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svg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笔趣-369 掃把,能克敵?讀書-2abvn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重启大宋:从科技兴国开始
临潢府城龙眉宫内,完颜萍的脸上如同罩了一层严霜。
她抽出的腰刀垂下滴滴鲜血。
“海冬青再有闪失,他,就是下场!”
完颜萍扔掉腰刀,当啷一声,将跪着的四个人吓得一哆嗦。
完颜弼走过来道:“拖下去。”
跪着的几个人慌忙起身,将倒在地上、汩汩流血的人拉了出去。
“基本上可以确定,宗舒就在汗乌拉山。米花、米咕噜已经与族人汇合,宗舒肯定与他们在一起。”
完颜萍说道:“包围汗乌拉山,冲上去,抓住他们!”
完颜弼说:“奚人擅做车,不擅作战。抓住他们,不成问题。只是夹山战事正紧,恐抽不出太多兵力。汗乌拉山并非孤立,包围起来需要兵力太多。”
完颜晟交待过,让完颜弼听命于完颜萍,配合抓住宗舒。
从内心讲,完颜弼只想在更大的战场去展现实力,并不想上山。
要知道上山就意味着下马,还要面对随时出没的虎熊狼蛇等动物。
“而且,海冬青的丢失,并不代表米花就在汗乌拉,也有可能是其他奚人所为。”完颜弼分析道。
完颜萍今天登上明楼,正好看到了远处山上直直上升的狼烟。
完颜晟十分奇怪,这山上怎么会出现狼烟?
点狼烟的,都是有了紧急军情才会有,难道是金人上山抓奚族人?
随后,就有人报告,五只海冬青在汗乌拉山上消失了。
完颜萍立马想到了米花。
奚族人之中,只有米花会捕捉、驯养海冬青的方法。
十年间,米花为好驯养了几十只海冬青。
这五只海冬青,还是米花亲自驯养的。
完颜晟也不同意马上出兵,毕竟拿下辽国,才是当前最紧急的事。
万一海冬青是去觅食了呢。
四天了,汗乌拉山每天都会升起狼烟,总会有一到两只海冬青沿着狼烟掉下去,而后再也没见飞起来。
接连四天,完颜萍的海冬青一只都没有了。
完颜萍一气之下,又挥刀斩了一名手下。
看着远处,白雪茫茫中,一片片白桦林如同细针一样印在其上,好一种风景。
此时,完颜萍却无暇欣赏,而是陷入了沉思。
一定是宗舒这个混蛋!
如果不是宗舒,米花绝没有这么大胆子与自己作对、与金国作对。
对于奚人而言,能够退到山上、躲入林中就很不错了。
米花这么做,等于是给奚族带来了灾难性后果。
奚族在山上的几千人,根本不足为虑。
可是,奚族一旦有了宗舒的加入,就如虎添翼,甚至产生质的改变,绝对能闹出大动静。
至于是什么动静,完颜萍也猜不出来,毕竟宗舒的思维异于常人,让人很难猜到。
怎么办?是冲上山去,还是等他下来?
想一想他手中的武器:吹针、天雷地火,在山上施展开来,更是防不胜防。
两个青楼已经开好了,宗舒也没有来。
其原因,不是宗舒不想来,而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城里有青楼。
去年,宗舒带着他所谓的“商队”就来过这里,在这里还住了一夜,他都没有去找青楼。
可能,宗舒认为在北方不会有这样的场所。
只要宗舒知道这里有诱惑,就一定忍不住下山寻乐子。
等了几天,又一个消息传来,前几日山上有人下来,购置了炉子、台子、钳子、锤子。
几人当中,有一个会说朱里真语,其他几人一言未发,像是大宋来的。
在临潢府城,汉人住在南面的汉城里,他们都是从辽时就搬到这里,彼此都很熟识。
这几个大宋人,却是生面孔。
完颜萍终于确定了:宗舒的人正和奚族在一起,正躲在汗乌拉山上。
宗舒购置这些东西,很明显就是为了打造铁器,他从不用弓箭,用的是吹针。
咒缚师
不用说,宗舒是要打造铁针。因为他的针已经用光了。
但问题是,奚族人不会打铁,难道宗舒要亲自打吗?
一旦宗舒有了针,在山林之中就占尽便宜。
稳妥起见,还是等宗舒下山再说。
宗舒这混蛋,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人,他在山上,根本耐不住寂寞。
中共党史珍闻录
那就比比耐性,看谁先沉不住气!
只是,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抓到并驯养成熟的海冬青,就这么没有了。
这么多年的心血,全都到了宗舒这混蛋手里,实在是心有不甘。
完颜萍摸了摸前胸,硬硬的,还有,那是宗舒送给他的瓷胸罩。
还有他送给自己的那本《稻书》和稻米种子,这混蛋,肯定是贪恋自己的美色,想,呸,想得美!
……
汗乌拉山,奚族人的营地之一。
这是奚族人撤到山中最早的一个营地,其他两个营地也在宗舒的指导下紧锣密鼓地建设。
山上全是树林,建营时砍伐了一大片,这可以让奚族人怀念在草原上抬头见天的日子。
每天,奚族人还保持着过去的传统,燃起篝火,跳起舞蹈。
今天更是值得庆祝,因为,金人的海冬青已经被全部抓住。
不仅如此,还多捕获了几只野的海冬青。
现在米花手里共有二十五只海冬青,相当于后世的两个排。
完颜萍没有了海冬青,宗舒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回大宋了。
只是现在奚族人的训练正到了紧要时候,营地还没有形成三角支撑,山林立体作战网络还未形成。
梨花落尽相思泪 红袖1996
如果现在走,万一完颜萍发了狠,要坚决干掉奚人,米花和米咕噜就真完了。
好不容易在这里找到一支反金的力量,就不能让其轻易消失。
“敌后抗金根据地”,这是宗舒埋在这里的一颗钉子,紧紧地契在金国的心脏里。
米花正在组织人清扫昨夜篝火留下的灰烬。
宗舒忽然冲了过去,从米花手中夺下扫把。
众人都呆了,李少言也愣了,宗舒这是发什么神经呢?
不让米花扫地,不想让米花累着,这不是我李少言该做的事吗?
米花是我老婆!轮得上你来心疼?
宗舒拿起扫把看了起来,痛心地说道:“这扫把,你们居然,居然,用来扫地!简直是暴殄天物!”
原来,宗舒不是心疼米花,而是心疼这个扫把!
“舍予,扫把,不就是用来扫地的吗?不扫地,还能叫扫把?”
“少言,扫把,可以克敌。扫把,是用来扫除敌顽的,不是用来洒扫庭除的!”
宗舒的解释让李少言更加迷糊,扫把,可以扫除敌顽?可以克敌制胜?有没有搞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