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e2c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txt-384、【崖上浮生閒】鑒賞-ca8di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虽然修行人理论上不缺时间,但是大劫当前,方长却连农闲时间都没有。
奔波了整个冬日,再回到仙栖崖,他发现这里并无多少变化。
崖上的栈道、殿、池塘、篱笆、窑炉、工棚、山洞、灵剑泉、浣花溪,还有药田、花田、农田,甚至崖边的大石和茶树,以及大石旁边倒扣着的那艘船,都和自己离开时一模一样。
气温回升,冰雪消融。
山间的流水变得茁壮起来,山里的草木苔竹重新变得翠绿可人,各种小动物们也到了春天,开始繁衍后代。鸟儿在空中穿梭,捕捉着从土里钻出来渡过了冬眠的虫子,带回去喂给巢里的雏鸟。
方长带着从竹林里面挖到的春笋,走上台阶,打开了尘封数月的殿门。
前面的银杏树已经重新泛绿,殿前空地包括石头桌椅上面,布满了落叶与灰尘,方长准备一会儿出来打扫一番。
拔开无名殿的木棍门闩,方长走进屋里,将背后的灵泉剑解下挂在墙上,将背后的双肩包解下放在床尾,将腰间的葫芦解下放在床头桌上。
妖倾天下陌路悲歌
而后他不铺被褥不除衣物,直接躺了上去。
暖玉床十分光滑温润,内里灵气十足充沛,躺起来感觉十分好,远超过这段漂泊时间里,他经历过的任何一家客栈的床。这是他在后山掏挖山洞时候,挖到的整块玉石切削而成,若是放在人间,堪称无价之宝。
直到半下午,方长才从床上起来。
去北方之事并不需要着急,他隐隐感觉到,只要跟随自己内心直觉,就能找到最合适的出发时机。
现在么,春耕是首要事务。
他走进崖上的密林中,找到了去年自己放养的三支鸡,抓将回来关进鸡舍里面,顺便捡拾回来一批鸡蛋。只可惜现在并不是吃蛋的时候,因为两只母鸡正在抱窝,他只好将鸡蛋摆进鸡舍里,把母鸡也装进去。
从工棚里取出工具,先将崖上前前后后里里外外打扫一遍,待尘土落叶枯草都被扔进灰坑之后,方长才停下手。
天色已晚,霞光漫天。
方长的目力很好,他能够看到山下远方村落里的缕缕炊烟。倦鸟归巢,疲兽返窠,春日新生的草丛里面,虫鸣声渐渐多起来。他没有用除垢术,而是走到碧玉塘边,洗了洗手,接着到厨房里面开始忙碌。
食材是不缺的,仙栖崖上面积广阔,他开的地并不少,所以之前他收获的粮食有很多,有粟有豆,有自己起名叫地豆的植物块茎,还有暂时没法处理食用的麦子,以及酿酒用的高粱米。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而地窖里面储藏的猎物也很丰富,如腊肉、风干鱼、风干鸟等,还有采集和种植的干菜、坛罐里面的腌菜。
当然,春日里的云中山从不缺吃食。
方长上山时候,已经顺便路过了竹林,采了些笋。
令他意外的是,当年在竹林里面偶然碰到,后面却无影无踪的一根竹精,又出现在了竹林里,还是那副鹤立鸡群的模样,高出周围同类们一大截,而且还要粗壮上许多。
方长随口打了个招呼便离开,对方显得很木然,只是微微动了动,并未回应,也未对方长采笋这种行为有什么表示。
除此之外,仙栖崖周围的密林里面,有春雨后冒芽的蘑菇、木耳、蕨菜,还有几十种新鲜野菜,他也随意选了些,或焯水凉拌,或炖煮煎炒。
厨房的碗橱里面有不少自己烧制的碗碟,他仗着修行人手脚麻利,在太阳彻底落下去之前,于无名殿前空地的石桌上面,摆了慢慢一大桌。
而后方长回到屋里,拿起床头桌上的葫芦,重新走到外面。
气温回升,夜里已经不那么凉了,倒是天空依然清澈。
月色很好,月亮很圆很清冷,其光芒如水银,倾泻在大地上、倾泻在群山中、倾泻在仙栖崖上、倾泻在石桌表面、也倾斜在酒杯中的酒里。
方长没有坐石凳子,他仰躺在藤椅上,缓缓地用餐饮酒。
顺便回忆这段时间自己的行动,自己在天下的见闻,再思考思考大劫之下,人间的大势。当然,这些对此时此刻的方长来说,影响都不大,因为他下山和入劫,其实都是顺其自然、随心而行,并无多少值得反思之处。
入了修行之后,方长并不会有醉意。
酒酣之时,桌上的菜肴也已经接近见底,他从躺椅上坐起身来,看了看周围。
这里别的都很好,但是夜晚时候,若没有天上月亮,有些缺乏照明。
回头可以用青铜铸造、亦或是使用石头雕刻几个铜灯笼或者石灯笼,放在台阶下面,给夜晚照个亮。
虽然自己夜里也能视物,但是待在充满光明的地方,终归是会更舒服些。
…………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方长便从暖玉床上爬起来。
叠好有些旧的被褥,他走到崖边,去早课石上坐着,看天边日出。
由于修行渐深,他现在无时无刻不在运功修行,早已经无需在此做早课,修行进步只需要等待机缘,待福至心灵时候,悟道进行突破就好。
但是坐在崖边看远处日出,真的很美。
先是东方发白,偶有的几丝云霞也变得绯红,然后一点明亮跳出地平线,刹那间便成为了天上最醒目的位置。接着它的范围越来越大,终于一轮红日挂在天空,地上也开始越来越暖和,草尖儿上的露珠折射着七彩光芒,在阳光下渐渐消融,升华不见。
方长看了看崖边几颗茶树,准备在耕种之余,将其采摘下来晾晒,顺便再用之前在去南疆路上学到的手艺,将其好好炮制一番,应当会有更好的效果。
烧热铜板做了几张煎饼,卷了些菜叶当早餐,方长去工棚取了工具,准备开始一天的劳作。
对他来说这很轻松,权当对身心的放松。
还好他之前给自己铸造了许多合手的农具,虽然崖上同时有着农田、药田、花田,但侍弄起来并不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