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q4x9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txt-第二百零五章 大司命•白亦非【求訂閱】-624df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院里,无尘子看着白仲一脸的笑意,你不搞事,卫庄进不了韩国朝堂面前,虽然所有人都知道他在新郑,但是都当做不存在。结果你搞事,把他丢到了韩国百官面前,借着鬼谷纵横的名声,韩国只能捏着鼻子给他授官,不然诸子百家的士子都会说韩国不识明珠。
白仲吃了苍蝇一样的难受,果然他们白家不适合混迹朝堂。这些政客的心太脏了,套路一个跟着一个。蒙武恐怕砍死他的心都有了。
“紫兰轩的紫女求见。”魍魉走了进来说道。
无尘子看了白仲一眼,看吧,人家上门炫耀来了。
白仲无语,转身躲进了房间里,毕竟罗网之主跟流沙见面不打起来都是好的了。
紫女走进小院,看了一眼六剑奴和少司命,又看向一旁抚琴的弄玉,神色有些复杂。
“紫女姑娘前来是为了卫庄吧?”无尘子看着紫女开口问道。
紫女点了点头,看到六剑奴她就已经猜到了,卫庄被抓肯定跟无尘子脱不了干系。
“现在你觉得我还会去救卫庄?”无尘子继续说道。
紫女摇了摇头,无尘子既然帮姬无夜抓了卫庄,又怎么可能帮他们放了卫庄。
“其实我挺好奇紫女姑娘的来历的,一个女子在韩国新郑掌握着紫兰轩这么大的一个情报势力,你的背后是谁,又或者你是什么人?诸子百家都没有你这样的人物,所以,你是什么人呢?”无尘子看着紫女笑着问道。
紫女沉默不语,她来只是想试一试让无尘子救卫庄出来,而不是把自己的底细都被探查出来。
无尘子看着她,笑了笑说道:“我刚好听过这样一个故事,相信紫女姑娘肯定想听。”
紫女一愣,我不想听,我现在走来得及么?
“我发现你们流沙真的是缺少了韩非真的是都不会说话了,卫庄来找我也是站在你现在站的位置,一样是一句话不说。搞得好像是我欠了你们什么一样。”无尘子说道。
“不知道是什么给你们产生这样的错觉,认为我会帮你们?你们忘了我是秦国国师,算起来是你们的敌人,结果你们居然求到我这里来了。”无尘子继续说道。
紫女蹙了蹙眉,是什么给他们产生了错觉认为道家会帮他们呢?
“我们求的是您,而不是道家,也不是秦国国师府。”紫女开口说道,他们会有这样的错觉根源就在于无尘子这个人,跟他的身份无关。
“那我为什么要帮你们呢?”无尘子笑着问道。
“因为韩非!”紫女说道,他们会信无尘子也是因为韩非跟无尘子关系很好,所以才会认为无尘子愿意帮他们。
“你们可能不知道,韩非还欠我一个赌约,现在正在秦国长安县打工还债呢。”无尘子说道。
紫女一愣,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跑到秦国了还要赌,只是不知道这回输了什么。
“卫庄死不了,不经历伤痛的洗礼,又怎么能够成为真正的高手呢,他的心太傲了,这次就算是给他的教训,让他冷静冷静。”无尘子说道,毕竟白仲费了那么大功夫才抓到卫庄,他也不好意思去搞破坏,反正又死不了。
紫女松了口气,她来其实就是为了这句话,无尘子既然开口了,卫庄就不可能受太重的伤。
真欢假爱 汐奚
“你们韩国不大,事情是真的多,韩王安,姬无夜,张开地,白亦非加上你们,足足就有了五方势力,再加上秦国罗网,韩国不灭太难了。”无尘子叹了口气说道,真的是多事之秋,妖孽横行。
“无尘子掌门似乎把自己漏算了。”紫女说道,这五方势力都还好,都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都互相克制,互相羁绊。
邪惡甜心太嬌嫩
但是无尘子就是个神经病,谁也不知道他想干嘛,又帮他们救弄玉,又帮姬无夜抓卫庄,现在又帮他们捞卫庄。要不是他们惹不起,早就下场把他踹走了。
“不不不,我不算,所以我给你们又拉来了一个势力。”无尘子笑着说道。
“墨家?农家?”紫女看着无尘子开口问道。在新郑也就还有这两家在活动。
网游之星辰法师
无尘子摇了摇头,神秘一笑,你猜,你尽管猜,猜出来算我输。
紫女看着无尘子,真的想上去一巴掌呼死他,你觉得韩国还不够乱么,还要拉人进场,鬼知道你又拉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进来。
“告辞!”紫女觉得不能再呆下去了,不然迟早会被气死的,而且无尘子又拉了一个势力进来,他们也需要提前做好准备。
离开时,紫女深深地看了弄玉一眼,没有说什么,进了道家,已经跟他们再无瓜葛了,这样挺好。
“你又拉了什么势力进来?”白仲从屋里出来,不解的问道。
“一个超级势力。”无尘子笑着说道。
白仲皱了皱眉,从无尘子到新郑就只是送剑去墨家修复,除了墨家应该没有接触其他势力了才是。
“燕国?”白仲突然想到,姬无夜想尚公主,韩国朝堂肯定会想方设法的去破坏,将公主出嫁闹得七国皆知,到时候姬无夜再怎么强势,也不可能跟其他国君王,太子抢人。
无尘子不说话,看了眼弄玉说道:“我知道你放不下他们,但是这就是韩国的命运。”
弄玉沉默了,不再说话,她知道无尘子和白仲肯定有什么计划,她想告诉紫女他们,可是无尘子却是防着她。
“不知道是对你,对他们最好的选择。”无尘子继续说道。
弄玉点了点头,无尘子不是那种心慈手软的人,他的名声不是因为道家人宗掌门得来的,而且踏着别人的尸体闯出来的。
“紫女,卫庄,血衣侯白亦非,这三个人才是你该关注的。”无尘子看着白仲说道。
卫庄出身韩国冷宫,紫女在新郑开风月场所,而两人又是旧识,这就很耐人寻味了。所以这两人肯定有些不一样的关系。
白仲点了点头,他一早就去查了,只是这两人都是突然出现在的新郑,卫庄有鬼谷帮他抹去了痕迹,紫女却始终是个谜团,根本不知道她的来历和紫兰轩那些女间的出身。至于血衣侯白亦非,祖上就是韩国贵族,却是唯一一个靠战功名副其实的侯爷,但是背后好像有些什么势力在支持。
“白亦非,他的武功很特殊。”弄玉突然开口说道,她闯进过雪衣堡,进入过血衣侯的密室,见到一个被冰封的女子。
无尘子和白仲都是皱眉,听着弄玉说着雪衣堡密室的见闻。
“以血为生,以纯阴之气修炼,这是南疆的一种蛊术,至阴至邪,曾被百越驱逐追杀。”无尘子说道,这是他在焰灵姬的记忆力看到的,这种功法很容易修行并且强大,但是越到后期修为突破越难,同样也离不开鲜血为生。
“阴阳家!”无尘子突然看着少司命,白亦非不可能平白的得到这种巫蛊之术,而且以他的性格也不会去修行这种秘术,因此只能是有人在后边推动,让他在不知道的情况下修行了这种秘术,然后就像罂粟一样,明知有毒,却无法抗拒。
少司命摇了摇头,她进入阴阳家才多少年,白亦非都算是上一代的人了,所以她也不知道上一代的阴阳家们都在做什么。
蛇魂女 蓝子清
“他的剑法至阴至邪,跟阴阳家的阴脉八咒很像。”白仲开口说道,阴阳家阴阳八咒,世人知道的不多,但是却能猜出他们的根源,以此推算出其他。
“阴阳家上一代湘君湘夫人是被墨家打死的,云中君是被我打死的,但是大司命和少司命却没人见过。”无尘子突然说道。
“你是说白亦非是上一代的阴阳家大司命?”白仲皱了皱眉,这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却很合情理。阴阳八禁术只有阴阳家的长老以上才可以修行。
“你可知道大司命的由来?”无尘子看着白仲问道。
白仲皱了皱眉,他只知道阴阳家五大长老分别为云中君掌金部,大司命掌火部,少司命掌木部,湘君掌水部和湘夫人掌土部。至于为什么这么叫,他也不太清楚。
除了少司命,其他人也都是看向无尘子,他们还真不清楚阴阳家为什么这么叫。
“在楚国,楚地,大司命是一个掌控人的生死的神灵,也是唯一一个掌控阴阳的神灵。”无尘子说道。
“阴阳家从上一代开始才分出的东皇太一,东君这些称号,代表着各自的职权范围。”白仲皱了皱眉说道。
“所以,上一代的大司命其实是五大长老之首,并不是执掌火部而已,同时掌控着阴阳家的刑罚。”无尘子说道。
武圣成仙 南风晓梦
“白亦非善使双剑,一身功法如死亡使者,正好对应了大司命的掌生死。所以,白亦非应该就是上一代的阴阳家大司命。”白仲说道。
“还有一点,在楚地,大司命和少司命其实是一对姐妹,大司命在的地方,就会有少司命。所以大司命和少司命从来都是一起行动的。”无尘子看着少司命说道。
少司命点了点头,她在阴阳家从来都是跟着大司命一起行动的,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现在无尘子解释,她也才知道为什么每次任务都是她跟大司命一起,湘君和湘夫人一起。
“白亦非是明珠夫人的表兄,正好是对应了大司命和少司命的关系,因此,明珠夫人也就是阴阳家的少司命!”弄玉开口说道。
“阴阳家一直在七国中下一盘棋,大司命少司命在韩国,南公在楚国,东皇太一在燕国,湘君湘夫人的龙阳君在魏国。星魂是秦国甘茂之孙甘罗,南公又一直谋划着颜路娶月神,所以月神入齐应该早就是阴阳家算计好的。”无尘子突然发现,自己算计月神,其实何尝不是楚南公在顺水推舟。
少司命摇了摇头,看着无尘子。
无尘子看了她一眼,瞬间明白了,被他杀的云中君是齐人,而且已经在为君太后炼制延寿的丹药。
除了赵国,等于是七国之中,阴阳家的人都已经占据了足够分量的地位和权势。
龙阳君是魏国的封君外相,白亦非和明珠夫人掌控韩国军政,楚南公是楚国大贤,云中君又能控制住君太后,甘罗也是秦国上卿,东皇太一在燕国碣石宫地位等同于他在秦国的国师。
“阴阳家在做什么?”白仲也是背脊生寒,阴阳家居然在暗中已经在七国布下了这么大的一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