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qsv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大清隱龍-4798 大局爲重鑒賞-0r1hy

大清隱龍
小說推薦大清隱龍
“臣知道陛下的愤怒,其实臣一样也怒不可遏,恨不得吧这些硕鼠都法办了,但是没有办法,这些硕鼠同时也是大清的根基啊!”
“没有了八旗,陛下您说这大清国还存在吗?大清国还是大清国吗?满人还怎么称呼自己为满人?”
“如今这八旗,可以说是人人皆贪腐!王爷有王爷的贪腐道道,管库有管库的贪污门路,他们之间还用主奴关系,用二百年联姻通婚,形成了一个庞大关系网!”
“牵一发而动全身,您杀一个那就是得罪一群人!”
“哎……自古官场就是这样,您还记不记得圣祖康熙爷万年的时候,有个叫做任伯安的官员,秘密制作百官行述,里面记录的都是百官贪腐的证据,都是黑材料!”
“他用这些秘密档案,要挟官员继续提供更多的隐秘贪腐罪证,一个牵动一个最后弄出一个百官行述,几乎把当时朝廷中所有贪官的罪证都搞到手里了!”
“此人又将百官行述献给八爷一派,帮助八爷控制百官好争夺大宝!”
“最后国朝有幸,雍正爷查破了这场大案,百官行述落到了雍正爷的手里!”
“可是陛下啊!当年雍正爷可没有拿着这百官行述去一个个破案,而是一把火就把这百官行述给烧了!”
“这是为什么?陛下您想想,以雍正爷的铁腕手段,都不敢掀开这个黑幕啊!”
“还不是因为雍正爷知道,这群王八蛋虽然都该死,可是这该死的王八蛋们却组成了一个真实的朝廷!”
“把他们都法办了?都杀光了……朝廷也就瘫痪了,你根本就没有第二套官吏班子来填补进来,大清国也就彻底大乱了!”
剑星斩 青漠
我真不想当奶爸 疏竹无声
“如今也是如此……臣杀这些管库,就是要断了追查王公贝勒们的证据链条,可想而知明天各位王爷们知道查库的消息后,一定会非常惊恐的!”
“他们害怕陛下您兴大狱,怕您要他们的脑袋……就怕到时候狗急跳墙啊!他们一闹起来,别的不说,这消息可就瞒不住了!”
“而且这些人组成了庞大的八旗,您都杀了?现在是无人不贪,无人不腐!您又能杀多少呢?”
“还不如,借这些小老鼠的人头一用,让大老鼠安心,他们回头还能念陛下的恩情,还能长长久久的永远支持陛下!”
夜鴉主宰 南非巨頭
“臣就这么一点心思,求陛下明鉴啊!”
宝鋆已经把所有话都说明白了,就差最后直接告诉同治帝,您不能兴大狱,您要是收拾整个八旗王宫贵胄,那么八旗就要造反了!
至尊毒后
没有明说但是同治帝能听懂,他坐在椅子上眼眶缀满了泪水“这是要干什么啊?这是要干什么啊?”
“大清国是咱们八旗的饭碗啊!哪里有吃着碗里的还往锅里砸石头啊?非要毁掉大清国这口锅?”
爱我敢不敢
“都是同舟共济的,就非要把船遭沉了?”
“锅碎裂,船沉了,他们自己不也没有饭吃了吗?就这么一个孩子都懂的道理,他们怎么就不明白?”
“不不不……不是他们不明白,是他们太聪明了,他们当然知道大道理,可是大道理挡不住他们的贪欲!”
“谁都想在锅里多捞一块肉吃,少一勺汤都感觉自己吃亏了,至于说是不是会抢肉的时候把锅给打翻了,那就不是他们想的问题了!”
“反正天塌了有个子高的顶着,师傅说过……雪崩之下,所有雪花都认为自己是无辜的!”
“哎……朕已经心寒了,朕已经没有愤怒的力气了……这个大清国啊!朕到底还能撑你到什么时候?熬死了朕……谁还能救你们啊!”
载淳悲凉的叹息,眼泪夺眶而出哭的已经近乎于抽搐!
“陛下!”宝鋆膝行几步红着眼睛抱着同治帝的腿“陛下啊!您不能消沉,咱们朝廷还有救,大趋势还是好的!”
“这就是中兴过程中的一个坎儿,一个劫难!”
“粮食没有了咱们去买,银子没有了咱们可以去拆解贷款……就算是搞不到粮食,搞不到银子,咱们没法赈济灾民,大清国也不会亡的!”
“闹长毛的时候,江南死了几千万百姓,朝廷亡了吗?没有啊……”
“如今就算这些灾民都饿死了,那些老百姓还能生的,野火烧不尽吗!”
“历朝历代,什么时候没有灾情?那一次不都是几十万上百万的饿死,大清数亿百姓,死个几千万还不到伤筋动骨的地步!”
“陛下!治国您得有这样的大局观……太把人命当回事了是不行的!”
風溪篇:淡定皇子妃
载淳抹了一把眼泪“是啊,朕不能太软弱了,你说如今应该怎么应对?”
“陛下,此刻朝廷首要任务不是追查老鼠,而是稳住局势不能糜烂下去,宁可舍掉那几千万灾民,也不能舍掉京师的安危!”
“第一还是要抓紧买粮食,如今只能向华族求援了,有多少粮食就买多少,先预定三百万石吧,没有银子咱们就从洋人和华族的银行拆解贷款!”
“第二是要稳住灾区的局势,咱们恐怕没有多少粮食给这些灾民了,江南的粮食不到咱们分不出一丁点来,要防备民变所以请陛下开始调拨军队,做好应对流民潮!”
最后一朵校花留给我
“第三,明天臣就会准备一批粮食大张旗鼓的从城内粮仓向灾区运,就说是去赈灾的,然后回头出城之后,再偷偷运回京师其他的官仓,安抚人心啊!”
“第四,陛下您得把所有王爷都控制好了,陛下能放他们一马,但是也得让他们知道知道自己的罪过!”
宝鋆说道这里已经痛哭流涕不能自己了“呜呜呜……陛下啊!臣本以为能把这场灾情控制在数十万或者百万的级别之内……”
“可是如今看来……呜呜呜……北方四省,恐怕要死上千万灾民了,呜呜呜……”
宝鋆嚎啕痛哭整个院子内外死一样的寂静!
而此刻,惇亲王的手谕已经让亲兵顺着绳索吊出了城外,通州、昆明湖畔的两座大营,出动了一千精锐。
他们以连为单位迅速向旧有的外城七仓进发,另外一部分士兵直奔铁路沿线的几座新修建官仓。
死神之大豪傑 肆無忌彈
漆黑的夜里前进的队伍惊扰了无数民家,犬吠之声此起彼伏,搅闹的不得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