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68b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我真的是正派 txt-第七百二十六章 天帝的祕密(萬更求訂閱求月票 361/382)展示-t9jrl

我真的是正派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正派
中间商赚差价!
方星阑也懒得拆穿这个事情。
反正谁要是找到了青铜令牌,然后提交上来的话,那他跟秦元白注定是要平分那些奖励的。
要是秦元白想独吞。
也完全没有那个可能。
对自己有好处。
方星阑当然没拒绝的理由。
在乾元圣地将命令下达以后,大昭那一边,也是同样将命令传开。
所有人都在找寻青铜令牌的下落。
对于传闻所说,令牌里面封印着邪魔的事情,其他人也都是半信半疑。
因为谁也不知道。
这个事情是真是假。
但有一点他们可以肯定的是,那就是青铜令牌很珍贵,不然的话,万族不会全部都动起来。
不过。
万族找寻令牌,大多数都是为了完成任务,没有几个人是想要将令牌自己用。
因为不能确定使用令牌里面会产生什么后果。
要是有至宝还好。
可真的是邪魔的话,那损失可就大了。
相比起令牌的不确定性。
万族给出的奖赏,反而更加让人心动。
“青铜令牌!”
一处酒楼里面,几个玩家坐在那里。
在他们眼前的桌面上,则是摆放着纸张,纸张上面画着一个令牌的模样,赫然便是万族找寻的青铜令牌。
看着那个令牌。
傅莫言的神色古怪,不知为何,他看着青铜令牌总是感觉有些眼熟。
悟王
但是为何眼熟。
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
“话说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令牌看起来有点眼熟啊?”其中一个人突然间说了一句。
闻言。
其他几人也都是认真的看了两眼,最后疑惑不解:“你要这么说的话,我看起来也是有点眼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青铜令牌——对了,我们原先在乱石林做任务的时候,不就是得到过一个青铜令牌吗?”
有个玩家脑海中灵光一闪,终于是想了起来。
经过他这么一提醒。
其他几人也顿时回想起来。
最终。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傅莫言的身上。
青铜令牌的事情已经很久远了。
游戏开始到现在,里面也过去了十年左右的时间。
想要记住十年前的事情,可没有那么容易。
可经过提醒。
想要回想起来,就没有那么困难了。
此时傅莫言脸色也是发黑。
青铜令牌!
他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会觉得眼前的令牌图像有点眼熟了。
这分明就是自己刚进入游戏的时候,做任务得到的一个青铜令牌。
令牌的后面。
关系到一个洞府的事情。
沱江水漫越人歌 四月负像
但因为洞府不在乱石林,所以傅莫言才一直没有机会去开启。
直到后面。
围杀凉山寨主的时候,自己杀人不成反被杀,还把身上的青铜令牌给爆了出来。
为此。
傅莫言以前也是花费了不少时间去寻找,但是都没有收获。
久而久之。
他也就将这个事情放下来了。
现在得到提醒以后,傅莫言总算是将这个黑历史给想了起来。
再结合人族给到的奖赏。
他有种亏掉了一个亿的错觉。
“青铜令牌在上次围杀凉山寨主的时候,就已经被爆掉了,原先我还以为得到令牌的是李宗文他们,现在看来,令牌应该是落在了那位的手上。”
傅莫言手指向上指了指,已经是不言而喻。
天帝的名讳。
现在没有人敢至于说出来。
因为被雷劈的事件,已经发生过不少了。
所以现在基本上所有人都清楚,一旦直呼天帝名讳,就会被雷劈。
“所以那位找寻青铜令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不好说。”
傅莫言摇头。
他不敢确定,秦书剑找寻青铜令牌的目的是什么。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原本傅莫言也没有在这个事情上多想,但是现在天庭找寻青铜令牌,却让其不得不在某个方面多想。
“要是没有记错的话,那位原先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山寨头领而已。”
“十年时间,对方却能从一个山寨头领,成为现在的万族天帝,绝非是偶然的事情。”
“天帝身上,拥有大秘密!”
重生之醫界風流
傅莫言脑海疯狂转动。
毫无疑问。
那位天帝的身上,绝对是有惊天的秘密存在。
不然的话。
不可能在短短时间里面,就成长到这个地步。
十年时间很长吗?
换做现实世界,也就是区区三年多而已。
再者说了。
所有玩家进入游戏里面,也有十年时间了。
但是到现在为止,实力最高的玩家,连神武境都没有进去,只是在显圣境徘徊而已。
要说开挂。
自然是玩家开的挂最大。
傅莫言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一个土著提升实力,能够比玩家快这么多。
对方身上拥有大秘密的事情。
其实不仅仅是他一个人有猜测,几乎所有人都有这个猜测。
但是。
谁也不清楚,那位天帝身上的秘密是什么。
直到现在。
对方找寻青铜令牌。
再结合自己爆掉的青铜令牌的时间,傅莫言感觉自己好像接近了真相。
青铜令牌!
绝对是对方成为天帝的契机。
至于现在为什么还在找寻青铜令牌,可能性也无非是那么几个。
第一,青铜令牌不止一块,原先对方得到的只是其中之一。
第二,那位天帝得到的传承是不完整的,或者说对方得到的传承是完整的,但每一块青铜令牌里面,都有不同的机缘。
廢材棄女要逆天
“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证明了青铜令牌绝对是一件无上的至宝,谁要是能够得到开启,就有成为天帝的可能!”
傅莫言越想内心便越是激动。
但内心越激动,他的脸色就越平静。
这样的秘密。
傅莫言可以肯定,只有那位天帝跟自己知道。
过去这么多年。
对方也肯定不记得自己这个小人物。
“找!”
“必须要将青铜令牌找出来!”
傅莫言很快下定了决心。
他要得到青铜令牌,但绝不是提交给天庭完成任务,而是自己使用。
什么封印邪魔。
都是吓唬其他人而已。
青铜令牌里面,百分百是拥有无上的机缘。
自己要能得到里面的机缘,不说取代对方天帝的位置,但也至少能够成为顶尖的强者。
而且。
不单单是游戏里面的强者,在现实世界中,也绝对是顶尖的那种。
也许——
青铜令牌可以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
想到这里。
傅莫言的呼吸,也是渐渐变得急促起来。
他的异样,也是被其他人所察觉。
“队长,发生什么事情了?”有人忍不住问道。
闻言。
傅莫言顿时清醒了过来。
现在不是想那么多东西的时候,眼下最主要的事情,就是要将青铜令牌拿到手。
要是不能将令牌拿到手的话。
所有的猜想,都只是空谈。
傅莫言轻咳了下,说道:“青铜令牌我们必须要得到,绝对不能落入其他人手中。”
“不错,青铜令牌不能落在其他人手中。”
一个男性玩家点头,沉声说道:“乾元圣地给出的报酬,是足以修炼到天人十重的资源,外加一件道器。
要能得到这个奖励的话,我们的实力绝对可以甩开其他人一大截。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足以修炼到天人十重的资源,绝对包含了通往天人的无上功法。”
要想突破到天人十重。
不单单是依靠寻常的资源就行,功法也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东西。
所以。
乾元圣地给到的报酬,很大概率是存在通神功法。
而且很有可能,是那种顶尖的通神功法。
除此外。
道器的奖励,也是不低。
哪怕现阶段玩家实力提升上来,但是真正能够拥有道器的玩家,仍然是凤毛麟角。
这等天地孕育生成的至宝。
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也就是现在新生地域越来越多,玩家才有机会得到一些先天灵物,或者道器而已。
要换做以往的话。
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嗯!”傅莫言点头,他没有解释什么。
青铜令牌的秘密,自己一个人知道就可以了,至于其他人,就没有知道那么多的必要。
“立刻发布人手,全力找寻到青铜令牌的消息。”
傅莫言当即做出了决定。
在现实世界中,他的身份也是不普通,所以在游戏里面,也是培养了不少的班底。
这些人。
在一定程度上,是可靠的。
只是天庭给到的奖励太高,真要有人得到青铜令牌的话,不一定就会交给自己,更有可能是自己偷偷的将令牌提交上去,然后领取任务奖励。
对此。
傅莫言心中虽然有些猜测,但也没有办法去制止。
任何事情。
往往最难左右的就是人心。
他现在也只能是动用自己能够动用的力量,先行找到线索再说,至于其他的事情,都是找到线索以后再决定了。
很快,几人就是离开了酒楼。
傅莫言第一时间就是带人,向着乱石林赶了过去。
因为他是在那里,最先得到青铜令牌的。
如果说哪里有可能存在青铜令牌的话,那么最初的那个地方,可能性便是最大。
在傅莫言等人前去乱石林的时候。
其他的玩家,也是在大肆搜寻青铜令牌的下落。
没办法。
因为奖励实在是给的丰厚。
只要得到了那份奖励,就算是再菜的玩家,都能一跃成为玩家里面最顶尖的强者。
一个咸鱼翻身的机会,却又不想得到呢。
所以。
找寻青铜令牌,就成了所有玩家的首要大事。
但是谁也不清楚,青铜令牌到底有多少块,又是存在于哪里,亿万玩家寻找,最终能够得到奖励的人,也是屈指可数。
可是每个人,都认为自己会是幸运的那个。
“青铜令牌!”
行走于东部洲的宁烜,得到消息以后,面色也是怔了一下。
什么青铜令牌的,他不是很了解。
但是乾元圣地给出的报酬,却是宁烜真正想要的。
“足够修炼到天人十重的资源,我要是能够得到的话,那么后续要走的路,就会轻松许多了。”
宁烜眼神闪烁了下。
他现在还没有真正跨入天人境界,因为开辟穴窍太难了。
要想快速的开辟穴窍。
就需要有足够多的资源才是。
宠婚夜袭:神秘总裁有点坏
没有资源,要想突破天人,无疑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但问题是,自己身为天帝的弟子,也没有太多的资源倾斜,要想提升境界最后靠的也只能是自己。
对此。
宁烜便更是看重乾元圣地给的奖励。
真要能够找寻到青铜令牌的话,那么自己后续的修炼,差不多就是一片坦途了。
此时。
大地震动。
有巨大的妖兽向着这边走来。
宁烜收敛心神,已是将目光落在了前方妖兽的身上。
要想找寻资源。
没有哪里的资源,比无尽山脉的更多了。
哪怕经过几年时间的探索,无尽山脉里面仍然是存在众多的资源。
只是有资源。
自然也就有妖兽存在。
这么多年来,不少人进入无尽山脉猎杀妖兽,导致一些实力弱小的妖兽,差不多死了个干净。
相对的。
无尽山脉里面一些实力较强的妖兽,却是存活了下来。
所以现在进入无尽山脉里面。
要么遇不到妖兽,要么遇到的就是实力强横的妖兽。
“神武六重,或者是神武七重!”宁烜视线落在妖兽的身上,心中也大致有了一些判定。
只从气血浑厚的程度。
就能猜测出妖兽的大致实力。
对于这样实力的妖兽,他也没有什么畏惧的理由。
只见脚踏虚空而起,腰间的长剑已经是骤然出鞘。
剑光如秋水般倾洒而出,紧接着又化为了狂风骤雨般的力量,使得虚空中有惊天的剑气爆发。
唰——
剑光出现的快,消失的也很快。
那头妖兽没有任何反应,就直接被长剑枭首,倒在了地上没有动弹。
宁烜看着那巨大的妖兽尸体,按照归元祖典中所记载的破妄红莲方法,直接于虚空中凝聚出一团红莲火焰,然后向着妖兽覆盖了过去。
“根据记载,破妄红莲可以将天地生灵炼化,转化为自身的能量,便让我来看一看,是否真的如此!”
他想到了秦书剑对自己说的话。
破妄红莲,也许是将归元祖典修炼圆满的契机。
——
天庭,天宫。
秦书剑将众神挥退以后,他就自己进入了内天地里面。
找寻青铜令牌的事情,已经是下了命令。
但是否能够找寻到,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只是有一点,秦书剑却是能够肯定的,那就是青铜令牌绝对不止是一块。
华鼎洞府里面,仍然有两扇门没有开启。
也就是说。
青铜令牌至少也还有两块。
甚至于更多,也不是没有可能。
将命令传达下去以后,秦书剑也没有在青铜令牌的事情上,浪费太多的时间。
“华鼎洞府是敌是友都好,也只是一个道果的后手而已,谁以前不是个道果呢,凭借他想要翻天,又哪有那么容易。”
秦书剑心中冷笑。
找寻华鼎洞府的原因,只是不想让大千世界升起太多波折而已,但不意味着自己怕了对方。
要是华鼎洞府真的是敌人留下的后手,他也没有太多的畏惧。
只要对方敢于冒头。
秦书剑就能让对方明白,什么才是毁灭性的打击。
建立天庭,统御万族!
现在整个大千世界的天地大势,都是聚集在了自己的身上。
可以说。
就算是有古老的道果强者回归,在大千世界里面,绝对没有跟他抗衡的资本。
要是在没有建立天庭的时候。
秦书剑还没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将大千世界把控在手中。
但是现在的话。
他已经没有太多的担心了。
天庭的存在,让秦书剑在大千世界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任何敢于在大千世界出现的敌人,他都有把握将其镇压下去。
就如同前面的刀主一样。
也所幸刀主是自己人,不然的话,对方渡劫成仙的那一刻,也是陨落的时候。
内天地中。
龙脉已经壮大,天地也扩张了许多。
秦书剑先是将阳给到的晶石取出,然后直接用力捏碎开来。
晶石破碎。
顿时便有炙热的能量爆发出来。
轰隆隆——
天穹上空剧烈震动,规则母河也是在剧烈震动。
只见有母河当中,一条浩大的规则长河,已经从无到有般诞生。
而在规则长河诞生的瞬间。
天地极东的地方,有可怖的能量正在孕育。
秦书剑一步迈出,已经是出现在了一片山谷里面。
山谷中。
有天地火灵的力量汇聚而来。
浓郁的火灵力量凝聚为了一个巨大的圆球,可怕的温度仿佛能够将任何的一切都给焚化。
“太阳!”
秦书剑不惧温度,他缓步向着火球靠近,炙热的温度映照的脸色微微通红。
他也没有想到。
在规则母河孕育出太阳规则的种子以后,内天地里面就会直接诞生出太阳。
要想维持天地运转。
太阳跟太阴,都是必须存在的东西。
此刻太阳孕育,让内天地朝着完善更近了一步。
秦书剑伸出手,直接探入了太阳里面,那股炙热的太阳真火,却没能让他受伤分毫。
因为内天地是他开辟出来的。
所以里面诞生的一切,都不可能对其造成任何的伤害。
看着太阳,秦书剑面上有笑容:“太阳已经诞生,只要再将太阴的规则拿到手,那么内天地就可以正式晋升中千世界了。”
说完。
他脸上的笑容,忽然间又是收敛了一分:“天渊的那个,应该就是太阴规则的化身,要想正常的跟他做交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太阴规则不拿到手,我的实力也会止步不前。”
没有太阴规则。
内天地没有办法晋升中千世界,秦书剑也没有办法完成蜕变。
虽然说内天地就算是没有太阴规则,也能扩张变大,但那样的实力增进,又怎么可能跟晋升中千世界相比。
不要说现在的内天地。
就算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再度扩张一倍。
能够增幅的实力,也没有办法抗衡上三重的真仙。
相反。
要能得到太阴规则,秦书剑有把握让自己的实力,得到一个完完全全的蜕变。
到了那时候。
他才有资格对虚空邪魔动手。
但是在那以前。
想要拥有抗衡魔帝的实力,却是没有可能。
看了一眼太阳以后。
秦书剑离开了山谷,来到了龙脉的起始地方。
原先龙脉的起始地方,只是一处平原而已,但是现在经过天地衍化,平原已经变成了巨大的山脉。
真龙五绝
山峦起伏。
有高耸入云的巨大山峰。
除却没有生灵的气息以外,眼前的景象跟洞天福地没有什么区别。
伸手一招。
封神榜已经出现在了秦书剑的手中。
随后念头一动。
封神榜中封存的凶兽血肉,便是大量的洒落在了大地上面。
因为凶兽只修肉身,不修规则。
所以这些血肉力量,除却澎湃的能量以外,没有任何一丝规则力量的存在。
秦书剑也就没有如同上次一样,还用天地炼化血肉,直接就用最简单的方式,将血肉丢弃在内天地里面。
大量的凶兽血肉出现。
使得下方龙脉发出悦耳的龙吟。
很显然。
澎湃的能量孕育下,也让龙脉感受到了欢愉。
紧接着。
龙脉扩张,天地也在扩张。
真仙级别的血肉,在一定程度上,蕴含的能量堪比大型的灵脉,甚至是犹有胜之。
不知过去了多久。
天地间忽然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吟。
然后,就看到下方山脉起伏,好像内里有真龙腾挪。
原本内天地中,不少处于孕育当中的灵脉,此刻也是全部孕育成功。
与此同时。
内天地所蕴含的,浓郁到了极致的灵气,此时也是发生了蜕变。
灵气仍然是那个灵气。
但是在一定程度上,已经非以往所能企及。
秦书剑伸手将一缕灵气摄取过来,顿时笑了:“先天灵气,看来诸多真仙血肉,已经让龙脉完全蜕变为了先天龙脉。
也只有先天龙脉,才能孕育出先天灵气。
可惜现在内天地里面没有生灵存在,不然的话,有先天灵气作为修炼,要不了多少时间,就能诞生出一批足够强大的修士。”
先天灵气。
是天地刚刚衍生的时候,才会诞生出来的强大灵气。
区别于原有的灵气。
販罪(精校)
先天灵气不论是从哪一方面来说,都非后天的灵气可以比拟。
现在先天灵气诞生,已经让内天地的根基变得更加雄浑。
只要有生灵诞生。
后续的强者,就会络绎不绝。
若非是考虑到内天地乃是自己的秘密,也是自身主要的根基,秦书剑都有点想让大千世界的修士进来这里修炼。
但是想了想。
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危险的念头。
内天地是自己的根基,绝对不容许出任何的差错。
如果出了问题。
那么对于他来说,便是毁灭性的打击。
再次看了一眼内天地以后,秦书剑就离开了这里。
天宫内殿。
秦书剑骤然睁开双眼,顿时便是虚室生电,使得整个内殿爆发出犹如雷霆般的炸响。
异象出现的很快,但是消失的也很快。
突然。
他抬头看向天宫上方,面色有了些许变化。
外面,天庭上空的位置。
一头彷如沐浴于太阳真火中的朱雀,在上面腾空飞舞。
渐渐的。
只见无穷的火焰从无到有般诞生,然后将火圣都给包裹了进去。
炙热的温度。
使得整个天庭都变得炎热起来。
对于这样的变化,火圣浑然没有在意,现在的她已经全身心的沉浸在了某种玄妙的状态中,就连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没有任何的察觉。
只见漫天火焰飞舞。
可以在其中,隐隐看到规则的力量。
蓦然间。
规则母河震动,朱雀展翅而起,直接向着规则母河撞了进去。
一股强大的威压。
瞬间传遍了整个天庭。
远处的一座殿宇里面,刀主从修炼当中清醒过来。
“好浓郁的太阳真火,不对,不只是太阳真火,还有先天神火的味道在里面。”
“莫非是有掌握先天神火的强者,此刻开始证道了吗?”
刀主很快就联想到了,那头经常在天庭上空游荡的朱雀。
对于火圣。
他没有什么了解,但对于朱雀,却是有不少的认知。
因为不管哪一个纪元。
朱雀一族都是不弱的种族,族中有不少强者诞生,尽管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个道果强者,但也不能否认朱雀一族的强大。
特别是朱雀族所掌握的先天神火,修炼到了极致,更是能够威胁到道果强者。
也是这个理由。
让刀主对火圣多看了两眼。
现在有掌握先天神火的强者证道,整个天庭里面,也就只有那头朱雀才有可能了。
“说起来,真仙级别的朱雀,倒是一个不错的坐骑人选,相比起那头牛,不知好了多少。”
想到牛大力,刀主的眼神也是冷了几分。
自他成为道果以后,从来几个人或者牛,敢于对自己这么无礼。
除非是同等境界的存在。
其他敢于无礼的,早已经死的干干净净。
所以。
刀主对于牛大力,也是起了很大的杀心。
要不是为了给秦书剑面子,他早就将对方宰来吃了。
“你给我等着!”
刀主压下心头的杀意,要有机会,他绝对会让对方好看。
但是现在。
他暂时不想跟对方计较那么多。
规则母河震动,预示着有强者成仙。
恶魔王子,你别跑! 纯墨
早在万族真仙越来越多的时候,成仙的异象对于其他人来说,早已经不是什么新奇的事情。
不过每当有人证道,仍然是能够吸引众多的目光。
眼下真仙虽不少。
但认真说起来,许多种族都是没有真仙坐镇,余下的种族也大多数都只有一尊真仙存在。
此刻能有新的真仙诞生,都预示着有种族崛起。
很快。
一头朱雀从规则母河中闯出。
所有强者在看到朱雀的时候,面上都是有错愕的神色。
朱雀族的强者!
自从上古以后,朱雀族就已经没落了,到得现在更是只有寥寥几个大能坐镇。
可以说。
自妖族分裂出来以后,朱雀族就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种族。
要不是因为背靠人族的缘故。
朱雀族早在天庭成立以前,说不定就被其他种族给灭了。
谁也没想到。
朱雀族竟然拥有可以证道的强者。
相比起各族的震惊,朱雀族却是完全沉浸在了喜悦当中。
“族长证道了!”
“族长证道成仙,我朱雀族也能正式跻身于大族之列!”
朱雀族中,诸多长老面上露出狂喜的神色。
火圣证道。
对于朱雀族来说,就是惊天的大喜事。
自上古破灭以来,朱雀族没有诞生过任何一个真仙,也是因为这样,朱雀族才一步步没落至今。
现在有强者成仙。
那就意味着,朱雀族将正式走出上古破灭后的阴霾,有了重新崛起的希望。
有长老面色激动:“族长证道成仙,要是能有后裔诞生的话,绝对可以拥有强大的血脉,到了那时候,我朱雀族的强者,就可以层出不穷了。”
真仙的后裔。
注定是未来的强者。
一个种族只要诞生出一个真仙,那就能以此为根基,诞生出足够多的强者。
闻言。
却有人摇头说道:“族长已经成仙,又有谁能配得上族长,其他各族真仙的话,只怕也未必合适吧!
而且要是跟外族联姻,到时候诞生的是否是朱雀一族,也仍然是个问题。”
听到这句话。
原先开口的长老,笑容收敛了几分。
的确。
要是跟外族联姻,到时候诞生的可就未必是朱雀族了。
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
很快,就有其他长老开口:“其实各族里面,唯有人族是最合适联姻的,上古时期我朱雀族就有跟人族联姻的强者。
那时候诞生的后裔,全部都是朱雀族。
族长若是联姻的话,最好的方法,便是从人族找寻目标。”
人族血脉海纳百川。
任何种族跟人族联姻,最后大概率都是诞生出所在种族的后裔。
所以上古时候,很多种族都喜欢跟人族的强者联姻。
一来可以保证强大的血脉得以延续,二来就是可以给自家种族增加底蕴。
原先那名长老点头:“跟人族联姻的确是不错的选择,现在人族中诞生的真仙也有不少,但是昭皇已经娶亲了,不是合适的目标。
族长过去,不可能给昭皇当妾的。
至于席阳的话,也不太合适,毕竟要真的联姻,我族长可就平白比昭皇矮一辈了。
如此的话,合适联姻的人也就只有两个了。”
说完。
其他人也是目光闪烁。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大家心中都是清楚的很。
合适联姻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东极战神萧乘风,一个便是当今的天帝秦书剑。
前者实力很强。
后者的实力更强。
要能够在其中做出选择的话,他们更加愿意让火圣跟秦书剑联姻。
因为一旦跟天帝联姻,那么朱雀族便可一跃成为最顶尖的大族。
而且天帝血脉强大。
两者联姻所诞生出的后辈,绝对也是天赋可怕。
片刻后。
有人想到了一些事情,皱眉说道:“天帝自成名以来,就没有听说过跟哪位女子有任何的牵扯,想要让族长跟天帝联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万一天帝不愿意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强求。
再者说,也许天帝——”
话到了这里,他直接闭上了嘴巴。
成名以来,掌握滔天的权势,却从来没有跟任何一个女人有牵扯。
说实话。
这样的人,要么是不行,要么就是有龙阳之好。
以强者的手段,前者自然没有任何可能。
如此一来。
也就只有后者的可能性,更加的大一些了。
但是这些话,哪怕不是在秦书剑当面,他也不敢胡乱说出来。
诽谤天帝乃是死罪。
一旦被察觉到,任何人都不可能保住他的性命。
“住嘴,天帝又岂是那等人!”其他人的脸色也是一变。
但是在呵斥过后。
他们脸上也是现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真的不是吗?
那也未必吧!
最先说话的长老,直接打断了所有人的猜测:“想那么多没有意义,族长容貌绝美,就算是跟月族的那位月皇相比,也是不差多少。
此事等到族长成仙以后,我们再行商议。
只要到时候族长主动一些,想必天帝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不管怎么说,强者终究是要有后裔留下的,不然他日寿元耗尽坐化,岂非愧对先辈!”
闻言。
其他人也是微微点头。
此时,火圣已经将规则战场开辟出来。
没有强者阻道。
她在规则战场中,走的非常顺利,仅仅是用了半天时间,就走到了规则长河的尽头。
那里有规则丰碑矗立。
没有任何波折跟意外,火圣轻而易举般,便是在规则丰碑中,留下了独属于自己的烙印。
留下烙印的瞬间。
天散金花,地涌金莲,天地都在恭贺一位真仙的诞生。
天庭中。
一头巨大的朱雀展翅,无穷的火焰从其身上散发出来,使得天庭的温度疯狂上升。
跟天穹上的太阳真火,完全是两个极端。
但很快。
火焰收敛。
朱雀也消失不见,化为一个容貌绝伦,身穿火红色长裙,身姿婀娜的女子,向着秦书剑缓步走来。
等到站在他面前以后。
火圣侧身一礼,面上笑容动人:“见过天帝!”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