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g155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贅婿神王 線上看-第三百一十五章 美女圖的祕密!展示-wq7bv

贅婿神王
小說推薦贅婿神王
周海一脸愁眉苦脸的样子。
“是嘛?”
老公,快關門!
叶宁冷淡一笑,接着说道;“一个少将也敢这么嚣张跋扈?随意抹去参军入伍人员的名额?”
哼!
周海满脸气愤。
“那个王腾虽然是少将军衔,可其背后却有着东海省军方的背景,不知道叶总听说过没有,他和东海省军方巨头的某位孙女要结婚,而且那位巨头对他亦很器重,身份和地位自然水涨船高了,就连王族的几个弟子都对他敬畏三分,这其中多半的缘由还和东海省那位大人物有关系,据说孟天纵和那位大人物是师兄弟。”
“师兄弟?”
叶宁眸光璀璨。
“你说的是南皇和孟天纵是师兄弟?”
“是的。”
周海郑重点头接着说道;“孟天纵是师兄,南皇是其师弟,俩人都是师承武学世家形意拳陈老的弟子。”
“形意拳?”
叶宁瞳孔射出两道冷电。
他是真没想到堂堂东海省军方巨头之一的孟天纵,居然和东海十三王族背后的那只大手有关系,并且这俩人还是师兄弟。
师兄横压东海省军界,立下了赫赫战功,功勋卓著。
可以说是一手遮天。
而师弟则问鼎江南第一高手的头衔。
当年南皇和北帝再千岛湖进行了巅峰一战。
那一战举世瞩目。
冠绝当世。
震惊大夏。
甚至都引起了国际上的关注。
并且那一年被称为荣耀之年。
辉煌之年。
俩人大战三天三夜。
最后风姿卓绝的北帝略逊一筹负伤离去。
带着一众门阀栖居北方。
并履行了当年的盟约。
北方门阀十年不再踏入江南一步。
而南皇亦遵守盟约。
解散了十三太保,这才有了现在的东海十三王族。
孟天纵和南皇。
一个再军界大展拳脚,一个再世俗中横推群雄,只要北帝不出没人能压得住南皇。
只可惜北帝当年受伤严重。
闭关一年才勉强复原。
只可惜这两大绝世高手已经不问世事。
互相都有约定。
作证人是大夏高层的某位大人物。
“明天我和你一起去。”
叶宁回过神来。
“那太感谢叶总了。”
周海感激的说道。
送走了周海后,叶宁从车里把那幅美女图拿了出来。
李晋民临终前曾对他说过。
美女图藏着有关于人皮诡图的秘密。
叶宁把画卷徐徐展开。
上面是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
绝世倾城栩栩如生。
可以说容颜冠绝当世都不为过。
一身的白衣衬托出她那曼妙高挑的身段。
乌黑秀发及腰。
风姿卓绝。
很难想象在现实中是否真的存在这种女人?
看上去不食人间烟火似的。
黑道公子 小刀06
叶宁盯着画卷上的女子沉思发呆。
一个时辰过去了。
他从画卷上没有看出任何端倪。
紧接着又把之前的三角人皮诡图拿了出来仔细的对照。
很难想象这人皮诡图竟然是人皮。
而且还是画卷中这个美若天仙女子的皮,
按照生前李晋民所说。
人皮诡图本就是刻在这个女子的身上,是有人强行从她身上把这层皮扒了下来。
手段极其残忍。
到底是什么秘密值得利用一个女子的人皮来当做染料?
但这个问题没有人可以回答他。
只能叶宁自己去探寻这个秘密,去揭开六年前江陵市叶家惨案的真相。
“叶总这幅画有问题吗?”
武平等几个业务骨干好奇的凑了上来。
叶宁微微摇头。
“你们能看出奇怪之处吗?”
“看不出来。”
武平等几个业务骨干纷纷一脸茫然的摇头。
“都看什么呢?”
这时林浅雪和韩影也凑了过来。
“这不是之前那幅画嘛?”
林浅雪微微皱眉。
上次和爸妈回娘家的时候,林浅雪就见过这副画。
“这幅画为何看上去总觉得很别扭呢?”
韩影十分疑惑的问道。
“那里别扭?”
叶宁扫了韩影一眼。
不是冤家是鴛家 予先舞
“是这里。”
突兀林浅雪伸手指着画上的一座山岳。
“这里的纹络很像一个地方。”
“是很像一个地方。”
韩影跟着点头。
“哪里?”
叶宁眸光璀璨。
“云南。”
“上次看的时候距离太远,并没有观察的很仔细,现在再看才猛然发现这画中的纹络形容的就是一个地方,而且你们再看这个女子的脚下,这些扭曲的线条和纹络形似虫子,而且弯弯绕绕的很像大夏的一个部落。”
林浅雪郑重的说道。
“云南?部落?”
叶宁眉头紧皱。
这两者有什么关系?
居然会扯到云南那么远的地方?
他百思不得其解。
“浅雪知道是什么部落吗?”
叶宁眯起了眼睛。
“应该是苗疆。”
“苗疆?!”
神仙朋友圈
韩影惊呼一声,惊异道;“苗疆不是早就隐世了么?”
“隐世?”
叶宁看向韩影。
“我有个小时候的玩伴就是苗疆的,根据他所说大概是六年前,有一个神秘的老人到了他们的部落,曾经询问种蛊之术,但是却遭到了苗疆那边人的拒绝,后来此人不惜豪掷数千万资金买通了部落的一个人,那个人贪慕虚荣暗中把其中的最简单的种蛊之术告诉了他,可是那个老人对此并不满足,为此俩人发生了争斗,之后那个老人就神秘消失了,那个贪慕虚荣的人也被抓了进去。”
又是六年前?
叶宁眉头紧锁。
看来六年前江陵市叶家惨案并不是起源。
或许可以追溯到更早之前。
“那个神秘老人的名字你知道吗?”
叶宁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他明明感觉真相离自己越来越近,可现在看来差的太远。
“我朋友没说,只知道那个神秘老人操着一口京腔。”
“燕京人士?”
師兄好威猛 夏侯雲卿
“应该是。”
须知,燕京距离苗疆可不是几百公里,而是三四千公里那么远,就相当于从大夏的中心地区直接跨越到边境。
而且需要通过边境安检的层层检查。
一个燕京的老人闲的蛋疼跑到苗疆寻求种蛊之术是为什么?
为了害人?
为了寻求刺激?
这他妈各种理由都说不通。
所以叶宁此刻更开始头疼了。
聖奧傳說
“能联系到你那个玩伴么?”
叶宁期待的看着韩影。
“他在三年前就病死了。”
“……”
此刻叶宁脸都黑了。
追溯到这里线索又断了。
不过还好。
最起码他知道江陵市叶家惨案并不是起源。
在这件事的背后无形中似乎有一只黑手再操控着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