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21x火熱言情小說 非洲酋長 ptt-第四百八十九章 奠基(三)閲讀-qobhc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非洲酋长
论坛嘉宾访谈环节,曹沫终于还是上台了。
以他的地位,他要是坐在台下冷眼旁听,哪个嘉宾坐到台上,能心无旁鹜的侃侃而谈?
曹沫坐到台上,也没有言语尖酸刻薄的针对谁,但也不讳言的提出建设芒巴-科托努铁路与发展几内亚湾滨海经济走廊的问题。
这个问题本身跟今天的议题,甚至跟勃索-卡特罗钢铁工业复合体项目并不冲突。
韩少荣他们不想听,却也没有办法阻止曹沫提出来,并引导一干人等讨论。
至尊股神 伊戈达拉
在七十年代中期,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成立时,就提出一份发展西非产业及经济的远景规模,芒巴-科托努铁路是几内亚湾滨海大通道建设的一部分;而勃索-卡特罗铁路是滨海大通道从德古拉摩沿奥贡河往卡奈姆东部腹地延伸的分支。
各国很早就想着先分段建设,然后衔接起来,将整个几内亚湾沿岸地区更紧密的联系在一起,更好的促进经济发展。
奈何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成立之后,各国政变、动|乱频频发生,一直到九十年代中后期,政局才陆续稳定下来,加上各国经济发展不均衡,侧重点不一,有关滨海经济走廊的建设规划一拖再拖,到现在都还没有从纸面上走出来,落到实处。
既然今天的论坛主题是谈西非经济产业发展,怎么都绕不开几内亚湾滨海大通道、经济走廊这一最为核心的问题。
占据整个西非地区近四成面积、逾四成人口的卡奈姆,向来以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的领导者自居——不仅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是卡奈姆最先倡导成立,早年以平息区域动|乱、维护几内亚湾地区稳定的西非维和干预部队,也是卡奈姆所主导力推。
德古拉摩作为是卡奈姆的经济之都,也是几内亚湾滨海大通道、经济走廊最重要的一环,真正将几内亚滨海通道打开,必然能大幅提高德古拉摩对周边地区的辐射影响力。
无论从哪个方面,卡奈姆国内都应该有意愿、动力,去讨论、推动滨海经济走廊的发展问题。
奈何卡奈姆国内经济的发展及结构,问题重重,早年又太过拼命的提了一些概念,最终都没有能力落到实处,后期自然也就偃旗息鼓。
魅影文森特的奋斗史
即便卡奈姆联邦政府有官员、议员不断的提及此事,但媒体及民间也羞于承接这个话题,更羞于放大。
除了推动建设芒巴-科托努铁路的迫切需求外,科奈罗能源也已经着手分段推动几内亚湾滨海跨境输电网的建设。
其目的及作用,都是为了打通几内亚湾沿岸滨海电力输送通道,将分散的、不成规模的区域电网连接起来。
曹沫自然就有立场,也有资格在这么一个公开场合,重提这个重大议题。
当然,曹沫今天也只是抛砖引玉,卡奈姆能不能很快重新有意愿作为领导者,去推动几内亚湾滨海经济走廊的发展,这是布雷克、奥乔桑、贝尔蒂奇、阿巴查等卡奈姆政坛新老人物所要努力、推动的事情。
他也不在明天布哈里总统的会见名单之列。
今天的论坛活动,还不是太正式,他临时插进来,梁远、陈如豪这些人还真没有资格驱散他。
不过,明天布哈里总统会出席活动,人员名单都是事先上报审核的,要临时加进去,需要事前得到总统办公室的审核、同意。
要是以布哈里总统为首的各方政要都积极推动,贝宁当局又愿意承担芒巴-科托努铁路建设的全部费用,这条铁路同时又将极大打开阿克瓦中北部资源输出的瓶颈——阿克瓦当局以及芒巴、克鲁诺、德雷克等地方都为这一瓶颈苦恼,赛维义家族就算对天悦再怀恨在心,也得慎重考虑一意孤行下去的政治风险。
访谈环节结束后,曹沫坐回到台下,又与驻贝宁大使彭闻声,跟中铁建副总经理季铭东,在角落里就芒巴-科托努铁路的规划建设细节进行探讨。
这条铁路不长,放弃更廉价、运力严重受限的窄轨方案,而照标准轨道建设货运专线,总投资需要六亿美元才能拿下来。
毒 奶
贝宁国力薄弱,很难挤出这笔建设资金。
最理想的方案是中铁建承建,贝宁当局背书,向国家进出口银行申请专项贷款;倘若这点有困难,曹沫也会极力以大西洋联合银行的名义,筹到相应的建设经费。
问题的关键,还是要赛维义当局不再对这条铁路的建设施以阻力。
中铁建能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关键还是要看国内对非洲的经济政治战略是否将西非地区摆放到一个更重要的位置上。
曹沫除了主要时间居留非洲,回国也跟官方接触甚少。
不要说曹沫,彭闻声作为驻贝宁大使,其实也是边缘化的官员,他对国内高层的全球经济政治战略设想,也是不及季铭东这些央企高层管理人员的。
“现在大力提倡产业发展走出国门,央企是急先锋,中土集团、中铁建、中矿等等现在都积极在非洲开拓市场,但具体涉及到芒巴-科托努铁路能不能得到外交政策的重点支持,我也说不好,我只能说回到国内,会先将这事提交到我们中铁建的高层会议进行讨论,看有没有必要进一步向上级部门汇报请示……”中铁建自然愿意在非洲多揽工程,但涉及到更高层的外交政策问题,季铭东肯定不能给曹沫打什么包票。
看着曹沫跟季铭东、彭闻声交头接耳的说话,韩少荣、余晋杰等人,心里当然不是滋味。
天悦在贝宁科托努炼油厂、钢铁厂、铜冶炼厂等项目同时上马建设,而芒巴-科托努铁路根本目的是要将阿克瓦的原油、铁矿及铜矿产区,跟科托努连接起来。
倘若铁路建成,天悦在科托努进一步加大钢铁厂的规模,实际上就是要芒巴-科托努之间,复制一个勃索-卡特罗钢铁工业复合体的翻版,将对他们构成直接而激烈的竞争,他们心里怎么可能是个滋味?
“咦,走了?!”董成鹏跟梁远低声说了一会儿,再侧过头看曹沫那边,看到那边的座位已空,而坐到后一排的张朝阳也已经离开,确信他们已经离开现场。
“这瘟神走了也好!”韩少荣不得不承认,曹沫离开后,他也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
…………
今天会场的安保措施,虽说没有布哈里总统明天到场时那么严重,但武装保镖及车辆进出还是受到很大的限制。
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周晗、斯塔丽带着工作人员,都就入住在附近的另一家大酒店里,没有与曹沫一起赶去现场。
张朝阳除了要负责钢铁厂项目他负责主持外,芒巴-科托努铁路前期主要也是以铁矿石运载为主,项目具体的规划设计以及各项推运工作,也是以他为主,作为天悦代表参与进去。
所以他跟曹沫同行赶往现场。
从会场回到他们下榻入住的酒店,曹沫跟等候在这里的阿巴查、奥乔桑说了一会儿话。
阿巴查、奥乔桑他们不会参加明天的奠基典礼,但总统布哈里到奥约州后,会安排晚宴跟地方上的名流政要进行会晤,他们是专程为这事赶到卡特罗来。
到时候张朝阳也会陪他们留下来。
倘若布雷克、奥乔桑在跟布哈里总统提及芒巴-科托努铁路项目之后,布哈里总统对此有兴趣,张朝阳则可以负责对项目筹划情况进行更为详细的介绍。
安排好这些事后,曹沫就乘车离开卡特罗,赶在天黑之前先回到隆塔。
坐在车上,曹沫从周晗手里接过一叠照片资料,从中找出奥瑟弗.斐杰姆身边的两名助理,说道:“从这两人身上挖起!”
之前所搜集的资料,很明确指向奥瑟弗.斐杰姆是埃文思基金会负责安全力量及对外联系暴乱、海盗势力的关键人物,但注意力都锁在他的身上,想要搜集埃文思基金会暗中扶持海盗暴乱势力、策划种种凶杀袭击的证据,是非常困难的。
奥瑟弗.斐杰姆是埃文思基金会的核心高层,衣食住行以及人身安全都受到严密的照顾,外人很难接近,监听、监视措施也很难安排下去。
不过,奥瑟弗.斐杰姆身边那么多的工作人员,必然有人专门协助斐杰姆处理相关事宜。
曹沫现在所做的,就是这几个关键、接触到或者说接触过埃文思基金会核心机密的工作人员甄别出来,由塔布曼安全顾问公司安排人手,或对他们进行监视,或接近他们,也许能更容易找到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