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大隋第三世 碧海思雲-第944章:李氏兄妹之決斷(求票)相伴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大隋第三世
如果说白水关、葭萌关、梓潼关是益州中部门户,绵竹关是蜀郡北部锁钥,那么雒县是成都县的北大门;如今外三关、绵竹关这四大天险让隋军一战而定,轻易攻破,消息传到成都城,令李唐朝野上下震动,李世民一边命张长逊从玄武县率军赶往雒县御敌,一边请吐蕃军出兵,同时下达了坚守雒县的死命令。
好在李世民成功夺取权力之后,派心腹大将周护率领一千精兵接管了雒县防务,并抓紧时间整训三千名郡兵,有这四千士兵的存在,只要周护不出城去与隋军决战,坚守十天半月应该不成问题,而这十天时间,足以给李世民调兵遣将的宝贵时间。
李世民潜入成都城时,为免李渊获悉,没有带多少兵马南下,之后虽然对唐军进行了紧急部署,但多是分散于四方,成都城的唐军多是李渊紧急募集而来的新兵,集中交给李神通训练,李世民为了不至于被架空,或是再次上演宫廷政变,一方面交好窦轨、豆卢宽、陈叔达、萧瑀、赵慈景等在朝廷中有一定影响力的文武重臣,一方面以权力和财富安抚娘·尚囊为首的四万名吐蕃军,另一方面又交好生活在汶山、蜀郡、邛临、同昌、宕昌五郡边缘的青羌。
这青羌是益州境内颇有实力的一支羌人部落,擅长山地作战,首领名叫贺越古更是羌人之中少胡的猛士,正是有他带领族人辅佐相助,才让曾经自立的李世民一步步杀豪强,收拢其众和诸郡民心,稳定了宕昌等郡的局势。
李世民的地位稳固之后,不太习惯汉人习俗的贺越古,便带着有所斩获族人回归山林,继续着世世代代赖以为生的渔猎生活,不过李世民并没有做出过河拆桥之事,一直与青羌互通有无,甚至效仿杨侗对临洮白兰羌的归化方式,努力帮青羌一步步从大山里面走出来,专门把汶山郡汶川县划分给青羌居住,军事、政务、财政、风俗等等皆不干涉,李世民也因此深受青羌拥戴。
正因为青羌这支彪悍的盟军只要从汶川县沿着泯江南下,两天即可到达蜀郡九陇县,李世民才放心的把军队分派四周。
李世民让人去请贺越古出兵助战之后,又命人绕道去找李仲文,催促他对普安郡临津县发动猛烈攻势,以断杨侗为首的这支隋军的后路。同时又在一万吐蕃军北上雒县之后,又任命窦轨、长孙顺德为行军正副元帅,带领五千唐军前往雒县统筹一切战事。
李世民的反应不谓不快,在接到隋军入境的消息之时,便对多支军队进行紧急调整,并针对隋军作出了西守、北攻、东攻的比较合理的战略部署。不过尽管李世民布兵迅捷,但能不能奏效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当窦轨、长孙顺德赶到雒县之时,成功袭击了张长逊所部的罗士信已经到了雒县城下,罗士信固然没能利用张长逊的尸首吓到雒县守将周护,但兵锋所指,也无疑令雒县守军惶恐不安。
雒县虽是成都县的北大门户,可它本身却非险要之所,远不如绵竹关那么易守难攻,不过唐军既然源源不绝的驰援雒县,兵力不太宽裕的杨侗自然不能绕过雒县,前去攻打成都城,否则的话,便会陷入南北夹击的困境。
虽说杨侗自信玄甲在手,可以纵横蜀郡无敌手,可是天下一统近在眼前,且大隋席卷之势不可逆转,他要是再冒险南下,那就不是孤胆英雄,而是到脑残的蠢蛋。有此认识的杨侗并没有硬怼雒县,而是与罗士信驻扎于雒县十里之外,默默的等待各支兵马前来会合。
到了第二天,驻军金山郡万安县的谢映登率一万大军到来,之前,他的使命是防止唐军从蜀郡北上金山,如今隋军已经进了蜀郡,已经没有必要把兵力浪费在已成大隋内部之地的金山郡。
而在杨侗等候各军期间,由于张长逊阵亡之后,蜀郡玄武县和新城郡陷入兵力空虚的窘境,驻军于金山郡涪城县的程咬金攻破了玄武县,并率主力之师前来雒县与杨侗会师。
……
却说窦轨休息了一晚,精神也好了许多,次日清晨,他在县衙点卯完毕,正要分派任务之时,却见一名的斥候校尉大步走了进来,躬身一礼:“启禀相国,杨侗出现在了隋军大营。”
“杨侗?你能确定吗?”窦轨一听这话,惊得手中令箭‘当’的落到了地上,他倒不是害怕杨侗,而是没有料到,担任这支奇袭唐朝腹心之地的主将竟是隋帝杨侗,这并非说杨侗不可战胜,而是隋朝文武不可能答应杨侗前来冒险,然而他还是来了,这说明什么?说明杨侗率领的兵马绝对不会少,使唐朝的处境会艰难无数倍。
这名校尉答道:“确定了,卑职亲眼看见杨侗自隋军大营北门入营,营内隋军高呼‘圣上威武、大隋必胜’,声势十分壮观,这可假不了。”
这个消息令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难道这一次,又是百战百胜的杨侗在御驾亲征?
副将长孙顺德连忙说道:“相国,杨侗应该来前线鼓舞士气,而不是会御驾亲征,如果是御驾亲征的话,他应该先去兵力众多的资阳郡。”
“长孙将军说得很对,杨侗这次对益州势在必得,若非上半年黄河暴涨,恐怕他们早就杀进益州了,黄河水汛刚走,隋军便迫不及待的出兵,杨侗更是抵达这里,可见接下来将是一场恶战。”说话的是担任行军长史的褚亮,不过他这番话并没有什么价值。
窦轨听了,也不以为意,他见到行军司马苏勖正在沉思不语,便问道:“苏司马怎么看?”
苏勖拱手说道:“相国,卑职发现杨侗用兵极其诡异,从来就不是一对一、二对二这般简单,而是善于正面对峙,暗中以奇制胜,如果他出现在这里,卑职反而担心他的真正目标并不是在蜀郡,就像隋朝歼灭李密那样,真正的目标是在江都,而不是徐州。”
“苏司马此言差矣!”长孙顺德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李密并非是杨侗最初目标,他的目标就是拿下我们大唐的荆州,只不过是我们给他创造了偷袭李密条件,他才会转战魏国。本来按照和隋朝达成的休战协定,荆州是他去年就要拿下,结果受暴雨影响,不得不推迟到现在,苏司马怎能说他的目标不是蜀郡呢?难道出兵几十万只是开个玩笑吗?关键是当今天下呈现出出隋唐并存的局势,而隋朝外无强敌,他现在不来攻打大唐,还能打哪里?”
苏勖摇头道:“长孙将军误会卑职的意思了,卑职是说杨侗不光要夺取雒县,可能还有更深远的目的,比如说汶山、巴西、新城、遂宁等郡,他将我们牵制在此,吸引我军主力、朝廷精力,这便给了其他隋军在他处创造了条件。李靖前不久在正面战场上吸引了申国公高士廉的主力,结果苏烈却忽然杀出,这不就是隋朝上下最擅长的伎俩吗?”
“大家不要争辩了。”窦轨见两人大有不休不止之势,连忙摆手道:“不管杨侗有什么战略、什么计划、什么阴谋,我们还是要踏踏实实守住雒县,伺机夺回绵竹、玄武等县,不能让杨侗牵着我们的鼻子走。”
他看了众将一眼,又继续说道:“殿下也考虑到王伏宝、尧君素、尉迟恭、裴行俨、薛万均、苏烈、李靖、杜伏威、沈光等人对我大唐各郡县的威胁,所以在决定增兵雒县的时候,并没有当蜀郡隋军当成单独的存在,而是考虑了隋唐全局,对各处防线皆有了作战命令。我们现在只要考虑怎么夺回蜀郡全境,使成都城有了战略缓冲,那就是我们对大唐王朝的最大贡献了,其他方向的隋军不是我们首要考虑之事,那些隋军自有殿下统筹部署。”
“相国教诲,我等铭记在心。”众人无言以对,尽皆讪然而退。
“启禀相国。”这时,一名守将入内,行礼道:“杨侗让人在城外叫阵,邀相国叙叙旧。”
“叙旧?叙什么旧?他杨侗有何资格与我叙旧?让士兵谨守城池便可,不必理会他。”
窦轨昔日乃是隋朝资阳郡的官员,坐罪免官,李渊晋阳起兵之后,窦轨曾勾结关中的关陇贵族,想要趁着杨侑焦头烂额之时,抢在李渊入关之前拿下关中,事败之后,带着族人跑到渭南,直到李秀宁横空出世,吸引了关中隋军的注意力,他才借机占领渭南、攻克永丰仓,后来李渊入关,得授相府咨议参军、赞皇县公,唐朝建立以后,平定羌人叛乱,袭封酂国公。
窦氏现在虽然没落了,李唐王朝也如垂暮老人,但他乃是关陇贵族领袖之一,在天下还没有动乱之时,关陇贵族在大隋的分量可不少,便是杨广也要对他们妥协几分,可是当杨侗崛起后,不止一次惩治过世家门阀子弟,到了杨侗放出与世家门阀和解的假象,窦轨虽然没有派窦氏子弟前去洛阳拜会杨侗,可也让人试探过隋朝重臣的口风,只要窦氏能在隋朝获得一线生机,那么他们也可以当隋朝在唐朝的内应,在他看来,那是窦氏派系折节下交,并且是在帮杨侗。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隋第三世-第944章:李氏兄妹之決斷(求票)
谁知杨侗不知好歹,该抓抓、该杀杀,也让窦轨对杨侗观感降到极点,绝了降隋之心,一心一意当唐朝的忠臣。
其实不止是窦轨,天下所有世家子弟没几个不痛恨杨侗的,正是杨侗放出了‘和解’的假消息,使他们纷纷派人去洛阳结交隋朝重臣,结果‘和解’不成,反而使李渊疑神疑鬼起来,对他们大开杀戒,令他们失去了一切。
虽然杨侗猜到窦轨不会有好话,但两军交战的时候,主将跑出来先打嘴炮也是寻常之事,窦轨居然直接拒绝了,虽然在他本人看来是对杨侗不屑一顾,但这时候避而不见可就是示弱之举了。而且随着守将周护直接把窦轨的原话搬出来,顿时惹恼了杨侗身边众将。
“圣上,这窦轨狂妄无知、目中无人,咱们何必与他废话?末将请战!”阴明月、杨沁芳和罗士信、谢映登、薛万备、李大亮、程处默等将都是面色不善的看着城头唐军,纷纷朗声请战。
便是李秀宁的脸色也相当难看,虽说窦轨算是她的长辈,但她是个女儿身,迟早要嫁人,窦氏可没把她当亲人看。况且,她从李建成嘴里知道是窦轨放李世民南下,才导致宫廷政变的发生,要是杨侗打下益州以后,依照杨广和杨侗的意思,自己的父亲可以富贵终老,可就是因为看守门户的窦轨,才使李氏兄弟骨肉相残、父亲生死不知。
她不痛恨窦轨才怪呢!
“对方一句话就把你们激怒了,这可要不得啊。”杨侗自己反倒是没有放在心上,不管是李唐王朝也好,窦轨也好,都是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几天,没必要去跟一些将死之人计较什么。不过攻城器械现在还不到位,如果现在强取雒县的话,恐怕会折损不少将士。
“圣上!”英姿飒爽的李秀宁策马来到杨侗身边,长刀直指雒县一侧高山,说道:“雒县县城背靠山势,可派一支人马上山作为奇兵,自山顶居高临下的朝着城墙放箭,主力之师则从正面强攻,奇正结合,雒县肯定撑不了太多时间。”
为杨侗出点子,不是李秀宁有了情郎忘了爹娘,更不是她忘恩负义,不念姐弟之情,而是她知道李唐王朝早晚要被隋朝打倒在地,与其这么悬而不决,倒不如火速把战事推到成都城,这样反而能让或许还活着的父亲早点‘重见天日’,这于国于民、于公于私都有好处。要是把战事拖着,狗急跳墙的李世民在疯狂之下,极有可能让李渊和李氏的男男女女为他陪葬。
这也是李秀宁和李建成的共识,也是李建成出面和杨侗达成的默契,条件则是说服李孝恭降隋,要是李渊已死,那则由李建成露面,且以大唐太子的身份当众向杨侗投降,这也是能使益州迅速得到和平的最佳良方。毕竟作为“皇太子”的李建成都降了隋朝,厌战的唐军将士和老百姓自然不可能为李唐王朝效死到底,更不会与大隋安排的官员为敌,而是老老实实的接受隋朝整编、解散、治理。
杨侗和房玄龄、凌敬听了秀秀宁的建议,目光均是一亮,这倒是个一个不错的方法,当下杨侗点了点头,对李大亮说道:“此事便由李将军来负责吧。”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大隋第三世 碧海思雲-第944章:李氏兄妹之決斷(求票)看書
“末将遵命。”李大亮在众将艳羡的目光中,上前领命。
杨侗观看了山顶一会儿,又说道:“千名黑冰台战士之外,朕再给你一千精兵,你今晚趁着夜色带人上山,明天看到这边的狼烟,便向北城城墙发起进攻。”
“喏!”李大亮肃容一礼,接了令箭转身而去。
杨侗又率众查探了一番雒县的地形,这才率军退回军营。并与一众文武到中军大帐商议接下来的战役。
据被士兵寻来的本地几名猎人称:雒县有两条路可以通往成都城,一条大路便是穿过雒县县城的平坦官道;另外一条,则是没有名字的小路,相传庞统陨落的落凤坡便在这附近,这条路确实可以绕过雒县,直奔成都城而去,不过道路十分险峻,不但不能大规模行军,而且难以运输粮食,说是“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毫不为过。
“此条小路适合奇袭,要是我们把成都城的唐军尽数引到雒县,只需一师兵马由此小路绕过雒县,便可直击成都城。”房玄龄用一根木棍在地图上比划了几下,对众人说道:“不过此计甚是凶险险,一旦事先败露,且雒县未下,这支奇袭兵马必将沦为孤立无援的孤军,落下全军覆没的后果。”
“我军针对益州地形进行了长期训练,并且拥有各种攀山越岭的装备,朕认为值得一试,只要我军士兵出现在成都城下,那么李世民和李唐文武必然心惊肉跳,仓促之间,极有可能并干出一些利于我们大隋某支军队的昏招;只不过我们知道李世民和青羌酋长贺越古素来交好,然而时至今日,贺越古依然未见身影,可见李世民在蜀郡的兵马尚未尽出,所以此事暂时放下。”杨侗目前从地图上的小路看向点成都,继续说道:“当务之急,是要让李世民把能用的士兵通通调到雒县。一旦成都城兵力空虚,那就是我们的机会。”
雒县是李世民唯一能够防守的地方,这里虽然没有绵竹险要坚固,但对用成都城十分重要,杨侗又不能在雒县有大军驻扎的情况下绕过雒县去打成都,所以这雒县可以拿来当杨侗隋唐决战之处。
要是蜀郡之内的唐军尽数败在雒县,那么隋军到了成都城之后,不用发动大规模强攻就能把它轻松拿下。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