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enc9火熱都市小说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暴虐之蛇-Turn221.感知、未知與不可直視看書-fedqp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你来的太慢了。”
“遇到了一些不可抗力,被人盯上了,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抱歉。”
SOL公司的大楼地下室中,两个人碰头了。
“别说这个了,情况如何?”财前晃急切的问道,“小葵……playmaker他们还好吗?”
“放心吧,”艾玛笑了笑,财前晃一出口就露馅了,除了他自己的妹妹之外,他其实谁都不关心,“blue maiden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刚刚还生龙活虎的第一时间干掉了敌方的一员大将。”
師娘
被看穿了心思的财前晃也不恼,听到自己的妹妹取得胜利的消息,反而松了口气,“那就好……”
得知了妹妹无事,财前晃彻底放松了下来,看着在电脑前忙碌的艾玛,财前晃又四下环顾。
“那个人没有同意吗?”没有找到某个人的身影,财前晃问道,“血色牧羊人去哪了?”
“比起我们他才更像一个行动派,”艾玛回答道,“早在你迟到的时候,他就已经闯入了SOL公司的中枢,打算从那里开始入手。”
“中枢?他去那里干什么?”听到那个词,财前晃脑海中猛地一震,一阵阵难以名状的恐惧感涌了上来。
但随后,这种莫名的感觉被他强制压下。
太奇怪了,为什么想起SOL公司的那一刻,心中会泛起一阵阵莫名的惊悚感?
仿佛在SOL公司中枢的背后,站着一个恐怖的阴影,在那个阴影的笼罩范围之下,是全世界。
“你怎么了?”艾玛发现财前晃的一样,于是问道。
也同样意识到了自己有些不大对劲的财前晃捂着头晃了晃,“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他去SOL公司的中枢还有意义吗?”
“但不论如何,他能参与我们的行动就是好事。”
方块构成的SOL公司的中央数据库,因为围剿帕斯和厄斯的关系,这里的防卫都被撤走了,因此显得空空荡荡。
早已在自己的电脑中模拟了无数次的指示行为带着血色牧羊人在网络的世界中上下翻飞,不一会儿就飞离了方块构成的封锁线,抵达了playmaker他们曾经到达过的中央数据库。
“就是这里吗?”
看着天空中被铁链封锁的几个闪着光的箱子,那些都是机密的东西。
从SOL公司创业至今,所做过的,没做过的大大小小的,包括一些游走在法律边缘,甚至触犯法律的事情,这里应该都有记载。
比如lost事件……
有权限浏览这些数据的,恐怕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如此掩耳盗铃的封锁起来,为什么SOL公司不将这些东西全部都扔掉吗?”血色牧羊人对于SOL公司那些机密文件不感兴趣,作为一个网络雇佣兵,这点职业道德他还是有的。
他的目光只锁定远方那几个漂浮的球体中。
庞大的数据变成了这个世界的光源,在空中闪耀着,照亮了脚下的网格地板。
“想要试图找到从外界获取link vrains控制程序的能力,还得在这里面找吗?”
长久以来的行动受挫,让他想明白了一件事,想要彻底消灭link vrains中的伊格尼斯,恐怕需要借助link vrains中的程序才行。
或者是像汉诺骑士们所做的,用汉诺塔摧毁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电子设备。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那样做毫无疑问是将自己推向整个世界的对立面,所以想要对link vrains做些什么,还是要控制link vrains才行。
血色牧羊人的手伸向了那些球体中的一个,数据流自他的掌心飞出,将他与那份核心数据紧密联系起来。
浏览着那上面的东西,随后血色牧羊人缓缓的低下了头。
不是。
不过这里面的东西,稍微有些恐怖,如果暴露到外面的话,恐怕SOL公司会被直接封锁。
但是哪一家家大业大的公司历史上没有一些小秘密呢?
大宋王侯
血色牧羊人又对着第二枚球体伸出手,数据流化成了光束落入了那枚球体之中。
过了一会儿,血色牧羊人摇了摇头,“也不是……”
就在血色牧羊人即将转身离开的那瞬间,有一份文件映入了他的眼帘,让他的脑海一震,一种莫名的违和感涌了上来。
看错了吗?
不太可能……如果是文件的话,为什么我会产生这样的错觉?
血色牧羊人又转了回去,重新将数据流放入了那个光球之中,继续浏览着,然后找到了那份带给他不安违和感的文件。
仔细阅读着那份文件,血色牧羊人发现,那是一份关于人体改造的文件,这种东西,在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一定会出现。
而且是必然会出现在人类文明进程上的,不能见光的东西。
顺着这份文件,血色牧羊人又从那个光球中调出了其他几份档案。
上面不一而同的详细记载了关于人类改造实验的几个大方向,骨骼、义肢、义眼、强化皮肤肌肉甚至是人类意识与AI融合的方案。
这些都没有什么,SOL公司甚至已经将这些实验化作了现实。
而实验的主要操刀人,除了一个鸿上圣和一些驰名国内外的科学家之外,剩下的人都被涂黑了。
涂黑了没有问题,毕竟科学家被卸磨杀驴这种事情在一家公司内屡见不鲜。
关键问题是时间!
“这些文件起草于上个世纪!?”
没错!时间!
血色牧羊人错愕的发现,这些文件起草最晚的时间,也是三十多年前,而那个时间段,就连电话都是刚刚普及的!
人类对于AI和人体改造……这种实验不应该出现在那个时间段!这些高科技的实验不应该出现在上个世纪!
眼前的一幕令血色牧羊人有了一种时空错乱的违和感,就像是在上亿年形成的溶洞中发现了被包裹的汽车火花塞一样。
某些令人滑稽而难以置信的现实以计算的方式出现在了他面前,错误被强制合理化,随意写的程序竟然能启动并运转。
“这不可能……”我活在哪里?这里是现实吗?还是小说中的世界?!
葬天 天藏風
但是很快,又有一份文件映入了血色牧羊人的眼帘,指引着他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伊格尼斯的设计与起源……
在打开那份文件的瞬间,血色牧羊人有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他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朝着后颈汇聚,一阵冰凉刺骨让他背后的汗毛倒竖。
“这是……”
“你不应该来这里。”
就在这时,血色牧羊人的脑海中传来一个陌生的叹息,随后就是一阵嗡鸣,就像是感冒时感受到的大脑的跳动,脚下蜂窝状的晶莹地板也随后颤动起来。
世界天旋地转,随后改天换地。
脚下的地板变为了黑白色的异色方格,天空不再是数据构成的,而变成了无垠的星空,仿佛神祇的棋盘一般。
想到了某个网络都市传说,血色牧羊人一愣,缓缓的转过身去,在他的身后,一根擎天的白色石柱直冲云巅。
雕刻成“皇帝”的石柱,仿佛降临的神意一般,立在血色牧羊人的身后。
“SOL公司的真正主事人,King……”血色牧羊人眼角抽搐了一下,“不可能……竟然是你,我有这么大的面子吗?”
“我并不在意身份,”King的声音从那根白色的柱子上传来,“对我而言,能抵达这里,并且发现文件上端倪的人,都是我的猎物。”
“端倪?什么端倪?”血色牧羊人一边四下张望,寻找离开的通道,一边在嘴上说道,“我是猎物吗?真是太遗憾了。”
该死!菜单上的登出按钮呢?
就这样莫名其妙失踪了?
如同见了鬼一样,血色牧羊人在心中惊慌失措了起来,但随后又立刻强制自己镇定下来。
对方将自己召唤到这里,应该不是为了闲聊的……
“聪明人这个时候应该认清楚自己的位置,在发现自己无法登出之后也许我们应该坦诚一些?”
“我根本没有听懂你在说什么。”血色牧羊人说道,“我来这里,只是为了寻找……”
“寻找打败伊格尼斯的东西,对吗?好让playmaker和焚魂者他们能够战胜光之伊格尼斯,或者说,由你来战胜所有的伊格尼斯……”
血色牧羊人忽然间有了一种错觉,他仿佛感觉到,King在笑,不是那种开心,更像是在不屑的笑,带着早已看穿一切的傲慢。
血色牧羊人后退了一步,警觉起来,他忽然间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another程序的来源……
根据汉诺骑士的供词,another根本不是汉诺骑士设计并编写出来的,而是来源于未知的对象……如果说有谁比SOL公司的敌人的汉诺骑水更加了解link vrains,并且能编写出another这种诡异的程序的话,除了SOL公司的人,就没有别人了吧?
而面前这个,毫无疑问是SOL公司中最了解link vrains的人,another程序会是King编写并散布的吗?
想到这种可能,血色牧羊人惊起了一身冷汗。
“你都知道了些什么?”对方是SOL公司真正的掌管者,知道link vrains中的一切东西也都理所当然。
憾江山,倾城冰美人 蔷薇鸢尾
血色牧羊人打算换一个脱身的方式,他在拖延时间,并且不断联络外部链接中的强制登出键,好让自己离开这里。
虽说想要的东西没有拿到,但总比被another变得半死不活要好得多……
“在联络外部的按钮打算登出吗?”就在这时,面前的King忽然间说道。
血色牧羊人的手停了一下,抬起头。
这是当然!他很想这么说,但是他更害怕下一秒自己就会被another变成植物人。
“真是遗憾,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并没有登出的?”
就在King说完这句话之后,血色牧羊人眼前的操控面板消失了,而与此同时,一阵无比真实的感觉从全身各处传来。
他抬起手,自己的身体不再是那个机械风的金属牛仔,而是活生生的人类身躯,变回了血色牧羊人的真身——道顺健碁。
“这……这是……”
障眼法?还是别的什么?用程序将自己的真身传到了这里?是SOL公司的人的恶趣味?
妖帝缠身倾世神魔之女
但是,如果这里是真实,那么外面又算是什么呢!?
道顺健碁忽然间脑海中闪过一道冷光,一种绝望的感觉似乎在渐渐冰冻住自己的思想。
“不可能……”
“恭喜你!”King的声音再度从头顶传来,“你知道了这个世界最大的秘密,成为了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人中的一个。”
一种绝望和难以置信的感觉忽然间涌上了全身,攥紧了道顺健碁的喉咙,真实到不可思议的感觉几乎令他窒息。
“你……有什么目的!?”道顺健碁对着King喊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协议,”king说道,“虽然我已经站在了人类权力的最高峰,但是却被协议所限制着,说起来,这个世界的真正主宰者真是严厉啊,明明是家人,却一定要我遵守这个世界构成的协议基础。”
在道顺健碁逐渐失去血色的目光中,King似乎看到了有一道无形的保护在从他的身上渐渐撤去。
“这是一片乐土!”King说道,“是你们,是全人类在共同签署了最后的气候协定之后的产物,作为知道这个世界构成的你,已经不再受到这个法案的保护了!”
“什么……什么协议?什么保护?”道顺健碁的大脑似乎承受了太多的真相,已经无法继续思考了。
他的语无伦次,反而让King觉得非常可笑。
人类是可悲的,为了逃避被他们所破坏的世界,于是与异世界来的King签订了协议,King为他们提供了现实之外的乐土,让他们生活在还没有被破坏的世界中。
如果不是被窃取了世界的最高权限,恐怕自己的计划早就已经实现了。
现在却不得不借助着another程序,将原本就属于自己的东西一点点的拿回来!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不过偶尔,设置好陷阱让对伊格尼斯有觊觎之心凡人主动跳上来,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相信在看到伊格尼斯的设计初稿文件的时候,你就已经发现这件事情了。”
亡魂救贖 不帥咋滴
King的脚下,白色的凝胶自黑白的异色格之下不断冒出,泛着气泡。
菜单!菜单!菜单菜单菜单!!……
察觉到不妙的道顺健碁在自己的脑海中拼命的呼唤着,然而,已经从虚拟世界转化为现实的他却无力对既定的“现实”做出什么改变。
眼看着那些白色的凝胶就要聚集成一团朝着自己扑过来的瞬间,道顺健碁似乎想到了什么。
协议?保护?
自己违反了什么协议吗?那些文件……对了!那些文件!如果说知道了那些文件就算是破坏了协议,那么自己推翻这个假设不就可以……
“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不是你诱导我去猜测的话,”道顺健碁在凝胶即将扑到他面前是喊道,“我根本想不到你所说的那些东西!”
哧啦——
像是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一般,规则再度冲破了闸道,形成了保护层,阻止了凝胶的进一步渗透。
“嗯?”见到这一幕,King惊讶了一瞬间,“这样也行吗?不过,不愧是经验老道的黑客啊,竟然能在关键时刻参透游戏的规则。”
道顺健碁低下头,却发现身上再一次被银白色的钢铁牛仔身躯所包裹。
他又重新变回了自己的虚拟形象,血色牧羊人。
再试了一次,菜单又能重新调出来了。
“果然,刚才的那一幕只是幻觉吗?”血色牧羊人说道,“能被你用语言蛊惑,果然我的修行还是不够到家。”
重新回到了电脑世界,血色牧羊人就像是回到了自己擅长的领域,随后看向了King,目光中带着凌厉。
“不过,敢用幻觉来动摇我,做好觉悟了吗?”
通天法祖 远午
七仙女莫愛 寂寞水仙
“呵呵……”没想到,除了重新回到link vrains之外,他竟然还找回了自信了吗?
“可惜,主角之一并不是我。”
报告皇上之这个皇后有点坏 桃花姐
King的话音刚一落下,只见地上的那一堆白色的凝胶忽然间回缩,变回了人类的大小,随后缓缓凝结出一个所有link vrains使用者眼中都很熟悉的形象。
“稻草人?”
危险关系:冷情首席神秘妻
稻草人的风帽消失了,露出了真正的面容,一个让血色牧羊人非常熟悉的脸。
“帕斯?不……这张脸是那个家伙!?”血色牧羊人想起了被艾玛收留的那个神秘少年。
别开玩笑了!那家伙连link vrains账号都没有,甚至没有决斗盘,怎么可能会是稻草人!?又想用这种方式来动摇我吗?
血色牧羊人看向了King,“你究竟想怎么样?!”
“看起来,摆在你面前的事实你并不怎么相信……不过也罢,既然你这么想,我也没理由让你放弃这些想法,那么,就用link vrains中最简单易懂的方式,决定你的结局吧。”
King说着的时候,那摊凝胶凝成的稻草人已经举起了他手中的量子决斗盘。
“连量子决斗盘都拷贝了……决斗吗?”
血色牧羊人抬起手,决斗手环的光环笼罩在手腕上,让他松了口气。
“没问题!战胜了他之后!下一个就是你!!”
“DUEL!”×2
“先攻归我。”
稻草人没有张口,但那机器人一样不包含任何感情的声音自凝胶稻草人的方向传来。
“发动魔法卡,【天底的使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