也是亲戚,你要诛我徐家的九族,不就是连皇帝也诛吗?你才是真大胆啊!……”
徐允祯这话倒也不算错,徐增寿的姐姐嫁给了明成祖朱棣,徐家自然也就是皇亲国戚了,要诛徐家的九族可不就是连皇帝的老朱家也诛了吗?
“你!……”魏忠贤被徐允祯噎了半死,可一时间又不知道该怎么驳斥徐允祯,气得手直抖。
天启皇帝是第一次出宫,看什么都觉得新鲜有趣,尤其是这种扎堆掐架的热闹场面,更是让他很是兴奋,所以哪怕徐允祯语出不敬,他也没有恼怒,指着徐允祯呵呵笑道:“你口气不小啊,连皇上都不怕,你见过皇上吗?……”
“当然见过……”徐允祯随口答道,其实他只是在天启皇帝登基的时候,跟随父亲入宫拜见,跪着偷偷地看了天启皇帝一眼,看得也不太真切。
(PS:转眼就2021年了,祝亲们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愿,最近灵感枯竭,码字跟挤牙膏似的,更新不给力,只能慢慢调整了,希望新的一年会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