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霸衛討論-第八百八十八章 定保無虞相伴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霸卫
“司徒大人,您已经很疲惫了,可不能再出城迎战,否则,您若是出了什么差错,仅凭我等,怎能守住这座城池。”
虢公翰身为携地司徒,事无大小,皆由其亲自处理,在军中威望甚高,当晋侯姬仇率兵前来攻打携地城之时,众将士对惊慌失措,士气大挫。
而在虢公翰一赶到的瞬间,士气便提升了不少,众将士也信心大增,更加上虢公翰出城迎敌,与身为天下名将的欧阳亮打的不分高下,更是大振士气。
“不行,若吾不在,尔等绝非对手。”虢公翰站起身,接过长枪。
随即传来清脆的咣当声,虢公翰手中的长枪应声而落,他虽然有些本事,可旧伤添新疾,手也在微颤,他顿时觉得手中的长枪有千斤重一般。
一旁的侍卫见状,忙迎上前,扶着他道:“司徒大人,您还是回府休息吧,这里有我等镇守,定可保携地城无虞,至于东门那边有王上在,您暂且放心。”
虢公翰也觉得自己该休息一阵了,便在下人的搀扶下缓缓往自己府邸的方向走去。
“记住,一旦发生什么情况,一定要及时告知吾。”虢公翰在回府前是千叮咛万嘱咐。
下人也再三回道:“司徒大人暂且放心,一旦发生什么情况,小的必然会第一时间来向您禀告。”虢公翰这才放心地回到府邸。

携地南城门,东西北门皆已开打,吕禄甫才缓缓带兵赶到此地,一方面是因为南北城门路途相隔遥远,从一边赶到另一边,自然是要花上不少时间。
绝世三杰
另一方面他行军速度缓慢,便是在等待卫侯卫扬能够及时赶上来,一同攻打南城门,亦或者叫做守株待兔,若在他们意料之中,东西北城门定然会被攻破,而虢公翰便只剩下南门这唯一一个选择离开此地,他们只需守在南城门,便能等到虢公翰。
豪门少夫人 水月涵嫣
吕禄甫才刚到南城门,便见到一人一骑,正在等待着他,定眼一看,却是卫侯卫扬,他忙迎上前,感到意外又感到惊喜:“妹夫,你为何一人前来此地,这着实危险了些。”
“若是想不被晋侯注意,这才是唯一的办法,现在舅舅欧阳亮跟随晋侯在攻打北门,卫国仅剩的一些兵马都被其调过去了。”卫扬颇有些无奈地说道。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那您也不该一人前来,万一南边城门上的守卫们见到你,认出你来,定然会攻下城门来抓你,你若是被擒拿,那你的计划可就…”当然,这也不过是吕禄甫现在的担心罢了,至于这种情况,已经压根就不用担心会发生了。
“大哥,此事就莫要再提了,既然我已打算生擒虢公翰,便意味着这是高风险高收益的,凡事都得做好最坏的打算。”卫扬俨然已经下定决心,他定然要生擒虢公翰,亦或者是姬余臣。
“好,既然你已下定决心,那我就在这里护你周全。”吕禄甫朗声回道。

攻打北门一战,虽然表面上是欧阳亮与虢公翰两人平分秋色,不分高下,可实际上,却是以欧阳亮取胜而告终。
“不愧是欧阳将军,今天这番表现,着实是让吾大开眼界。”在军营中,众人在为欧阳亮庆祝,嬴开率先举起酒杯,向欧阳亮敬道,“若欧阳将军是秦国将领,定然会更加出彩,可惜啊,欧阳将军您是卫侯的舅舅。”
“欧阳亮,您之武艺,孤也见识过了,可明明有秒杀虢公翰之能为,为何到最后才使出来,这究竟是为什么。”姬仇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不过语气还算客气,毕竟军营中有部分兵马是卫国将士,皆听命于欧阳亮。
更何况欧阳亮还是天下名将,若说一番话来得罪他,倒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现在大敌当前,当务之急是先攻下携地城,所以姬仇的语气也非常委婉。
“君上,依臣看,不是欧阳将军不想秒杀虢公翰,只是虢公翰本就是一方诸侯,有些实力,能与君上您分庭抗礼足以证明这一切,欧阳将军今天打败他,已经让士气大振,就没必要因为这件事再说些什么…”师服先生见状,忙出面劝言道。
却见欧阳亮摆摆手道:“师服先生不必替末将说些好话,今天着实是末将的不对,晋侯信任末将,才让末将当这个先锋,可末将并未做到旗开得胜,有愧于晋侯的信任,这杯酒,就当我对晋侯赔个不是。”
见欧阳亮这么客气,姬仇一时间只觉得尴尬,忙回道:“孤也没有责怪您的意思,只是大敌当前,欧阳将军您可得尽心尽力,攻下携地城,结束二王并立的局面,对晋国、对卫国而言,可皆有利无害。”
“是,末将定然牢记晋侯教诲,等下次一战,末将定然会生擒虢公翰。”欧阳亮朗声道,这么说不一定意味着他一定能生擒虢公翰,只是表达自己的态度。
“好!众将士听命!”姬仇显然已有了计划。
众人纷纷放下手中的酒杯,聚精会神地向姬仇望去,在等待他的吩咐。
“今天欧阳将军率先迎敌,夺得首功,孤这杯酒当敬欧阳将军一杯。”姬仇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明日三更,欧阳将军,还需得您冲锋陷阵,以速攻形式攻破携地北门,定要生擒那虢公翰。”
却见欧阳亮猛地站起身,朗声回道:“末将遵命。”

时间飞逝,转眼便到了三更时分,携地城北门上的将士,在经历一天的忙碌后,好不容易有时间休息,整座携地城池变得异常安静,将士们都还在睡梦中,谁也不曾料到,此次从晋侯营寨中,正有一人一马当先,率领一支轻骑向携地城赶来。
领头之人,正是天下名将欧阳亮,却见他手舞大刀,驾马驰骋,身后一支轻骑,便是晋国最为精锐的一支轻骑,他们跟在欧阳亮身后,也正向携地城狂奔而来。
城门上的守卫隐约听见马蹄哒哒声,忙从梦中惊醒,等回过神来之时,欧阳亮已经率兵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