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9z8l精彩言情小說 明尊 辰一十一-第二百二十九章活煞人樁釘龍脈,南華一夢入建康看書-n8r0y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方圆千里的魔云之内,一尊若虚若无,仿佛是一个宏大无比的意识,又仿佛是密密麻麻,无以计数的细小生命意识集合的存在,笼罩在建康上空!
它身上散发出神性之光,无以计数的生命,融汇为它存在的形体,犹如蛇虫的龙蛊,犹如蛙蜍麒麟,犹如蠕虫的金蚕蛊,还有长着翅膀、枝叶、鱼鳍、触须的种种不可分类的的奇异蛊虫,等等一切种类的生命特征,都于那一尊汇聚亿万蛊虫的魔躯之上浮现。
它是一,也是万,是起源,也是尽头。
从最微小不可见的‘虫’,到真身可以横跨大江的‘龙’,都融汇为他的一部分!
天虫老祖招来了其万蛊魔身的一部分,它的存在形态已经化为了无数蛊虫的集合。
这里每一只蛊虫都是它的一部分。传言在毒虫最多的南疆十万大山之中,一百只毒虫便有至少有一只是天虫老祖所化,其化身之蛊,已经近乎无穷无尽!
那里的苗疆寨子,都供奉有万蛊天魔的神像,他们称之为——蛊神!
苗疆传说之中,每一只毒虫,都是蛊神的使者。苗民代代相传着许多操使蛊虫的咒语,若是有人不小心被毒虫所伤,或是误食了蛊虫。
便会叩拜万蛊天魔,请他收回蛊虫,化解毒性。
这万蛊天魔,乃是九毒魔教掌教世代相传的神位,每一代万蛊天魔都会在飞升之前,举行法仪,召回自己全部的身躯,任由亿万毒虫在蛊圣巢之中厮杀,蜕变成最为可怕的魔躯,飞升九幽。
而新一代的万蛊天魔也会利用前辈的遗蜕,修成自己的万蛊魔躯。
这等功果,已经几近神道,化身亿万。
九毒魔教也因此盘踞苗疆,成为了魔道仅次于九幽血海的存在之一。
也因为如此,想要杀死万蛊天魔,几乎不可能,历代教主除去因为分神过多,意识混乱堕落为只有模糊意识的原始蛊神,就没有身陨在修士手中的。
如今魔云里,组成它魔躯最不起眼的一只蛊虫,也至少是虫王级数的存在,却只能在五雷正法和纯阳真火之中,焚为灰烬!
饕餮老魔吞噬一切元气,天虫老祖化生亿万蛊虫,苦泉天魔可以分神千万,潜伏于生灵神魂,操弄人心……
佛颂 虎眸
三大天魔相互配合之下,几可一击便弑杀建康城中一切生灵。
为了守护苍生,张天师和陶天师联手,以五雷镇狱符化为雷牢,封锁了魔云,消磨饕餮老祖吞噬的庞大灵气,焚烧天虫老祖的驾驱的亿万蛊虫。
孙天师剑光笼罩一城,斩入人心之中,也在与苦泉天魔纠缠。
右手一笼,袖中纯阳真火化为炎龙,将天虫老祖的亿万蛊虫烧死不知凡几,陶天师看到建康城下的金陵地脉突然哀鸣一声,皇城之下的地龙被三百多根蕴含无穷怨气的人桩,钉住了七寸。
龙脉的一应变化尽数被破,不得不显露出来。
气运汇聚的国运真龙,地气孕育的地脉真龙,还有旁边大江所化的滔滔水龙,尽皆被魔道钉住。
“钦天监出事了!”陶天师心中一沉。
张天师抬头看向占据少阴位的皇城,叹息道:“谢玄和逸少联手之下,都能叫魔道钉住了龙脉,这定然是司马师出手!”
“他竟然连龙脉都敢动手,不怕毁了自家王朝的根基吗?”
张天师发须飞扬,罕见的震怒了。
陶天师冷冷道:“他们大抵想着——今日之事若不成,这晋朝根基也就与他们司马家无关了吧!”
飆車公主之月夜的簫聲
两位天师察觉的变故,也落入了天魔眼中,饕餮老祖大笑道“建康已经失去所有守护!”。
“原本护城大阵虽然未能运转起来,但终究还是存在着,我等若是下手毁灭此城,必然引得阵法自行运转!”天虫老祖也狂笑道:“但如今龙脉全部被钉住,阵法根基已残,再无什么阻碍,可以阻止我们血祭此城了!”
苦泉天魔分出的一点神念,进入钦天监中,青铜铸就的浑天仪旁边。
九颗修士的头颅埋在土里,看到苦泉天魔,口中发出摄人心魄的哀嚎……
流浪仙人 癸变泉
他们都是被炼成人桩的活煞破龙钉!
此钉以气运不凡的修士为祭,将人活活炼成钉桩。在必要之时打入龙脉要害之处,便可定住龙脉的一切变化,阴毒无比。
雙鳳傳 東方玉
远方皇宫之内,有人朗声念道:“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
司马师心中一震,沉声道:“兰亭序!”
“昔年王导证道之际,你来阻我!虽然拖到了张天师来援,叫王导证就元神,但也因此被伤了根基,如今又对我施展这一道大神通,王羲之,你真的不想成道了吗?”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随着王羲之朗声念诵,道道墨迹挥洒而出,在太初宫内酣畅淋漓,字字流淌,所到之处一切禁制都破灭了!
谢玄仗剑直面司马师,两人联手之下,为王羲之争取了一个机会。
兰亭序的字迹苍劲有力,竟然透过太初宫无数保护龙脉,此时则束缚着龙脉的禁制,透过千里地层,书写在龙脉之上。
随着字迹的激荡,墨色引来一丝浩然正气,令龙脉引颈昂然长鸣!
浑天仪旁,九根钉入地下的人桩,突然被龙气反噬,一根接一根的弹了出来。
苦泉天魔的分神面色一沉,挥袖打在了活煞破龙钉上,镇住了动摇的人桩,喝令旁边的两位老魔道:“还不快稳住人桩?”
两位老魔连忙施法镇压,九根龙钉终究只弹出了三根,便被继续压制住了。
太初宫中,兰亭序的朗朗之声,也被灵宝强横的气息打断,一枚犹如印玺的灵宝将谢玄打成重伤,打断了兰亭序大神通,序文之中赫然伸出一只大手,和司马师对了一记。
辣手枭妃
“王导!”
这位王家元神,远在万里之外,犹然感应气机,借助兰亭集中属于他的诗文,护住了王羲之的阳神。
“我的布置,拖不住王导太久!”
“而且,若是时间拖延太久,太上道和灵宝道也会来援!”苦泉冷声道:“速速发动人桩阵法,血祭建康!”
两尊老魔冷汗淋漓,连忙打出一串法诀,苦泉天魔冷哼一声,藏匿在无数生灵心中的分神都赫然显现,缠住了追寻而来的孙恩。
女将在上:冷王要睡地板床 萝鹿
此时遍布建康的人桩齐齐哀嚎一声,从中飞出道道如钉一般的魔光,嵌入了地脉之中。
一道魔光渗入地脉深处,整个建康城都颤抖了起来,街上出现了大片了裂纹,屋宇也在震动中摇摇欲坠。
一道由数千生魂汇聚,叫城中所有人魂魄动摇,几欲托体而出,血脉燥热,脸色赤红,仿若要融化为血水一般的气息,笼罩了全城!
孙恩剑光轻鸣一声,爆发出无尽剑气,割裂虚空,就要斩去那道魔光。
却被苦泉老魔不惜牺牲数十道分神,纠缠在剑光之上,将其化解!
建康城下,出现了一道将整个龙脉完全吞噬,犹如深渊,直通九幽的幽深裂隙!
随着裂隙的显化,其中有无数魔头浮现,想要冲出九幽,而建康城中的凡人修士,魂魄却几欲飞出体外,堕入九幽之中,祭献给九幽魔道。
头号游戏设计师
魔云之中的张天师和陶天师,想要出手回援,却被两尊天魔拼尽全力纠缠住……
饕餮老魔大笑道:“我等真正的图谋,乃是血祭建康!借助金陵龙脉打通九幽裂隙!”
“一旦九幽现世,尔等拼尽全力,也只能封印裂隙,而我们则可以借助九幽的赐予,更进一步!九幽裂隙魔染龙脉之后,司马炎也必然会堕入我道,届时道消魔长,这南晋便是我魔道扶持的王朝了!”
“尔等世家,还不明白谁才是天命所归吗?”
这声厉喝,震动了整个建康城,张天师和陶天师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若是建康陷落,其他观望的世家和门旁门说不得就顺势偏移向魔道,中土正邪之势就此扭转了!
錦繡山河紅傘篇 谷雨家的小白露
“无妨!”陶天师沉声道:“魔道藏到了现在才显露真正的图谋,但我们也还有准备!”
王牌軍婚:重生九八俏萌妻
这时候,趴在铜雀楼旧址那株剑竹之上的一只蝴蝶,突然振翅飞起,蹁跹飞过秦淮河,飞过乌衣巷,飞过朱雀桥,飞过太初宫。
整座建康城,都被这只蝴蝶飞过,最后落在了一位躺在青石板上酣睡的青年的鼻子上。
他转了一个身,蜷脚倦躺着,这一刻,他的身影在白发苍苍的老者,气质温和的中年人,惫懒的青年,贪睡的孩童之中不住变换。
最终,他睁开了眼睛,醒了过来!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這個海賊不太冷
随着他清朗之声彻响全城,整个建康城亿万生灵的身影都渐渐化为虚幻,似是真幻颠倒,被魔阵笼罩的建康城,忽的坠入了一梦之中。
“南华派大梦真人!”苦泉老魔凝重道:“城中竟然还有一位元神!”
“无妨,就算没了祭品,龙脉也被锁住了!但只要我等联手一击,便可打开九幽裂隙,届时他还真能将建康城放在梦中带走吗?”苦泉老魔手中的一只蚊虫嗡嗡道。
苦泉天魔算了算,道:“此人最多可以颠倒梦幻半日,若是真的让他拖到了那个时候,正道的援兵只怕也到了!”
“先打开九幽裂隙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