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5nbc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邊謀愛邊偵探》-237,曖昧的風情畫:第四章(1)閲讀-1r45j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1
陈栋见了林芸芸,好心安抚她,还说既然她不再工作了,决定带她去灵山游玩。
林芸芸以为陈栋会再提把孩子做掉,对她们都有好处,不想他对她额外爱护,还要背着她的太太,陪他出去游玩。
狠人经
为此,林芸芸不免一阵感动,陈栋是如此地爱她,这让她更加坚定,要把她爱的人的孩子生下来,这算是他们的爱情结晶。
这次陈栋开车带林芸芸去灵山。
求心道
林芸芸幸福地坐在副驾驶上,以为这次他们又要住他们以往住的那个农庄。陈栋说她怀孩子了,他们去一个特别的地方,会给她不同凡响的浪漫。
林芸芸被陈栋的决定,感动的有点不知所措了……
陈栋却心里有自己的打算,当然他永远都不会告诉林芸芸和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
灵山终年高温,雨量充沛,是典型的热带雨林生长环境,加上直接和海岸线衔接,水流湍急的果湾瀑布,让那些热带动植物快速而密集地生长起来。一般去那里游览参观那片热带树林的方式就是林中漫步,或者登山,或者驾车。
陈栋载着林芸芸,驾车经过一家农户时,一只可爱的小白羊,突然从农户围墙里蹿了出来,瞬间成了车轮下的“冤魂”。
当时,小白羊被车轮轧到,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引起了小白羊主人的注意。一个头带遮阳帽的胖女人从围墙里连忙跑出来,女人看自家的小白羊被过路的车轧死了,不禁惊讶的瞠目结舌。
陈栋赶忙下车表示歉意,并说愿意赔偿。
女主人抱起血淋淋的小白羊,心痛的嘴唇都在颤抖了,陈栋看着白羊主人痛苦的表情,以为她会对他不依不饶,不想白羊主人望着他不好气地说:“羊都死了,你怎么赔偿,赔偿了它就能活么?”
陈栋道:“你说个价,我陪你钱。”他真想跟女人的纠葛速战速决,赶快结束她和女人的对话,不能让女人记住他的长相,也不能让女人看到车里林芸芸的相貌,不然会给他接下来的计划带来麻烦。
陈栋有心观察着白羊主人有没有看车里的林芸芸,白羊主人心疼她的白羊,自始没有朝车里看一眼,也没有看他的车牌号,这让他放心不少。不过,他心里有另一种担心,林芸芸会从车里出来,会被白羊主人看到她的长相,所以一直在祈求尽快结束对话,这期间,林芸芸最好不要出来。
為妳醉卻那場繁華 山鬼
白羊主人说:“她喂羊是因为她开了一个烤全羊的店,店里的羊都是自养自给,每年游客到他这来吃烤全羊的人很多,那就按一只烤全羊的价格赔偿他,一千八百块。”
陈栋这才发现,农户围墙上挂了一个星星烤全羊的招牌。陈栋为了早点摆脱女人的纠缠,爽快地给了他一千八百块。
陈栋开着车朝一条冷清的不是很宽阔的路去了,白羊主人看看手中的钱,又看了看地上白羊的尸体,不禁纳闷,那人为什么开车朝荒僻的公路去了呢?可能是一个爱探险的小伙子吧!
林芸芸问陈栋,“你究竟要带我去那里?”
橫行修真界 槍手1號
壹條狗的故事
陈栋告诉她,他会带她去一个很好玩的地方,先不问他,去了就知道了。
林芸芸听说有很好玩的地方,充满期待随他带着她去,心情愉快地望着车窗外的风景。
终于,车在那条没有多少车辆的公路尽头停了下来,前面是巍峨的山,有一条窄小的路,可能通向山顶。
林芸芸下了车,说道:“这就是你说的好玩的地方?”
陈栋道:“这里这么安静,难道你不喜欢了?山顶才是我真正要带你去的地方,那有一个天然的花圃,那个花圃很适合男女约会。”
林芸芸道:“这里有没有什么人烟,感觉阴森森的,如果遇上什么事,会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我们还是回去吧!”
陈栋鼓励道:“我们好不容易来到这个像世外桃源的地方,我们就好好约会吧!有我在,你不要害怕,我会保护你的。”
林芸芸露出甜蜜的笑容道:“你还要好好保护我们的孩子,我都感觉他在我肚子里正拼命地生长了,要快快出来看这个美好的世界。”
陈栋看她一脸幸福的样子,便说道:“我背你上山吧!”
林芸芸望了望高耸的山,说道:“这么陡峭的山路,你背着我会累坏的,之前我一直很少运动,今天借机好好运动一下,对我肚里的孩子也有好处。再说,这里的空气这么新鲜,我要一路尽情地呼吸。”
陈栋道:“也行……时间还早,一路上,我们慢慢走,好好欣赏一路的风景。”
無雙刺客
快穿系统:打脸女配啪啪啪
陈栋带着林芸芸攀爬了两个多小时,才爬上山顶。一路上,陈栋边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林芸芸,边在心上酝酿着他的“伟大”计划。
山顶确实有一个天然花圃,都是叫不出名的花儿,五颜六色的,似一片花海,这种天然美好的东西,只有没有人来过的地方才有。因为那里有人类,那里就会有破坏。
林芸芸看着美丽的花儿,都激动地跳起来了,问陈栋,“你怎么知道这有一个花圃,而且还是天然的,真是太奇妙了,我做梦都没有想到,世界上会有这么美好的地方。以后,我还要带着我的孩子来看。”
林芸芸高兴的似一个欢快孩子,陈栋看在眼里,矛盾在心里。
陈栋道:“之前跟一群画家朋友,到这来探险过,这里的风景美好,一直记忆犹新,所以带你来了。我们可以把这个花圃当床的……这里不会有人来的。”
林芸芸红着脸道:“就在这里呀!我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呢!在野外这种地方——行男女之事。”
陈栋什么也没说,把林芸芸按倒在了花圃里……
……
陈栋开车回去时,经过他轧死白羊的那家农户时,看到白羊的女主人正站在围墙外,为了不让她看到他车里少了一个人,加大油门,尽快消失在白羊的女主人的视线里。虽然之前,白羊的女主人可能没有看到她车上的林芸芸,但以防万一她看到了,眼下看他开车回去时,车上少了一个人,肯定会疑惑的,因为他之前开车去的方向没有人户了,她会猜疑他把车上的女孩送去那里了。所以,他看白羊的主人再也看不到他的车了,才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