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db8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大明王冠討論-第七百七十一章 火鍋宰相鑒賞-xfzx7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黄昏对关外文化建设自然没意见,老祖宗留下来的地皮,自然要越早同化越好,神州也能早一点起飞,最好是自己百年之前,让这偌大的一千多万平方公里上的亿万人,宛若一体。
闻言笑道:“关外如此,交趾也如此,陛下,可别忘了八百大甸,微臣觉得吧,听了这么许多语言,还是我大明官话最好听,真希望那一天,全世界都说大明雅言。”
雅言就是官话。
明初就确定了,是普通话的前身。
不过黄昏心里猛然想起一件事,这一两年很少看见吴与弼,吴与弼成婚得早,成婚后回了一趟老家,这一次回来还没见着他。
不知道字典编修得怎么样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晚上等吴溥下班回家,得找他问问情况,如果编修好了,检校之后就可以趁这个机会,在大明辖境范围内全力推广。
也算是对读书人的一桩千秋功德。
大明朝时期就出现《新华字典》,想想就觉得激动。
殄官赐福 木东
朱棣笑乐,“想得倒挺美。”
这事……我这个当皇帝都不敢这么想,古往今来,也就秦始皇想了一下,也这么做的,不过那时候的大秦王朝疆域才多大,现在大明王朝疆域又多大?
实施起来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顿了一下,“不过若真是能做到这一点,我朱棣就算以身饲国又何妨,可朕的黄爱卿嘞,有些事不是翻翻嘴皮子就能解决,也不是那一点点钱的问题,这里面涉及到的东西很多。”
黄昏哈哈一笑,“陛下,对于大部分没有信仰的百姓而言,这还就是钱的问题,也还真就是翻翻嘴皮子的事情,所以咱们的大明,可要把宗教这一块搞好,宗教可以有,但绝对不允许搞什么歪门邪教,比如白莲教这种,早该打击了,今后多有宗教的所有教义,必须要和谐,才有利于社会的文明和进步。”
有信仰的人真的难搞。
朱棣越发乐呵,“得,朕记着你今天说的话,至于能否做到,朕也可以试试,若是能看见希望最好,若是看不见希望,朕也不希望因此影响大明的繁华和安定。”
黄昏话锋一转,“陛下有事交代微臣?”
朱棣重新喝了口茶,“你没事要给朕说?朕可是听说了,你才回到应天,城东郊实验田那块的梁大就找你诉苦了。”
说这话的时候,朱棣有些尴尬。
梁大和东郊实验田的人都是遭受无妄之灾,自己确实是想吃火锅,可别看黄昏在草原上弄的火锅简单,自己把辣椒送到御厨拿去,做出来的完全不是一个味道。
辣是够辣。
首席的无敌萌妻
超極品太 原始罪
可肚子也受不了。
这才有大朝会上屡次中断让朝臣看笑话的事情。
结果呢……
结果纪纲揣着鸡毛当令箭,差点一把火烧了黄昏的东郊实验田,搞得自己还不好说纪纲,只能要破牙齿往肚子里吞。
黄昏哪能不知道朱棣的心思。
乐道:“梁大还行,农夫出身,能吃苦耐劳,那时他也不怨纪指挥使,只是心疼被北镇抚司毁掉的那块辣椒田。”
顿了一下,“陛下如果想吃火锅,今夜来黄府?”
朱棣眼一瞪,“老子是随意出皇宫的不良天子么,嗯?!”
上門女婿 霸王別基友
黄昏耸耸肩,“那晚上微臣只好一个人吃了,秋高气爽,夜色微凉,正是吃火锅的时候,吃着火锅唱着歌,再有冰冻的小酒喝两口,那滋味啊……爽!”
朱棣眼睛再一瞪,“你找死是不是?”
黄昏笑而不语。
朱棣侧首看向狗儿,“你这会儿过去通知娘娘,晚上让她和我一起出皇宫去,她也尝尝火锅,嗯,对了,通知今夜负责安防的卫所,在去北镇抚司说一下。”
天子夜出宫,安防还是要做好的。
長生大帝
虽然有宫禁。
不过这些年,朱棣没少和徐皇后出宫,之前臣子还说来着,后来渐渐麻木了,反正大明繁华着,陛下出宫也出不了什么事,由得咱们的天子皇后任性了。
大不了让负责安防的天子近卫和锦衣卫辛苦些。
朱棣回头看向黄昏,“皇后身体不好,你晚上的火锅别做太辣,朕怕娘娘的身子骨受不了,还有,多准备点菜,别小气抠门的,晚上把小宝庆还有徐膺绪夫妻已经徐杨氏姑嫂也喊上。”
徐杨氏姑嫂,就是徐辉祖的老婆和徐家四妹两人。
愁。
朱棣倒是不愁。
是徐皇后发愁。
徐皇后愁的是,小宝庆都已经过了及笄的年龄了,也补办了及笄礼,可都这样了,还是没有那些功勋权贵的老臣来暗示陛下赐婚。
感情小宝庆是要砸手里了。
没办法,功勋权贵们也不是傻子,都知道小宝庆公主失忆过,有脑病,虽然好了,但鬼知道有没有后遗症。
那可是脑病!
最难治的病。
三千万年前的迪迦
功勋权贵们也不愿意自家的后人有一个随时有可能翻病的娘。
何况万一小宝庆出点什么事,也负不起责。
所以当下小宝庆的婚姻大事,让徐皇后愁得吃喝不香,于是她早些时候的想法又浮上心头,朱棣也觉得只有这个折衷办法了。
就是名分有点麻烦。
大明官律,在婚姻方面,一个男子只能一正妻双平妻,最多四妾。
这就是所谓的三妻四妾。
可问题也不能让咱家小宝庆受委屈,堂堂一个大明公主,太祖和朱棣最宠溺的女子,竟然是个平妻,这事还真有点说不过去。
看吧,这事总得找个合理的解决方案。
黄昏一听,也乐,“那没问题,晚上做鸳鸯火锅,不喜欢吃辣的吃清汤就行。”
朱棣颔首,“没事了?”
黄昏想了想,“当然还有事,要不晚上吃火锅的时候说?”
朱棣眼睛一瞪,“你想当个火锅宰相么,有政事就这说,少来给我在饭桌上套近乎,酒后的话可当不得真,朕也不上你这个当。”
老子万一喝得二麻二麻的,你给老子下套,可有点反应不过来。
黄昏咳嗽一声,道:“其实吧,事情很多,先说一个当务之急吧,陛下知道微臣在东郊的实验田,也感受到了辣椒的魅力,可陛下您知道微臣东郊实验田真正的用意的什么吗?”
朱棣摇头,“还真不知道,你说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