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5ne3火熱都市小說 娛樂超級奶爸 起點-第兩千一百零五章 參加滿月宴-o9l2n

娛樂超級奶爸
小說推薦娛樂超級奶爸
做出道歉和赔偿?
刘子夏也通过手机听到了周文强的声音,他忍不住说道:“喂,喂,黄老?”
“啊?子夏,我在呢!”黄炳坤说道。
“黄老,是子夏?”周文强抬头看向了黄炳坤,笑道:“他这个电话打得还真挺是时候的。”
“是他!”黄炳坤一边点头,一边打开了手机免提,说道:“子夏,你刚才是想说什么吗?”
刘子夏说道:“对,周主任,上面有没有说具体的道歉还有赔偿细则?”
“有细则,我给你念念啊。”
周文强往后翻了一页文件,然后说道:
“首先就是在世界级的文娱刊物上公开道歉,国际级互联网的网站上,也会进行相应的道歉。
其次,就是向咱们华夏文娱界做出赔偿,之前150亿纯利润的合作合同,将追加到300亿。
紅樓八卦周刊 銀燈照錦衣
无敌创造系统
最后,就是以霓虹国文化交流团队的名义,在咱们国内成立一个‘华夏国粹传承保护基金会’,注册资金10个亿!”
好嘛!
原本只是一个简单的摔面具的行为,可能在三口雄一郎他们看来,能下下华夏面子,总是好的。
估计打死他们都想不到,竟然会有这么多的赔偿!
不得不说,还是刘子夏为周文强他们出的这个主意,是真的妙!
如果不来一招釜底抽薪的话,这帮霓虹国的加护还真得翻了天!
“好,好,太好了!”
黄炳坤连说了三个好字,道:“子夏,你听到了吗?霓虹国那边低头了,还向咱们华夏做出了这么多的赔偿,这次他们可是陪到姥.姥家了!”
虽说黄炳坤脾气好、为人谦和,接人待物也是彬彬有礼的,但是碰上这事,还是难免爆了一句粗口!
高兴啊,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年没这么高兴过了!
“我估计,这些赔偿还得三口雄一郎、吉本良介以及柳井贤人,他们这小哥仨儿来出。”
周文强也笑了起来,道:“有赔偿当然是好的,但是最下面还有一条!”
“还有一条什么?”黄炳坤问道。
“霓虹国这边也提出了一个条件。”
周文强说道:“就是刚刚咱们讨论的那个问题,允许霓虹国自行增加文化交流团的名额,不过有数量限制,在20人之内!”
“这才是霓虹人,从来不让你多占了便宜!”
刘子夏的声音从手机里面传了过来,道:“不过我觉得这20个名额,也是外交.部门反对之后缩减的,要不然他们敢再来100人!”
这一点,刘子夏还真猜对了,霓虹国外.务省提出来的正好是100个名额。
在华夏外交.部的强烈反对,以及数次交涉下,这才压缩到了20个名额。
“具体的我就不太清楚了。”周文强摇了摇头,说道:“黄老,子夏,咱们怎么办?同意吗?”
“周主任,其实这件事到现在也算有结果了。”
刘子夏说道:“就算咱们不同意的话,估计文化宣传.部门那边也不能再争取了,就这样吧。”
“哎!”周文强叹了口气,说道:“可我还是有点不甘心啊!”
“没事,之后他们要是还敢乍刺的话,我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疼的!”
刘子夏安慰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在华夏咱们才是主场,还怕了那些小霓虹、欧美佬儿啊?”
灵武剑主 离域之龙
黄炳坤点点头,说道:“子夏说得对,咱们华夏人从来不畏惧挑战!”
女市长迷途沉沦:权斗(全本)
“行!”周文强点点头,道:“霓虹国要是再敢招惹咱们的话,看不把他们的牙给崩折了!”
……
从黄炳坤这里得到了吕弘杰的电话号码,刘子夏也不客气,直接打了个电话过去。
获得了参加‘古韵音乐会’的名额不说,还要到了5张音乐会的门票。
其实这些举办演唱会、商演的主办方,一般都会留下一些门票或者坐次票,用来做人情。
毕竟现场有那么多的明星来参加节目,主办方总要为这些明星们留下几张票吧?
听到刘子夏拿到5张票的时候,最高兴的当然是刘子茜了。
这小丫头甚至还想把剩下的四张票卖出去,还说什么卖得比黄牛党的低1千块钱,有得赚!
于是,刘子夏施展了一套‘爱的铁拳’,让刘子茜深刻体会到了来自哥哥的疼爱!
打发了小姑娘,刘子夏驱车去了商场,给孩子买了个满月礼,另外还买了一把琵琶。
毕竟晚上要去参加‘古韵音乐会’,虽说现场也有从西方传进来的那些乐器表演:比方说吉他、钢琴……
但是刘子夏觉得,作为华夏音乐的代表人物之一,还是华夏传统乐器更能体现他此刻的价值!
至于为什么选琵琶?
在刘子夏所有会的华夏传统乐器中,像笛子、唢呐、古琴还有二胡,他都只是会一点点,可是琵琶勉强算是精通了!
方瑾龙大师的指导,可不是闹着玩的!
要不是京华别墅里常用的那把琵琶没有拿来,刘子夏也不至于去临时买一把。
下午恐怕还要用来调音、校对……熟悉新琵琶的弹奏了!
驱车沿着导航,往上沪东南部的凇江区的方向一路直行,开了得有一个多小时刘子夏才总算到地方。
‘老吴农家院’就建在岳.阳街道,隔着老远就能看到,整体建筑风格很有古风。
感觉有点像刘子夏前世一部名叫《龙门客栈》的酒楼,只不过没有那么古旧,只有三层,面积也要大上不少,多是用砖石构造。
和市区的那些大酒店、大饭店一比,这样的农家院倒是挺有格调的!
这会,在农家院的外面已经停满了车辆,都是一些普通的牌子,稍微贵一点的,估计也就是一辆奔驰大G了。
往前走,在农家院的大门口立着一个半人高的牌子,用红纸做底,上面是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最美就是遇到你
吴垚、沈佳薇之子,满月宴!
而在牌字旁边,穿着笔挺薄西装的吴兵和一道年轻的身影,正在迎来送往。
尽管刘子夏戴着墨镜、棒球帽,可吴兵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迎上去道:“子夏,你来了!”
“兵哥,恭喜啊!”刘子夏左手抱右手,向吴兵拱了拱。
吴兵笑得都快乐开花了,他说道:“我还说呢,这都10点了,怎么还不来啊?”
“不是12点才开始呢吗?没迟到就行了呗!”
一边说着,刘子夏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说道:“来,给你孙子的满月礼!”
“哎呦,我说子夏,你这不是害哥哥吗?”
吴兵眼皮一跳,说道:“你知道哥哥我是台长,有规章制度管着,你怎么还随礼啊?你快收起来!”
“不是,你先打开看看再说啊?”刘子夏翻了个白眼,说道:“我还能害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