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7f2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鎮國天師討論-第425章 引戰突襲-g9nlr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
而梁金龙则不愧是纵横两广的枭雄人物,我们匍一动手,这家伙立刻有了感应,当即转动那把巨型的斩马大刀,扑将而来,口中大吼道,“好胆,竟敢上来送死!”
我心中并不畏惧,趁着对方扑来的瞬间,率先抢先而出,夺取了第一个倒霉鬼手中的武器,横刀一斩,与他相拼。
这人手中的武器,是一把两尺长的朴刀,虽然刀身沉重,但比起梁金龙手中那把几十斤重的斩马大刀,毕竟还是有着不小差距,双方刀锋碰撞在一起,犹如陨石撞击彗星,整个雪峰顶上都被金属交击之声占据。
然而我毕竟还是吃了武器的亏,上手那一瞬间,感觉无数恐怖的压力自对方手中叠涌而来,巨大的力量震得我虎口发麻,整个身体踉跄着往后倒退几米。
“换我来!”
见我受挫,多达喇嘛也是一阵爆吼,浑身刚烈的气场呼呼上涌,挥动铜棍,与那梁金龙再度交击,铜棍与斩马大刀碰撞,铮然有声,两人各自退后数步,脸色眼中都有煞气流露。
“嘿,臭小子,上次放过你们,居然还有胆上来送死,这一次定然不饶!”
这梁金龙倒是个狠角色,骤然遇袭,并不紧张,反倒在对峙两秒后再度出手,卷动大刀,展现出一段行云流水般的攻势,同时卷向我和多达喇嘛两人。
这家伙刀势沉重,势大力沉,而且走的是大开大阖的刚猛路子,刀锋一卷,立刻夹裹着雪片疾舞,以一敌二,倒也不落下风。
龍駒禁軍
我和多达喇嘛彼此合作,与他强攻了数招,见急切间拿不下这家伙,我赶紧对多达喇嘛道,“你先去对付其他杂鱼,这家伙留给我就行了!”
虽然是伏击,但我们的人手毕竟不够,而雁山十二杰还剩六七个好手,个个手段不差,光靠陈玄一一个人,显然难以将这伙贼人尽数诛灭,因此我必须将多达喇嘛给分出去,以求速战速决。
“好,你自己当心!”
多达喇嘛也瞧出了局势,并不废话,立刻抽棍爆退,转而协助起了陈玄一。
他这一走,就剩我一个人与梁金龙对峙。
雕塑人生 超帅肥仔
禦女心經 望月流珠
“竟敢瞧不起我!”这家伙一脸气愤外加羞恼,将那斩马大刀朝天一举,以一种力劈华山的姿态重重看来,怒吼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去死吧!”
面对着声势威猛的一刀,我却倒退两步,嘿然一笑,并不选择迎接,而是扭头边跑。
亡夫,別這樣 月下小溪
陽關調換誰遺世的笑 妃卿羽
他一刀劈空,在雪地中斩出两米长的口子,眼中凶煞气势浓重,赶紧提刀追来,大吼道,“小子,别跑!”
我也不急,绕着雪峰跑出了将近百米,将这人引到了战圈之外,这才扭身回头,对这家伙怪笑道,“现在好了,没人能打扰我们。”
“哼,看来你对自己很自信啊,竟然打算一对一将我反倒,这些年像你这么不怕死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
梁金龙并不蠢,自然晓得我想干什么,停下之后,便连连发出冷笑,大刀一竖,又要找准我怒劈过来。
“一对一?你想多了!”
我呵呵一笑,赶紧错步划开,避开这飞来的一斩,随即将左手平伸,一声低吼道,“小东西,上!”
唰!
極品心理醫生
噬神蛊立刻发出凶狠的嘶鸣,在空中拉伸出一团氤氲的光芒,眨眼之间,已经绕到此人身后,没头脑地一阵冲撞。
“居然还是个养蛊人,有意思!”
给我一张复活卡
然而梁金龙毕竟久经沙场,对敌经验无比丰富,虽然因为噬神蛊的出现而惊了一下,但手上却没有半分停歇,身体一转,斩马大刀带动回旋的压力,将噬神蛊果断劈开,随即横刀立马,对我不屑地吼道,
神医萌妃
绿茵奇迹 南宫默
“我还以为你小子能有什么绝技,原来想依靠伴生蛊来出奇制胜,简直做梦!”
一言既出,他刀锋一挺,银色匹练犹如飞虹,已经迫面而来,同时左手甩出一道符纸,那符纸表面金灿灿的,散发出一股诡异的气息,居然让噬神蛊感受到了一些畏惧,不敢贸然再靠近。
我则深吸了一口气,一计不成,还有二计,趁着梁金龙挥刀来斩我的时候,我将引妖牌一拍,一抹华光初上,在空中纠缠,凝聚出一道青色藤蔓,将那刀锋强行裹住,下一秒,一张娇嫩妩媚的小脸,也呈现在了梁金龙面前。
“嘿嘿,居然是个美妞儿!”
梁金龙满是横肉的脸上闪过一抹淫邪,嘿然狞笑道,“来得好,这雪峰冷得很,送给妹子给我暖暖被窝,倒是不错!”
说着,他松开执刀的手,变掌为爪,就要对准小彩的脖子紧扣上去。
这一击势在必得,气势也是凶悍异常,然而小彩是谁?这小狐媚子表面看上去柔弱无骨,但那傲娇的小身板里面,却隐藏着一头真真实实的母暴龙,见这家伙淫声、浪语,早就将眼眸眯成一条缝,粉拳一出,与对方硬撼在一起,“去死!”
砰!
两圈相叠,反倒是梁金龙惊呼一声,被小彩拳头中爆发的距离震得嗷嗷吼叫。
他到底还是吃了麻痹大意的亏,原以为这娇滴滴的软萌妹子,不可能具备什么强效手段,然而双拳一切,立刻发觉不对,临时变招已经来不及了,被小彩一轮快攻,死死地纠缠起来。
与此同时,噬神蛊也是蠢蠢欲动,直接把身体藏在雪地里,十分猥琐地靠近,只要这家伙露出半点空档,当即就要菊花难保。
梁金龙既惊且怒,这才发现一直显得不那么显眼的我,其实并不好打发。
在小彩和噬神蛊两方面的牵制下,这家伙腹背受敌,有点难受,赶紧将斩马大刀夺回,飞身一旋,强行将双方逼退。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一直在旁边冷漠观战的我,也舍弃了手中那把便宜朴刀,将双手一叠,结出一个大轮金刚印,对着他胸口印了上去。
这一击的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正处在梁金龙旧力用老、新力未生之时,迫使他不得不横刀来挡。
哐当一声,法印结结实实按在斩马大刀之上,巨力喷涌,震得这家伙脸色潮红,再度爆退。
然而梁金龙也不是善茬,虽然吃了一个暗亏,手中却不慌不忙,趁着倒退的时候,将刀锋斜划过来,切向我的手腕。
我急忙翻身后退,双脚一跺,狠狠插入雪地,梁金龙则在倒飞两米之后,一个鲤鱼打挺,快速站定了身子,紧了紧有些发麻的手腕,看向我的眼神,已经凝重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