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6y6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超級資源大亨 線上看-第810章 霸道總裁的傻白甜!熱推-h3nyy

超級資源大亨
小說推薦超級資源大亨
这次清醒后,昨晚发生的一切侯婷都记起来了。
如果老天爷再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
她还是会义无反顾地替吴骏挡下那两根袭向脑袋的撬棍。
“吴骏,你,你没伤到哪儿吧?那两个坏人呢?抓到没有?”
行走世間的神
侯婷嘴唇喏喏地动了动,首先关心的却是吴骏有没有伤到哪儿,然后是有没有抓到行凶的两名歹徒。
“没事儿,我好的很,连根汗毛都没伤到。”吴骏眼睛一红,然后耸耸肩装作无所谓的样子。
“我的两个保镖一直在暗中保护我,他们两个及时出现制服了两名歹徒,扭送到了公安局,这件事警局已经立案侦查……”吴骏虚实参半地解释了一下昨晚的事情。
重生末世之魔幻降臨 誰是作者
“你没事就好。”侯婷听到吴骏的话后,松口气,脸上的身前明显轻松了几分。
吴骏伸手拉住侯婷的手,一脸愧疚道:“婷姐,你怎么那么傻,当时那么危险,你为什么不赶紧躲开,躲得远远的。”
侯婷轻轻笑了笑,开玩笑说:“在你心里我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吗?”
侯婷脸上笑着,心里很开心。
她的手能感觉到吴骏手上的温度,两人第一次像今天这么亲密。
这更让她觉得,昨晚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侯婷突然一脸紧张地问道:“啊,对了,现在几点了!”
吴骏被侯婷突然一惊一乍的反应吓了一跳,抬手看了一眼手腕带着的手表。
修真界富一代 淡瓜子
“七点四十,怎么了?”吴骏一头雾水地看着侯婷。
“啊!这么晚了,我要迟到……”侯婷一掀被子要起床,奈何身子太虚,又跌回床上。
“婷姐,你刚做完手术不能乱动,需要多卧床休息。”
吴骏刚忙上前扶住侯婷,一脸纳闷道:“怎么了婷姐?有什么急事吗?我让人替你去办。”
—————
“我,我,今天我上早班啊,迟到了……”侯婷脸上一副焦急又无可奈何的模样。
吴骏闻言一愣,现在还是元旦假期吧?上什么班啊!
然后他想到了侯婷的职业,随即也就释然了。
逢年过节别人都放假了,交通广播主持人却还得有人坚守岗位给广大车友们播报路况之类的。
以前马思雨在交通广播那会儿,大年期间还得安排值班呢,侯婷在元旦期间上班儿一点儿都不奇怪。
不过,她都伤成这样了,吴骏说什么也不会让她去上班就是了。
没个十天半月的,甭想出院。
吴骏有些霸道地说道:“上班的事情先缓一缓吧,头上的伤没好利落之前不许出院。”
“可是……”侯婷一脸可怜地看着吴骏,神色中带着央求。
石门交通广播电台的工作,是她赖以生存的金饭碗,绝对不能丢的。
吴骏摆摆手,不容辩解道:“没什么可是,住院期间一切都是我说了算。”
“哦……”侯婷小声回应一句,没敢再提上班的事,神情就像个被老公训斥的受气小媳妇儿。
她还是第一次从吴骏身上感受到他这种,仿佛与生俱来的,霸道总裁的气息。
侯婷内心一阵着迷,瞬间从以往的大姐姐角色转换成了霸道总裁的傻白甜,小可怜。
看到侯婷的表现后,吴骏满意地点点头,这才像话。
“先喝点水吧,医生说你八小时内不能进食。”吴骏把早就准备好的葡萄糖水递给侯婷。
“谢谢啦。”侯婷结果吴骏递来的水杯后,咕嘟咕嘟地小口喝水。
吴骏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忍住,在一旁开口问道:“婷姐,你父母那边……”
侯婷手上的动作停顿一下,把水杯放下后,抬眼看向吴骏道:“这件事先别告诉他们了,他们都在外省知道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只会干着急。”
吴骏又问:“拿月姐和马思雨呢?”
侯婷现在受了这么重的伤,于情于理,吴骏感觉应该通知她最好的两个姐妹。
“我不想让她们担心。”侯婷看着吴骏很真诚地笑了笑,“月色和刘浩瀚去京都见家长,我知道这次见家长对她俩来说很重要很重要,关系到她们下半辈子的幸福,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因为我的事情让她分心。”
“前两天跟小雨聊天,剧组现在也正在忙着赶进度,甚至经常要加班,她的拍摄任务也很重,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又没有生命危险什么的,等过了这段时间再和她说吧。”
吴骏听完侯婷的一同分析后,叹口气,对她的分析很是赞同。
“猴年马月”组合里的三人什么时候都会为彼此着想,难怪她们三个能做成死党闺蜜。
想想也是,侯婷受伤住院这事儿要是让马思雨和月色知道了,两人绝对会不管不顾地搭乘最近的航班飞回来。
和自己的姐妹比起来,什么见家长啊,拍戏啊,统统都得靠边站。
“那行吧,这件事听你的。”吴骏在这件事上没有强硬,选择尊重侯婷的意见。
侯婷看向吴骏小心翼翼地问道:“我的手机还在吗?我想给单位去个电话……”
吴骏皱了皱眉,回想道:“好像是……好像是被带去警局做物证了。”
“啊?警局……”侯婷愣了一下,脸上的神情紧张了一下,她长这么大,还从没和警局打过交道。
吴骏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侯婷:“要不先用我的吧?婷姐记得你们台长电话吧?”
吴骏看到侯婷听到警局的反应后赶忙转移话题。
同时,他打定主意,两名歹徒死亡这件事更不能让侯婷知道,以免给她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嗯,记得电话,又麻烦你了吴骏。”侯婷接过吴骏的手机后,神色一阵抱歉。
吴骏晒然一笑:“你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借你手机打个电话又算得上什么麻烦。”
侯婷坚持说:“总之是谢谢你啦。”
“我出去买点儿东西,婷姐你慢慢打。”吴骏没有听人打电话的习惯,把手机解锁递给侯婷后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一会儿。
侯婷手里攥着还留有吴骏温度的手机,目送他走出房门后,在手机上拨通了她记忆中那个号码,方台长的电话。
嘟嘟嘟……
电话响了三声后接通了,对面传来一个无比热切的声音。
“哎呀我的吴总!您可算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我还以为您把我小方忘了呢!”
侯婷听到对面的声音后,一脸怔怔地看看手机。
这是平日里那个总是高高在上的方台长吗?
小方?
侯婷深深地怀疑,自己是不是拨错电话了……
“吴总啊,择日不如撞日,再加上又是元旦假期,我看就今天中午吧,石门客栈我请您,咱俩喝几杯,您务必要赏脸来啊!”
“吴总?”
向往之璀璨星光 满仓入场
方明锐对着话筒说了一箩筐,没得到吴骏一句回应,有些纳闷。
侯婷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号码,她很确认是自己记忆中方台长的电话,肯定不会错。
而且,听对面说话的声音也像。就是说话的语气不太像……
方台长在台里是一人之下众人之上的二把手,从来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冷淡模样。
侯婷在台里工作五六年了,还从没见过方台长和谁这么客气过呢。
就算是面对一把手韩台长的时候,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啊!
最让侯婷感到无语的是,电话那头说话的语气那么热络,然而,吴骏竟然没存人家的手机!
如果他存了这个号,也就不会只是显示一连串号码了,这就更让侯婷疑惑无语不敢确定对方到底是不是方台长了。
“咳咳……那个,请问,请问您是方台长吗?”侯婷神色有些尴尬地向电话那头确认一句。
“呃?我是方明锐,您是,您是吴总夫人?还是……我该怎么称呼您啊?”
方明锐听到侯婷的声音后一阵纳闷。
虽然侯婷因为缺水的原因,声音比以往的时候要沙哑很多。
但不可否认,哪怕是略带沙哑的嗓音,也是很好听的。
交通广播主持人的外貌可能很一般,很路人,但都有一副让人过耳不忘的好听嗓音。
侯婷听到方明锐误会自己了,赶忙解释一句:“啊,方台长您别误会,我是侯婷。”
“侯婷?是你!”方明锐听到侯婷自报家门后,语气中也满是惊讶。
本来,侯婷排队是今天早上七点的早高峰节目。
结果,早高峰节目都快播完了都没见到她人。
而且,打电话也打不通,人怎么也联系不上。
最后只能是按照旷工一天处理。
在石门交通广播电台,像侯婷这样一声招呼都不打就旷工的情况,绝对是史无前例的,所以方明锐还记得侯婷。
方明锐亲自处理的这件事,并且发出了处罚通知,要求全台员工引以为戒。
如果不是今天这件事,他一个高高在上的二把手台长,还真记不得侯婷一个小小的栏目主持人。
现在,这个自己刚刚发出的处罚通知的当事人,竟然主动给自己打电话了。
来到大唐的村
贵女凰尊
关键是,她用的电话还是连台长都把他当财神爷供着的骏亨集团吴总的电话!
今年,骏亨集团绝对可以说是石门交通广播电台最大的客户。
骏亨集团的大米,化妆品,白酒,以及一些农副产品全都在台里冠名了节目打广告。
从第一季度到现在,但是来自骏亨集团的广告费就超过了八千万,占全年总额的四分之一还多!
超过了广告费位于第二的李氏集团三千多万!
骏亨集团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客户!
吴骏这位骏亨集团老总,在石门交通广播电台绝对是很有分量的。
方明锐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家电台的主持人会用吴总的电话打给自己。
方明锐看了一眼通话时间,现在还不到早上八点。
难道是……
方明锐自动脑补出了吴骏和侯婷盖着一床被子趟在大床上的场景。
难道是自家的主持人上了搭上了吴总这条豪华游轮?
抱上了吴总的金大腿?
也不怪方明锐这么想,主要还是侯婷这个电话太惹人遐想了。
同时,也不能说侯婷心机。
她只是一个栏目主持人,平日里一心扑在自己的栏目上,想着怎么做好自己的节目。
她那里知道吴骏在方台长这儿这么大面子!
侯婷神色忐忑道:“是我,方台长,我是侯婷,今天早上的事情非常抱歉,我不找借口,接受台里任何处罚。”
“哎~不至于,不至于,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嘛!你在台里这么多年,平时里的表现是有目共睹的。”方明锐脑补完吴骏和侯婷的关系后,说话的态度立马就变了,变得通情达理了许多!
侯婷听得一脸蒙圈,什么情况啊,方台长这是转性子了吗!
方明锐继续道:“再说了,今天早上的事情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其他主持人替你顶上了,节目进行的很顺利,也没有出现演播事故之类的,要我说呀,这件事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以后注意就是了。”
“呃……那就,谢谢,谢谢方台长体谅了。”侯婷一脸懵圈地感谢方明锐一句。
“哪里,哪里,一点小事而已,不足挂齿。”方明锐笑呵呵道,“对了小侯,你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吗?”
侯婷稍微犹豫了一下,措辞道:“那个,方台长,我打电话给您是想跟您请个假,我身体不太舒服。”
她自然不会实话实说,说自己遭遇了歹徒袭击,现在正在住院。
这些事情没必要和方明锐说的那么清楚。
俗话说三人成虎,万一这件事传到台里,传来传去,最后就不一定传成什么版本了。
“哦?身体不舒服啊?那可得好好休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方明锐听到侯婷请假的原因后,又双叒叕想歪了。
“台长您先听我把话说完,我想先请一个月……”侯婷说到请假时间的时候,一脸无奈。
参加工作六七年了,她还从没请过这么长的假。
但是,现在的情况,她头部的伤,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
总不能脑袋上裹着纱布去上班吧?
被同事们看到自己当前这么可笑的模样,以后还怎么去台里上班啊?
“一个月的假啊……”方明锐听到侯婷请假的时间后,感觉她有点儿得寸进尺,让他有些为难。
不过,侯婷越是得寸进尺,方明锐越是笃定她和吴骏关系匪浅!
如果背后没有吴总撑腰,她敢跟自己这么得寸进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