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8urp好文筆的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ptt-一五四 夜濃狗吠深施禮,以愛之名莫怯陣相伴-9yhik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45场第1场次——深夜,村口问候父母。
碎空刀 時未寒
萌妻难逑:三生有幸宠到你
在旧胡同徘徊、怀念、吟诗、祭奠完自己的童年时光时,花璟末抬腕一看,指针已经指向23时
他原路返回,带着沉甸甸的回忆和新作的一首诗,又走向了新农村,那里有自己日夜惦念,又不能回家惹他们生气的父母。
在离新农村还有半里的地方,第一家耳朵贼尖的狗“汪汪汪”地高一声、低一声地叫了起来,像是在警告着来人要止步,或是提醒着主人,有陌生人靠近。
在花璟末的逐步靠近之下,那只狗汪汪汪地狂吠起来,紧接着,村里的其它人家的狗也此起彼伏地应和着,制造齐心御敌的声势。
花璟末看到两三家零星的灯光还亮着,猜想着还未入眠的人,若是听到村里的狗都叫了起来,一定会骂:哪个短命鬼还不回家安生去,在这里惹得狗汪汪叫,还让人不让人睡觉了?
花璟末远远瞧去,自己的家已经完全融入夜色中,猜想到自己的父母或是已经沉入梦中,或是为自己的离婚、不孝正唉声叹气、辗转反侧……
他向着家的方向,说了声:父母大人在上,儿子不孝,回来探望你们了!愿二老多想想大哥、二哥两个孝顺的儿子,忘了我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他朝着家的方向深深鞠了两躬,走上了车,发动了引擎,纵然内心有一千个不乐意、一万个不愿意,他也要奔向那个充斥着纸醉金迷、声色犬马 、追欢买乐、灯红酒绿、欲望四溢、熙熙攘攘皆为利的双福市。
在返回的路上,花璟末的心情平复了不少,又为下午的缺少爱心汗颜,便在内心呼唤着小统。
花璟末心里默念:小统,黄昏时候的那件绑架案怎么样了?
武装机甲
叮:主人,下午我给你信息的时候,那些坏人正在筹划着一起绑架案。
綿羊綿羊我愛妳 我想吃壽司
花璟末心里默念:那最后怎么样了?
叮:主人,傍晚的时候,您负面情绪突然爆发,情绪波折动荡,我给您发了多少次讯息,您沉浸在烦躁不安中,一个也没有接收到。
花璟末心里默念:对不起,我也得有一个情绪的发泄口,不然就奔溃了。说,现在咋样了?
叮:主人,他们顺利实施了绑架阴谋。
花璟末心里默念:小统,你给我叙述一下事件具体情况!
獨仙
叮:主人,你先靠边停车,我给你发视频,整个完整事件有人物,有对话,有画面,您细细查看!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45场第2场次——以爱之名迎战。
天价前妻,撒旦的心尖宠 李子还是杏
花璟末靠边停车后,紧盯眼前的夜幕,心里默念:小统,开始!
叮:主人,您停车的地方不太合适啊?
花璟末心里默念:怎么了?
叮:主人,您在车里,对车外的情况不清楚,您所停放的路两边,是新农村的公用墓地啊!
花璟末心里默念:墓地?
叮:对!主人,您的车子外面已经成了一个不小的战场了,大大小小的战斗有十几个回合了……
花璟末心里默念:怎么会?外面啥都没有啊?
叮:主人,你忘了你的阴阳眼升级成异能系统后,一切不干净的东西不再会入您的法眼。这一切纷纷扰扰的东西,全由我小统为你背负,但您一定不要忘了戒色、戒赌、戒毒、戒贪、戒恶,否则我的信号会越来越弱化。
花璟末心里默念:小统,其它都可以戒掉,唯独见了小狮子,我情不自禁,自己做不了自己的主了。
叮:主人,这个我在慢慢破解,您耐心等待。但你有没有认认真真地问心过你的心?你到底对小狮子爱得有多深?
花璟末心里默念:不见小狮子的时候,我把她当自己的亲妹妹看待,心心念念的、渴慕爱恋的只有白丽华;见了小狮子的时候,我的身心全部坠入爱河,想和她一起畅游,就像久旱逢甘霖……
叮:主人,你自己能拎得清就好。
花璟末心里默念:小统,你刚才说的车外面的战斗是什么情况?
叮:主人,刚才跑题了,帮你梳理清了自己的感情思路。现在回归主题,说说你车外面的情况。
叮:主人,车外面现在有四个主战场。
花璟末:四个?在争夺什么吗?
叮:主人,你的车头前面,有一个干瘦老头。他背着一口大锅,留着山羊胡子,拿着一个龙头拐杖抡得正欢,阻止想要接近你车头的一个男吊死鬼和一个无脚女鬼。
童年的一天
花璟末:背着一口大锅,留着山羊胡子的干瘦老头,是不是穿着银灰色对襟短袄,腰里系着麻草绳?
叮:主人,你也能看到吗?
花璟末:那就对了,我是猜的,他是我的祖父——放羊倌花罗锅。打小就是个罗锅,头抬不起来,但真是应了那句:虚心竹有低头叶,傲骨梅无仰面花。我家祖父虽是个罗锅,但脑子清楚啊,好学又勤快,又会说话又会办事。
叮:主人,跟宰相刘罗锅相比呢?
花璟末:当然和人家宰相刘罗锅不能相比了,人家当宰相治国,他当支书治村。
叮:主人,那也是山高皇帝远木!
重生成女配宋氏
命定女王
花璟末:小统,咱可不兴马屁哦!
叮:主人,我的系统容量超大超强,您的祖父花罗锅如何带领村名脱贫致富、摘帽奔小康?在我这里可是一本帐啊!
花璟末:那也与土皇帝扯不上边吧?
叮:主人,恕我言之不当。那车后的另一个老头,莫非是你的外公?
花璟末:是不是少只右手?
叮:主人,是少只右手。可是好家伙,他是不是在阴曹地府遇见“凤兰艺人”一脉的高手了,练就了绝招“无敌鸳鸯腿”,正在横扫恶鬼千军,无一鬼能靠前一步啊!
花璟末:他正是我的外公“吴缺手”,人送外号“单手夫子”。
叮:主人,单手夫子啊?是不是也可以说是单手蜡烛、单手春蚕、单手春晖、单手园丁、单手老九、单手老师、单手先生、单手春雨、单手人梯、单手孺子牛……
花璟末:小统,你是越来越调皮了啊!咱不兴马屁,也不兴掉书袋!
叮:主人,请恕小人之过!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多的鬼齐聚一地了,有点小兴奋,小兴奋!
花璟末:听我母亲说,我外公自从生下来,就是一个光锤头,没有长出五个杈。
我的外太爷埋怨外太奶不孝敬长辈、不慈爱晚辈,才生出来一个怪胎。
从此,就不再喜欢外太奶了。经常跑到村子里田寡妇家提水挑粪下农田,最后干脆就常住田寡妇家里了。
我外太奶挪着个小脚找了好几回,他就是不回家,他还撂下话来:除非你让孩的右手长出五个杈,否则这里就是我的家了,你就抱着你的单手过日子去吧!
叮:后来呢?
花璟末:你明知故问吗?
叮:我知道的是死的文字,主人讲出来的是带有感情~色彩的故事,我要听你讲!
花璟末:后来,我外太婆逢人便问:谁能让我的孩儿长出五个手指头啊?求求你告诉我!
有人说:你领孩子逢初一、十五去后山上的娘娘庙烧香,求娘娘赐手。
光头女孩记
有人说:你种个庄稼都要施肥打药,你可以用童子尿多洗洗,要么就一次泡个半小时。
有人说:把酒点着,带着酒火烧烧摸摸!
有人说:来点调料催催,抹上辣椒粉,或者胡椒粉、花椒粉……
有人说:用榨了油籽的油渣包着试试!
好心的村民乡亲、远亲近邻们都知道我外太婆家的单手不是单单长手的事,还决定着这个家有没有男人和父亲的大事,都出谋划策,外太婆用了人间百法、梦中之法,均以失败告终!
所幸,我外太公缺的手,老天爷以超出常人两倍的智力、毅力、精力、能力补偿于他。使他成为了方圆百里、屈指可数的教书先生——单手夫子!
叮:主人,那单手的爸爸最后咋样了?
花璟末:能咋样?是男人,说出的话就是个钉,何况是当着那么多乡邻的面
叮:主人,那就是说他给田寡妇当了一辈子的长工?这两人的渊源深,让我去查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