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jhf精彩小說 輪迴樂園 線上看-第四十二章:輪迴樂園牛嗶!推薦-umkvt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
未可见房间内。
长刀从一名违规者头颅内抽离,偶遇到的四人,已格杀三人,剩余一人‘逃掉’了。
苏晓原本的计划是,如果其中有两人逃出未可见房间,那就在环树城内追杀死一人,最好的结果是杀三留一。
苏晓戴上单侧无线耳机,按动耳机上的触感键位后,说道:“布布。”
“汪!”
布布的叫声出现在耳机内,之后是信号切换的嘶嘶声,几秒后,这嘶嘶声变成风声与粗重的喘息声,这就是留个活口的原因。
在古时,采蜂人以抓马蜂与采蜂蛹为生,将处理过的马蜂和蜂蛹卖给药商,这些采蜂人,是怎样源源不断的找到马蜂巢?去山里一点点寻找?不。
采蜂人会去花田,在花田以碎肉块吸引马蜂,将其捕捉后,不会杀死,而是在马蜂身上绑好的羽毛,既轻盈,又容易观察。
放生这种身上绑着树绒的马蜂后,只需跟着它,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蜂巢的位置。
找不到灰绅士的大致所在位置,苏晓只感觉如鲠在喉,他取出个人终端,打开一路上捕捉的电子地图后,环树城与周边一片区域都出现在画面上,有不少位置是黑的,代表苏晓、布布、巴哈没去过那里。
滴、滴、滴~
地图上的红点在快速移动,可以看出,三名临时队友被格杀,这名违规者老兄很慌。
苏晓走出未可见房间,世界商店刷新了不少好东西,怎奈买不起,也不能买。
有个好消息是,这里面的物品变得多样化,出现了很多几点杀戮功勋的兑换物,十几点一件的也不少。
苏晓看向艾朵儿,艾朵儿抛出手中的厄运金币,金币落在距离地面一米处,依然保持竖立。
艾朵儿相比之前要镇定了不少,原因是心中有底了,【沉淀琉璃】在手就是筹码,她是为了获得【天使战意】,才待在破晓队,从始至终都是如此。
反派女配要洗白 悠悠哉
至于获得【天使战意】后,那还用想吗,当然是马上用保命道具溜走,火速投奔自己的矿工朋友,在地下几千米处苟到本世界结束。
想到这点,艾朵儿都想笑出声,但想到刚才差一点点就能获得【天使战意】,她又感到抓心挠肝,她能感觉到,对方是真的准备把【天使战意】给她,当作本次合作的报酬,可就是不直接给,而是一点点吊着,每次让【天使战意】离她更近一些,刚才最近的一次,她的食指尖都隐隐触碰到【天使战意】,她要馋疯了,同时她感觉到,自己被钓的节操值持续突破新低。
艾朵儿又抛了下厄运金币,这次是正面,小厄,她说道:
“我刚才透支了运势,几小时后就能恢复,所以问题不大,我估计,我们这次的追踪不会太顺利。”
闻言,苏晓继续追踪着坐标行进,值得一提的是,厄运金币有点‘势利眼’。
这东西,苏晓抛一次,会临时降低1点幸运属性,反观艾朵儿抛,就变成了概率性扣幸运属性,抛这么半天,1点幸运属性都还没临时降低。
苏晓以不算快的速度追踪,当他到了环树城附近时,追踪目标到了古都的中心地带,对方停下,苏晓的耳机内,出现那边的交谈声。
“我们遇到了库库林·白夜,他在环树城,喊上所有人,我们去围攻他。”
“为什么要去围攻他?”
一道清冷女声传来。
“他是我们的敌人,刚才他主动挑衅,杀了我三名临时队友,这仇,必须报了。”
“我之前和你们说过,别去环树城,别去世界商店,你没听见吗?我们是以非常规手段进树生世界,让这里的生存名额被压缩到100个,这本身就够遭人恨,库库林·白夜,所罗门,恩左,还有那个傻哔匿名者,都和我们直接敌对了。”
清冷女声说到这,长舒了口气,她显然是违规者中的头目一类。
“现在你还要去报仇?还是安静的等着,等灰绅士去找白夜?”
“咳~,人各有命,报仇这是先缓缓,我相信他们三个在天有灵的话,一定能理解我。”
“你可太TM真实了,不过来了树生世界后,大家都是兄弟,要团结。”
兽豪的声音传来,忽然,兽豪的语气一变,急声问道:“你有超出体频的生物电反应,你身上有科技义体?。”
“科技义体?我没那东西。”
“艹!是追踪器,轰了他!”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等!等等!拆除追踪器就可以!没必要轰了我!兽豪你……”
嗡!!
苏晓被震得略侧头,他从耳中掏出无线耳机后,揉着耳廓,缓解内耳的刺痛,违规者那边的表面兄弟,属实让人措不及防。
可以说,违规者们解决追踪器的方法相当硬核,整个人都轰了,追踪器自然被排除。
苏晓沉思了下,感觉环树城是不能待了,如若灰绅士知道自己在这,保不齐就会来此引爆大威力爆炸物。
出了环树城,苏晓赶往三十多公里外的一片山地区,找了处半露天的洞窟作为暂住点后,他坐在一处石台上闭目冥想。
言多必失,行多必疏,因此苏晓选择什么都不做,就干等着,他耗得起。
苏晓要做的事都已经完成,他找到了断魂影之石,使用了天赋唤醒装置,没人规定,他必须在本世界内,解决与灰绅士的恩怨,这次的确是不错的机会,但不是唯一的机会。
换而言之,哪怕苏晓接下来什么都不做,他也是赢家,灰绅士有毁天灭地的计划?有本事把整个树生世界都炸了,如果不能,那就是灰绅士在明,苏晓在暗。
这种情况下,等着看看灰绅士究竟要做什么,之后采取适当的方法应对,才是良策。
等待中,时间快速推移,苏晓每天冥想,从不感觉无聊,始终想得到【天使战意】的艾朵儿,都要难受得满地打滚。
转瞬间,两天时间过去。
“吃饭了。”
艾朵儿的声音传来,苏晓结束冥想,看着放在身前的一份麻椒酸辣猪排,艾朵儿的料理,不是黑暗料理,这玩意在有点吃习惯后,居然会感觉到挺好吃,这才是最可怕的。
苏晓拿出肉干吃着,他不准备被艾朵儿的奇特品味带偏。
萌宝归来:甜心妈咪要逆袭
【公告(虚空之树):预计6小时后,本世界进入第四阶段(最终阶段)。】
【进入四阶段后,将在位于「亚达古都」中心地带的初始之树处,投放物资箱(10枚)。】
【提示:物资箱为蓝色、紫色、金色。】
【蓝色物资箱:内部为大量通用资源。】
【紫色物资箱:内部为大量稀有资源。】
【金色物资箱:内部装有本世界独有产出·创生之种。】
……
时间还剩六小时,去中心草场附近观察下情况,是不错的决策,苏晓带上布布汪、艾朵儿、巴哈出发。
半小时后,古都中部。
距离中心草场几公里处,苏晓站在十几米高的残垣上,眺望着远处。
根据布布汪侦查,众多违规者汇聚在此地,契约者也来了不少,总计几百人,现阶段除去留在蘑菇村的那些,其余人都集中到了古都。
一切都很平静,苏晓不准备靠近中心草场,等物资投放开始后,他准备丢过去颗烈阳之怒·阿波罗,反正违规者都聚集在那,说不准还能炸死灰绅士。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艾朵儿打了个哈气,这世界的经历,她只感到奇妙,危险时恨不得下一秒就要死,平常安全得和旅游一样,不是失了智的敌人,就不会靠近苏晓百米内,以往经常遇到的暗杀系狩猎人,这次一个没遇到。
所谓狩猎人,是暗杀系捞好处的手段,凭击杀其他乐园的契约者,概率性掉落猩红卡,以此牟利。
对此事,苏晓向来不屑为之,开启猩红卡的收益太辣鸡了,洗发水现在还没用没,他没闲心去批发洗发水。
叮~
艾朵儿百无聊赖的抛起厄运金币,当金币落下时,她整个人都精神,反面,大厄,从她使用厄运金币开始,抛这么多次,首次抛出大厄。
巔峰大扣殺
“不好了!”
狼性總裁:女人,別來無恙! 洛洛傾城
艾朵儿压低声音喊苏晓,苏晓闻声看去,艾朵儿指着漂浮在半空中的厄运金币。
轰~!
艾朵儿听到一声闷响,她脑中嗡的一声,全身气血与脏器翻江倒海,她差点昏厥过去,这不是遭到攻击,而是被苏晓抓着后衣领全速穿行在废墟间,对苏晓而言正常的全速,对艾朵儿来讲就是超速了。
片刻后,三公里外,艾朵儿重新脚踩实地,她宛如喝醉了般坐在地上,拿出小罐吸氧的同时没忘记正事,她抛出手中的厄运金币,依然是反面,大厄。
苏晓把艾朵儿低抛起,没等她惊呼出声,她发现自己已经骑在高速奔行的布布背上。
苏晓队全速赶路,远离中心草场,现已距离草场6~7公里远,依旧是大厄。
当苏晓、布布汪、巴哈、艾朵儿距离中心草场15公里远时,艾朵儿又抛起厄运金币,这次是小厄。
即将要发生什么苏晓不清楚,但他感觉之前没放跑艾朵儿是正确的选择,眼下艾朵儿简直是战前MVP。
苏晓沉吟了下,决定干脆不在古都待,他猜到了某种可能。
一路全速行进,苏晓抵达古都南侧,也就是雾墙的缺口处,过了这雾墙缺口是林地,再继续往前,就快到热丛林。
到了此地,苏晓让艾朵儿再抛诅咒金币,这次诅咒金币终于立起来。
“不用这么夸张吧,我们是不是离中心区太远了?”
艾朵儿看着雾墙缺口外的林地,无法理解苏晓为何退这么远,如果她知道苏晓与灰绅士以往是怎样‘打招呼’,就不会这么想了。
雾墙的缺口处,苏晓取出根手臂粗的金属管,一扯后,趴附在上面的机械蜂激活飞起,让金属管只剩拇指粗细。
一只只腹囊呈现出半透明金色的机械蜂飞走,这些机械蜂既能侦察,也是爆炸物,它们的腹囊内,有少量液态阿波罗。
苏晓操控机械蜂向中心草场飞去,一旁的布布汪开始搭建临时的信号基站,并向上空发射信号增幅装置,以增强机械蜂的可控范围。
这一幕着实看呆了艾朵儿,她忽然有种我还不如狗的伤自尊感。
苏晓双手把控终端,屏幕上是上百个小格,随着机械蜂高速飞行,屏幕的初始之树越发清晰。
……
中心草场上依旧空无一人,这是几次物资箱争夺的惯例了,等物资箱落下后,再从四面八方的废墟内冲出。
当时间到了物资箱投放的前几秒,老式飞机的轰鸣声从上空传来,随着这架超大型飞机驶过,十枚物资箱被投下,3枚蓝色物资箱,6枚紫色物资箱,1枚金色物资箱。
看到这些物资箱,草场周边的契约者与违规者们,都目如饿狼,这是树生世界最后一轮了,也是最后的狂欢。
本轮物资箱的产出,不是前三轮能比拟的,随便抢到一枚蓝色物资箱,都是很不错的收益,抢到紫色物资箱更是可能暴富,抢到金色物资箱的话,当场发达。
10枚物资箱落下途中,都弹出降落伞,让其速度慢了下来,逐渐向千米高的初始之树下落。
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物资箱上时,初始之树的树干上出现一片炽红,转而从内部爆炸,碎木飞溅,岩浆从几米粗的树洞内淌出。
这让草场周边废墟内的参战者们,齐齐调转视线,盯着那快速冷却的树洞,脚步声从里面传出,每一步都显得稳定,宛若踩在在场每个人的心脏上,当此人从树洞内走出时,众人看到手拿金属杯的灰绅士。
周边废墟内的参战者们,无一敢主动出手,第一个出手的,最容易被盯上,没人愿意被灰绅士盯上,嫌命长吗。
出场后,灰绅士没任何废话,他扯下死亡圣杯上缠的符绳,把里面的水液倒出,他选择在此地现身,自然是无惧被周边废墟内的参战者们集火。
“阻止他!”
喊声从废墟内传来,可惜,这个决定太晚了。
咚~
一股代表死亡的灰色脉冲向周边扩散,这是死亡圣杯所弥散开的死亡领域,哪怕这不是在联盟星,危险物·S-002·死亡圣杯依然可怕。
当初在联盟星,苏晓被死亡领域波及过,以他当时的灵魂强度,要承受每秒15%最大生命值的真实灵魂伤害,在那时,苏晓的灵魂强度是500点。
试问,危险物·S-002·死亡圣杯为何这么可怕与无解,原因是,这东西的出现,是因深渊之力侵蚀过联盟星,联盟星才有那么多危险物。
可以说,联盟星的那些危险物,失去了联盟星独特的世界规则,以及深渊之力的加持后,其实也就那样。
眼下的问题是,树生世界被深渊重度侵蚀过,做个简单比喻,联盟星是被一股深渊之力侵蚀,树生世界则曾被深渊之力灌满。
灰绅士谋划这么久,必定是早就知晓树生世界不缺深渊之力,所以他才盯上因深渊之力,在联盟星滋生出的各类危险物。
这些器物到了其他世界会拉胯,但在树生世界,这些器物哪怕没有世界规则的加持,依然好用,这里的深渊之力太浓郁了。
死亡领域扩散开,废墟内的参战者们肝胆俱裂,一名来自守望乐园,名叫联戈的契约者,转身就逃,可他刚冲出两步,瞳孔就变成黯淡无光的灰白色,整个人噗通一声扑倒在地,这名人生精彩的八阶契约者,就这样突然的暴毙于此。
不远处,一名巫医打扮的老头激活了空间道具,下一秒,他出现在几公里外,可他全身的剧痛依旧,这让他绝望了,此地也被死亡领域波及。
“啊!!”
巫医不甘的怒喊一声,他是有实力的,怎奈赶上这事。
草场旁的废墟内,一道全身透明的身影噗通一声倒下,失去一直持续的隐身状态,她涂着眼影,红唇偏薄,给人种妖精般的美感,可她现在要死了。
躺在地上的神隐看着天空,她从没想过自己会这样死去,可这就是身处乐园要承担的风险,尤其是惨烈程度达到八阶顶尖的树生世界·杀戮竞技。
長空劍訣 步非煙
神隐抬手,似是想要抓向天空,看她的视线中,灰色从周边侵袭而来,直到遮住她的全部视线,这灰色转变为漆黑……
草场周边的废墟内,已不能用惨烈来形容,百余名契约者,不是死在向外逃的路上,就是死在向里冲的草坪上。
与此同时,环树城内。
此地一片死静,街道上、建筑内躺着一具具藤族的尸体,有些地方因无人看管已经起火。
整座环树城在短短5秒内死透了,没留下半个活口,化为死城。
「死亡圣杯特性之一:每当有生灵在S-002的死亡领域内死去,死亡领域会吸收灵魂力量,导致死亡领域的面积扩大(817年前,死亡领域曾笼罩大陆的四分之一面积,范围内,只有极少的智慧生物侥幸存活,概率低于0.0001%),直到有人饮下S-002内的水液,S-002的死亡领域会重新缩小到10米范围,在杯中的水液沁满后,以上过程会重复。」
死者的灵魂力量越强,死亡领域扩大得就越大,当然,也可以通过数量弥补,就比如现在的环树城。
如果能顶着死亡领域的侵蚀,飞到万米高空看,会发现,整个古都,不,整个大陆中部,此刻已被死亡领域笼罩,如果不是大陆中部周边的雾墙,死亡领域的面积会更大。
就算被雾墙挡住,死亡领域依旧向南侧与北侧的雾墙缺口内蔓延。
这就是灰绅士,不动则已,动则天崩地裂。
……
中心草场处。
方才与契约者们同处废墟内的违规者们,陆续走上中心草场,他们每个人的手腕上,都绑着根符绳,符绳亮起微光,这是灰绅士的手段。
灰绅士不会让这几百名违规者死,这些违规者,他另有大用。
“真壮观。”
一名名违规者谈笑着聚在草场上,到这时,10枚物资箱才刚落地。
“开箱。”
十几名违规者把所有物资箱集中在一起,陆续打开,里面是灵魂结晶、灵魂晶核,以及不朽级宝石、装备、技能卷轴,这让周边的违规者们都展露笑容。
“灰绅士,和预先商定好的一样,这些东西中,【创生之种】归你,其他物质有你十分之一,剩下的我们平分。”
一名膀大腰圆,满脸横肉的壮汉开口。
“各位辛苦了,我那十分之一,也归各位所有。”
灰绅士没去看那些物资,他从金色物资箱内拿出【创生之种】,这颗荧绿色的种子,即将生根发芽。
“这是你说的,别后悔,大人物的眼界就是不一样。”
“赶快分,我们几百人分,每个人平摊下来,其实也不多。”
“你不要?”
“放p。”
一众违规者开始愉悦的分赃,按照计划的进行,这些收益是前菜,正餐将在一天后开始。
可惜,这些违规者不知道,正餐即将开始,他们……就是灰绅士的正餐。
“蜂。”
灰绅士开口,由兽豪临时监护的蜂向灰绅士走来,之前很长一段时间,灰绅士都把蜂当女儿养了,蜂虽然不聪明,可她也知道谁对她更好。
坐在木桩上的灰绅士,看着身前的蜂,他摘下手套,问道:“饿了吗?”
“不饿。”
“那就开始吧。”
灰绅士取出枚古朴的金属手镯,这手镯就像老旧的手镣般,但里面蕴藏着数量骇人的生命力。
这是灰绅士在联盟星的收获,其实,这件危险物不是灰绅士最心仪的,原本他的目标是危险物·S-109(凝视之眼)。
凝视之眼有与死亡圣杯接近的特性,不过它能大量的吸收生命力。
之前灰绅士已经得到「凝视之眼」与「格拉底手镯」,但因获取手段特殊,他要把这两件器物带回现实世界‘镀金’,说来也是灰绅士倒霉,那次刚好遇到苏晓。
在灰绅士的认知中,在现实世界,苏晓强的犹如怪物,无论任何原因,他都不会与苏晓在现实世界交手。
灰绅士退而求其次,用「凝视之眼」吸引苏晓的注意力,选择保住「格拉底手镯」。
死亡圣杯不是灰绅士的最终目标,他只是将其当作一种手段,他真正的计划,是「格拉底手镯」+「创生之种」+「蜂」。
「创生之种」要海量生命力才能快速发芽,而「格拉底手镯」刚好能满足这点。
咔哒一声,灰绅士把「格拉底手镯」铐在蜂的手腕上,他拽起蜂的衣袖,露出蜂的小臂,在这白皙的小臂上,有死亡乐园的烙印。
灰绅士的食指点在死亡烙印上,这原本就是后‘契合’上的烙印开始剥离,灰绅士将其撕下,露出下面一枚新的乐园烙印。
狐妖娘子抱抱我 耔君
不远处的一名大嘴违规者投来目光,看到这枚烙印后,他目露疑惑,他从一阶到八阶,见过轮回乐园、天启乐园、圣光乐园、死亡乐园、圣域乐园、守望乐园的契约烙印,可此时这枚契约烙印,是他从没见过的。
“灰绅士,蜂这是什么乐园的烙印?”
大嘴违规者大步走来,时刻充满警惕。
“灰绅士,你在做什么,你之前不是说,要用「创生之种」和「格拉底手镯」,把树生世界变成咱们违规者的大本营吗。”
“别打扰我,如果大本营容易建立,我就不用联合你们。”
灰绅士的神情从容,他的这份从容,让大嘴违规者等人无所适从,尴尬的反而是他们,是啊,大本营那么容易建立,联合他们做什么。
还有一点更重要,他们手腕上缠的符绳是灰绅士给他们的,以灰绅士的老阴哔程度,谁敢不听话,对方的符绳会因‘意外’失效,被死亡领域侵蚀而死。
灰绅士仔细观察蜂小臂上的烙印,确定没问题后,他取出「创生之种」,将其抵在蜂的眉心。
嗡~
「创生之种」融入到蜂脑中,荧绿色经络在她体内下沉,最后停在她的心脏处。
都市恶魔果实系统
“这样就可以?我还认为你会杀了蜂。”
大嘴违规者嗤笑着开口。
“蜂是唯一。”
灰绅士开口,他的话音刚落,一根树木虚影在蜂的背后出现,这树木的几条细长树根,刺入到蜂小臂上的烙印内,导致这黑色树木疯长。
密密麻麻的黑色树枝与树根扩散开,到了此时,周边的违规者们都反应过来,他们被灰绅士坑了,但为时已晚。
怒骂、惨叫、狂吼声中,黑色树枝与树根彻底蔓延开,将违规者们缠束起来。
细密的树根,刺入到他们的血肉、脏器,乃至于大脑中,摄取他们体内的本源能量、本源生命力,乃至是本源灵魂能量。
古都中心区域快速被一层黑壳笼罩,就像半个直径十几公里的蛋壳扣在地上,这黑色壳体看似只有十公分厚,实际上坚固异常。
壳体内的世界变成黑白两色,初始之树早被能量轰得粉碎,团长的面具碎片被炸到边缘处。
一根螺旋状巨树立于此地的中心,巨树中段的一块区域为晶质,蜂位于这琥珀般的晶质内沉眠。
黑色雪花落下,轰隆一声巨响,一个装置落在灰绅士身后,这赫然是台锈迹斑驳的技能升级仓!
灰绅士脱下上衣,赤|膊的上身,遍布各乐园的烙印,这些烙印彼此缝合在一起,灰绅士宛如扯一件贴在皮肤上的衣物,开始扯这些烙印,从他偶尔颤动一下的眼角能看出,这是极其痛苦的过程。
黑色雪景中,灰绅士松开手中连在一起的烙印,这些烙印快速分解,被虚空之树回收,之后转还给各个乐园,灰绅士为何做到剥离烙印这么骇人听闻的事?因为他从不把任何一枚烙印变成私有物。
他很清楚的知道,任何一枚烙印变成他的私有物后,他的死期就到了,善泅者死于水。
灰绅士抬起右手,看着自己手背上的一枚新烙印后,他颇为满意,转身走进身后仓门已经打开的技能升级仓内,这仓门轰然关闭,门上印有1349四个数字。
一根根树根连接在1349号技能升级仓上,树根另一端的违规者们,到死都没想明白一点,他们才是灰绅士的正餐,以及,此刻的灰绅士,已经不完全算是违规者。
……
古都以南,雾墙缺口外的林地内。
死亡领域宛如灰烟般,逐渐涌过雾墙缺口,苏晓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或者说,他撤这么远,就是在防备灰绅士这一手,他可从没忘记,死亡圣杯在灰绅士手中,以及本世界内的深渊之力有多浓郁。
苏晓对联盟星危险物的了解,超出灰绅士,他是收容机构的军团长,各类关于危险物的机密都清楚。
别忘记,当初苏晓比灰绅士更先得到死亡圣杯,他饮下里面的水液后临时觉醒第三天赋,凭【古老意志】将其转变为永久性天赋,也就是元素之王。
放眼整个联盟星,有资格看死亡圣杯未删减版资料的,只有苏晓与金斯利,剩余看过的早就老死,或被死于意外。
死亡领域不是杀死所有人,相比杀死生灵,这领域是在进行残酷的选拔,选出天选之人,走到死亡圣杯前,喝下水液。
到时死亡圣杯会移动位置,出现在本世界的随机地点,死亡领域缩小到10米范围。
苏晓看着前方蔓延的灰色烟雾,他从储存空间内取出一物,此物名为【掠夺·支配】,这是他在七阶时,开世界宝箱所得。
「掠夺·支配:此为特殊物品,可对原生世界内的部分剧情人物使用,使用后,可将其转化为世界之子(伪),并在一定程度上支配其行为。」
没人规定,契约者、猎杀者不能用这东西,试问,苏晓、布布汪、巴哈用了会怎么样?答案是,暂时成为介于「世界之子(伪)」、「天选之人」的范畴内,离开本世界后,这加成失效。
“沉淀琉璃拿来。”
“哎?”
艾朵儿先是懵了下,转而马上拿出【沉淀琉璃】。
苏晓取出【天使战意】,将其给了艾朵儿后,并将对方的【沉淀琉璃】收入囊中。
“就就就……就这么简单?!”
艾朵儿捧着手中的【天使战意】,她仿佛都听到今后有人叫她治疗系大佬。
“拿来。”
“什么?”
“……”
苏晓的目光开始不善,艾朵儿恍然醒悟,把圣蛇守护与厄运金币交出来。
见艾朵儿没耍花样,苏晓把蘑菇先知给的小型古老神像丢给艾朵儿,这东西换不了灵魂石,留着卵用没有。
“合作结束,快溜。”
巴哈开口后,落在苏晓的肩膀上,与苏晓一同迎着灰雾而去,在苏晓的判断中,「根据资源的合理分配」,他之后的死亡概率,要高出艾朵儿很多,是时候结束合作,给予报酬了,外加继续带上艾朵儿,完全是用来拖后腿的。
方才苏晓接到了一条公告,生存数量限制解除了,紧接着,他的主线任务变成完成状态。
这两点代表什么?代表本世界剩余的参战者,已不足100名,灰绅士彻底露出爪牙,没猜错的话,那些想跟着他身后捡便宜的违规者,全被他坑死了。
苏晓不认为灰绅士会放弃人数和围攻的优势,除非……那几百名违规者可以转化为灰绅士自己的力量,唯有自身的力量才是最可靠的。
“啊这……”
后面的艾朵儿还有点没回过神,但马上,她激活小号的古老神像,她已经决定,之后就苟在蘑菇村,死活不出村,那比投靠矿工朋友安全多了,蘑菇村是安全区,被传送走前,艾朵儿看着苏晓走向灰雾的背影,这一刻,她真正意识到双方的实力差距,这不仅是战斗力上的差距,而是那种直面生死间的大恐惧,却面不改色,神情从容的胆魄与决心。
灰雾迎面而来,苏晓示意布布和巴哈靠近自己,他捏碎手中的【掠夺·支配】,暗金色光华将苏晓、布布汪、巴哈笼罩在其中,转而隐没。
苏晓让布布汪与巴哈退后,他独自走向死亡领域,他的灵魂强度高,哪怕出了问题,也能多抗一会。
嘶嘶嘶~
侵蚀感袭来,暗金色纹线在苏晓周边发现,无视了这侵蚀,不是阻挡,而是无视和同步,苏晓猜的没错,死亡领域不会侵蚀被命运眷顾之人,虽然他是临时被眷恋,但也有效。
带上布布汪、巴哈,苏晓重返古都,入目之景宛如末世,周边全是白雾,万物皆寂,连特么微生物都死没了。
一路向前,苏晓已知道灰绅士之前藏身在哪,那家伙居然一直藏身在中部的初始之树内,来了手经典的灯下黑。
白色浓雾弥漫中,苏晓返回中心草场附近,一道巨型的半圆形黑壳挡住前方,宛如一面内斜的天壁,前方直径十几公里的一切,都被这巨型黑壳包裹在其中。
苏晓消失在原地,出现时,一脚直踹。
咚!!
一股气爆扩散开,苏晓保持直踹姿势2秒后,慢慢收回脚,开始沿着前方的黑色天壁寻找入口。
找了半天,直到回到起|点,都没找到入口。
苏晓犹豫了下,决定冒险一试,他单手按在前方的黑色天壁上,提示出现。
【提示(虚空之树):此为???物质(权限不足,无法查看此内容),是否举报此物质的存在诱因,如要举报,请提交关键信息。】
……
一个小对话框出现在苏晓的视线中,说实话,他闯荡这么久,真就没举报过谁,从虚空之树的提示看,眼下这事,有人举报的话,虚空之树就管,不举报的话,暂无视。
苏晓思索任何可能有用的线索,片刻后,他回忆起之前在黑暗之域内,女王她姐姐,用于交换自由的那句话:‘记住,曙光是你唯一的机会,它不是象征,而是一个称呼。’
「曙光。」
苏晓将这个关键词提交给虚空之树,这提交刚达成,提示又出现。
【提示(虚空之树):此关键词汇有效,即将……ℬℰℯℱℊℎℐℒℓℳℴ℘。】
【提示(虚空之树):接受错误,检核到强行干涉方。】
【提示(虚空之树):强行干涉方为轮回乐园,因此行为,已扣质轮回乐园53975盎司时空之力。】
……
【提示(轮回乐园):联络已建立。】
【猎杀者烙印权限已超阶位开放!】
【猎杀者职能已超阶位开放!】
【Ⅶ战斗辅助装置投放中……】
【遭到虚空之树的强行干涉,投放失败。】
【暗之墙破封中……】
【已成功破封。】
【已发布战争任务:再次扼杀曙光!】
【任务信息量巨大,逐步传输中……】
豪门盛宴:高冷总裁别心急 炎水淋
……
轮回乐园的提示接连出现,苏晓虽还没完全清楚是怎么回事,但他前方的黑色壳墙破损了一大片,这应该就是轮回乐园方才提示的「暗之墙破封」。
苏晓走进其中,发现里面的世界为黑白两色,一切都是破败之景。
看到的首个景象,就让苏晓很诧异,前方这片区域,看着怎么那么像交易市场呢?那个斜斜的金属仓,赫然是一台属性强化仓。
环顾周边,苏晓看到了既熟悉,又陌生的一幕,这里……好像是一个破败的乐园。
没错,此为曙光乐园。
苏晓抬步前行,没走出几步,就踩到一物,低头看去,是一块金属面具,捡起仔细端倪后,他确定,这是和团长同款的面具。
从储存空间内取出张金属面具,苏晓对比两者,发现两者是同一种材质。
正在苏晓疑惑时,轮回乐园的任务信息传输到了,这次的任务信息,堪称史上之最。
苏晓来的这地方,名为曙光乐园,在很久之前,轮回乐园与曙光乐园间爆发了直接的战争,不是世界争夺战,而是更疯狂的乐园争夺战。
当初的轮回乐园与曙光乐园都是大爹,两个大爹在初始条例的规则内,通过虚空之树进行公证,从而展开乐园争夺战。
「初始条例之一:需双方乐园阵营均通过公证,以及双方均向虚空之树发出战争申请,且双方乐园阵营的参战契约者中,各有80%以上同意本次乐园争夺战,虚空之树才将进行战争公证。」
从初始条例看来,天启乐园并不用担心,只要那边死不同意战争,一直怂,就不会爆发乐园争夺战,唯有大爹打大爹,才真的能打起来。
相比其他乐园阵营,轮回乐园为何如此强势?宛如大爹,这不是没原因的,是因为在多年前,轮回乐园吞噬了大半的曙光乐园,才有眼下的这一幕。
值得一提的是,原本轮回乐园没有众生之地,这是抢来的高级设施。
野蔷薇与红玫瑰 紫色的蔷薇雨
团长的面具碎片之所以出现在破败后的曙光乐园内,是因为,当初是以团长为首,带领己方最高梯队的契约者、猎杀者、裁决者们,攻入到曙光乐园内,当初团长被打碎了面具,面具才遗留在此。
眼下的情况是,乐园阵营没那么容易彻底湮灭,这么多年过去,曙光乐园恢复了一丝职能,所以选定了一名曙光乐园·契约者,那契约者正是蜂。
灰绅士利用蜂,以及树生世界特殊的公证,外加树生世界独有的「创生之种」,最后再通过「格拉底手镯」,让「创生之种」在蜂体内发芽,从而把破败到极点的曙光乐园,迁引到树生世界内。
对于这情况,虚空之树是不管的,当初曙光乐园也是虚空之树所公证的乐园阵营之一,是七乐园之一,也是唯一被灭的乐园阵营。
虽说如此,可灰绅士以各类计划,让曙光乐园遗留的废墟出现在这,已是相当让人震惊,不过更准确的说,灰绅士是凭虚空之树的公证机制才做到这些,个人之力不可能做到这点,哪怕曙光乐园现在已是一片废墟,但也是虚空之树把破败的曙光乐园拖了过来,而非个人。
苏晓看着周边残存到今天的战斗痕迹,哪怕时隔很久,他都能想象,当初团长带人攻入此地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