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fx3p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無限召喚:碾壓諸天萬界 txt-第332章 一人一槍一馬獨戰三十萬相伴-6eqck

無限召喚:碾壓諸天萬界
小說推薦無限召喚:碾壓諸天萬界无限召唤:碾压诸天万界
王国皇城外百里之处,此时此刻姜黎已经来到了这里,骑上汗血宝马悠哉自得,看似行进很慢,然而速度却很快,走过一片峡谷之后,姜黎缓缓的停下脚。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看到前方一道黑衣人影站在前方的山坡上,姜黎心中或许猜到了一点什么,但是不敢确定,因为此次来人的黑衣人和自己之前见到了黑衣人气息完全不同,可以说眼前的黑衣人强大的气息丝毫不比沈家的高手弱。
“姜黎,久远大名今日终于所见,此乃在下一大幸事也。”
黑衣人缓缓的转过身来,虽然脸部被黑布所遮挡,但是姜黎却可以看得到那一双眼神之中充满着强者的气息,仿佛黑袍之下隐藏着一头猛虎一般,姜黎缓缓的紧紧握了一下战马的缰绳。
“尔等到底是谁?居然知道我姜黎的名号,想来应该知道我姜黎的强大。”
姜黎缓缓上前,距离越来越近。
“哈哈!不必紧张,在下并非敌人,而是朋友。”
“朋友?朕可不记得有你这么一个朋友。”
虽然眼神之中充满了疑惑,但是内心里面的防备加强起来了,虽然姜黎心中知道自己绝对在几个回合之内便可将此人拿下,然而,在这异国他乡有着很多的不确定因素,万一这里面是埋伏呢?
或许这个黑衣人感受到了姜黎的谨慎,也是呵呵一笑,缓缓的朝着姜黎走来。
“陛下还请放心,在下绝对不是敌人,恰恰相反,在下是来帮助陛下的。”
看似语气轻松,但是姜黎也是大吃一惊,看来此人已经完完全全掌握了姜黎的行踪和一切信息了。
“帮助朕?如何帮法?”
上一次姜黎前往皇城闹得路人皆知,很多势力知道姜黎的情况完全不奇怪,甚至姜黎也明白很多势力在暗中关注自己,也在观望自己和王国之间到底会是怎么一回事儿,到底鹿死谁手?
“自我介绍一下,再下来是白虎王国的负责人,至于再下背后的势力,我想陛下已经猜到了。”
姜黎嘴角微微一笑,
“是吗,王国的其他势力可是不少,不知道你又是哪路神仙。”
“看来陛下对在下还是不相信呢,在下的手下已经两三次接触过陛下了,而且暗中也帮过陛下不少次,如此想来陛下还不知道在下是谁吗?陛下你可莫要装作愚钝,你我心中都是明白人,何必如此呢?反而弄得大家都不畅快。”
双方对话说到这里,所有人都明白了,但是也是心照不宣。
“既然你们知道我来王国的目的,那么也应该知道这一次十分危险,完全不比上一次,上一次朕前往王国逃出来之后也算是万幸,此次说不定就没有上次那么幸运了,阁下居然还愿意出面帮我,难道就不怕连累身边众人吗?”
姜黎看了一眼四周,随后又看着黑衣人。
“再者,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此行事关重大,你可知晓其中关键,一局走错全盘皆输。”
黑衣人呵呵一笑,继续朝前走着,同时缓缓地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衣袋之中,姜黎见状之后立刻戒备起来了,然而却看到黑衣人缓缓的拿出了一封书信。
“在下知道陛下不愿意相信我们,陛下心中也有猜疑,虽然在下也多次出手帮助过陛下,然而仅仅只是杯水车薪罢了,不足为虑,也正因如此,陛下对于我的不相信可以理解,但是这封信所写之人我想陛下绝对会相信。”
黑衣人走到姜黎面前的时候,双手将信件呈了上来,姜黎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接,而是缓缓的看着眼前的黑衣人,说实话,姜黎也在察言观色,也在观望也在想象。
“还请陛下莫要多想,在下是否真心相助陛下,请陛下看完信件之后,必定一目了然。”
姜黎心中半信半疑的伸出了手,将信件拿过来了。
“什么?怎么会是他?”
姜黎双眼瞪的老大,这封信件笔迹和长琴王的一模一样,而且落款也是长琴王,其中已经提到了姜黎这一次任务艰巨,要求他们务必帮助姜黎完成,帮助姜黎营救南宫烈。
“呵呵,看来这件事情在帝国那边也是闹得风生水起呀,没想到长琴王居然亲自书写一封书信过来,这倒是让朕意外之喜呀!”
“想来陛下现在应该可以相信了吧,在下就是长琴王背后的势力,长琴王既然写出书信一封交于再下,那么长琴王对再下必定是十分信赖,因此还请陛下莫要心生猜疑,在下此次前来不求回报,只求真心实意帮助陛下一把。”
姜黎这才缓缓的放下了心中的戒备,对着黑衣人缓缓的说道,
“朕此次前来营救自己的岳父,同样也是以为了营救自己的北伐大将军,想来王国皇室早已有准备,此次前去毕竟是九死一生,又或者说十死无生,你们明知如此还要插上一脚,难道不怕背后的势力被连根拔起吗?”
既然知道了此人就是常琴王背后的势力之一,虽然心中放下了警戒,但是还是感觉到不安。
“要知道沈家的势力不比你们差,如今沈家已经掌控王国,沈家所有的实力都搬出了明面上来,你们确定真的要帮忙吗?”
黑衣人双手抱拳,对着姜黎简单的行了一礼。
“陛下,既然上峰有令,在下必定是百分百遵从,沈家的强大我又岂能不知,而且我们对沈家的了解绝对超过了陛下对沈家的了解,不瞒陛下,此次帮助陛下,我们的确是冒了很大的风险,我们也做好了准备随时迎接暴露的后果。”
姜黎心中也是诧异,没想到对方知道这件事情十分危险,居然还敢前来帮忙。
“哈哈!你这话我相信一半,但是另外一半我却不相信,”
“陛下所指另一半是?”
姜黎缓缓直了直身体,霸气隐隐的显露出来。
“俗话说无利不起早,你们如此甘愿冒着极大的风险前来帮忙,朕绝对不会相信你们不所图,你我都是敞亮人,把话说明白吧,免得到时候产生误会从而出现刀兵相见。”
黑衣人也是一愣,随后猛然哈哈大笑,
“哈哈哈!久闻姜国陛下不但拥有万夫之勇,而且为人豪爽,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既然陛下都如此说话了,怎么在下也就不客套了。”
黑衣人浑身气息猛然一变,变得十分严肃。
“俗话说雪中送炭好过锦上添花,既然陛下把话挑明了,那么在下也就不噎着藏着了,我们背后的势力早已关注陛下很长时间,得知陛下雄才大略,有征战天下的雄心,也正因为如此,上峰已经传达命令全力帮助陛下施展抱负,完成陛下终身壮举,事成之后只需帮助我等灭掉沈家便可。”
姜黎听到也是大感意外,虽然长琴王背后的势力和沈家有仇有怨,但是没想到仇怨居然达到如此地步。
虽然眼前的黑衣人没有说明白具体是什么仇怨,但是姜黎心中知道如此仇怨,比之杀父之仇都不为过,否则为何甘愿如此屈尊帮助自己呢?
“是吗?你说这话我可不敢苟同,天下之大,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真正恒古不变的是利益,沈家势大的确和朕,有仇怨,但是这个仇怨并非无解,只要利益足够挣,又何必要向沈家发难呢?”
黑衣人听到姜黎的话之后并没有感觉到意外,反而哈哈大笑,也没有丝毫的生气。
“看来陛下还是不相信我等啊。”
“是啊,单单凭借长琴王一封书信就让我姜黎肝脑涂地,世界上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你说呢?”
黑衣人也明白,如此大事,岂能是三言两语便可定夺的?但是今天已经挑开了话题,那么多多少少都要让姜黎知道一些。
“陛下!难道长琴王没有对你说过什么吗?想来陛下和长琴王的关系,应该不至于连这么一点信任都没有吧。”
“呵呵,关系归关系,但是有些事情不能因为关系就可以答应的,刚才已经说了,天下之大,唯有利益是很古不变的,再者说了,长琴王虽是头脑精明心思活跃深谋远虑,但是毕竟乃是一介女流之辈,这让我将某人无法真正的相信呢。”
姜黎依旧在试探,对方同样在试探,可以说双方此时此刻虽然表面看似平稳,然而实则都在进行攻击,都在心理上进行攻击。
“陛下言之有理,长琴王的确是一介女流之辈,然而就因为一件女流,却完完全全牵住了帝国的动态,否则陛下击杀雪亲王,闹得的王国沈家天翻地覆,那么帝国为何不派人前来呢?这一切的功劳可都是长琴王的,如果长琴王不在帝国周旋,那么陛下的国度恐怕早已经沦陷啦。”
的确,黑衣人说的话很有道理,从目前发展的事态来看,姜黎也明白事情的确如此,但是依旧不能让姜黎完完全全的对长琴王放下心来。
姜黎对长琴王背后的势力基本上是不知分毫,知道有这么一个势力,但是这个势力背后是谁,他为什么存在,姜黎完全不知。
但是恰恰相反,沈家在这个世界上的势力,摆在了明面儿上的,姜黎虽然不能了解核心的东西,但是在明面上大概也猜得到一些。
相比长琴王背后的势力来说,沈家反而让姜黎更加放心,虽说和沈家有一些矛盾,但是姜黎却知道如何去应对。
可是面对长琴王背后的势力,姜黎就完完全全不知道了,长琴王背后的势力隐藏的太深了,几乎是不露马脚,如果不是姜黎偶尔得知,恐怕还真的察觉不到原来在自己的国度里面,居然还隐藏着长琴王背后势力的分支。
“你说的不无道理,在此我要多谢长琴王了,但是即便是长琴王不帮助周旋,朕的国度也一样不会被沦陷,朕的强大你们根本不了解,虽说朕现在看上去弱,但是要论战斗力,朕绝对不会怕王国,就算是帝国军士来了,朕也有一拼之力。”
姜黎说话十分平淡,眼前的黑衣人也是处若不惊,至少表面上如此,然而内心却是惊涛骇浪。
虽然姜黎没有明白说他自己强大到何种程度,但是根据姜黎刚才所说的话,以及姜黎之前在王国所造成的轰动来看,恐怕姜黎还真有那个可能。
当然了,这仅仅只是可能,精英军士和高级兵种每一个坎儿都是一到天堑,几乎是无法逾越,这道天堑是长久以来几代人的努力之下,或者是几十代几,甚至百代的人努力之下才构建起来的,
“陛下神勇无敌,手下军士仿若豺狼虎豹,堪称虎狼之师也不为过,陛下手下的战斗力强悍无边,再下也是亲眼见识过的,对于这一点,陛下说的在下十分认同,然而帝国军士十分精锐,个个都是殿堂级别,虽然陛下不惧帝国,但是短时间之内却无法和帝国真正抗衡。”
黑衣人说的平淡,姜黎也是缓缓听着。
“如果给陛下足够的时间,那么别说陛下对战帝国了,即便是吞掉帝国,陛下也可以做到,可是眼前如果没有长琴王给陛下周旋争取时间,想来陛下空有一身报复,同样无法发挥出来。”
说到这里,姜黎看着黑衣人缓缓的说道:
“所以你们就想方设法的帮助我让我强大起来然后吞并王国,吞并帝国,甚至王朝,以此帮助你们灭掉沈家,从而成为你们手上的一把刀,我说了对吗?”
姜黎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黑衣人,虽然表面十分平静,但是内心却是开始生气起来了,姜黎合曾何时被别人当枪使过了?
白虎王国的陛下把姜黎当成枪头用过,然而却死掉了,如今又冒出这一群黑衣人想来把自己当枪使,姜黎肯定是百般的不愿意。
“哈哈哈!陛下言重了,刚才陛下不是说了吗,天下之大,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唯有利益才是恒古不变,上峰也绝对没有把陛下当成枪来用,也没有这个想法,仅仅只是想在参天大树之下徐徐图之,灭掉沈家而已,陛下莫要多想。”
姜黎看着黑衣人,沉思了片刻之后。
“刚才你也说了,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唯有利益才是恒古不变,如果你我和二唯一,那我能得到什么?我总不可能白白的帮忙给你们吧。”
“陛下此言诧异,并非你我合二为一,而是陛下和我们双方是合作,互惠互利。”
姜黎也是感觉到了一丝疑惑,又或者是其他的想法,总之一种莫名的冲动在姜黎心里面缓缓的升了起来。
“如何合作,如何互利?”
“哈哈哈!陛下你尽管按照你的宏图霸业尽情施展,在陛下目前弱小的时候,我等在背后保驾护航,陛下所攻下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国度都归陛下所有,只需陛下强大起来之后,联合我等灭掉沈家,如此一来,我们达到目的,陛下也达到目的,双方合作互利互惠,岂不快哉!”
从姜黎听到之后,一拍大腿,
“说的好,互惠互利,岂不快哉,此话果然妙哉呀!但是我为什么要跟你合作呢?我连你们到底是谁都不知道,我如何合作?”
“哈哈哈,陛下想太多了。”
黑衣人给姜黎行了一礼,对于姜黎刚才所说的话并未生气。
“朕不得不想多啊,对你们完全不了解,如果贸然和你们合作帮你们灭掉沈家这头猛虎之后,万一给我的国度招来了群狼又该如何了?引狼驱虎如此蠢事,朕是不可能做的。”
语气平淡,但是却透露着一种威严,黑衣人原本缓缓的心态在听到姜黎这句话的时候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了。
也在这一刻才明白姜黎真正所担心的是什么,心中忽然感觉到姜黎并非自己表面上所了解的那么简单。
原本以为姜黎的心机已经很深了,可是没想到居然深到这种地步,姜黎不但想到了会把沈家帮他灭掉,更想到了他们是否会对姜黎锦卸磨杀驴,唉,在这一瞬间,黑衣人想了很多,最后缓缓的伸了一口气。
“本以为陛下年幼,没想到陛下如此老谋深算,在下佩服,陛下之所担忧,在下心里明白,但是陛下的担忧,已经超出了在下的能力,无法回答,还望陛下给上一些时日,容在下回禀上峰之后再做定夺如何。”
“如此甚好。”
黑衣人缓缓的行了一礼,
“陛下!既如此,不妨对于我们这一次合作来看一看双方的诚意,若陛下愿真心托付于我们,那么在下必定不会让陛下失望,此次合作如果真的完成,那么想来上峰必定会给陛下满意的答复,到时候陛下心中的疑惑也可以得到答案,陛下你看如何?”
姜黎脸色平淡,但是心中终于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废了这么多话,说了这么多,无外乎就是为了确保这一次让他们配合自己百分之百的安全,让他们不会心生二心而已。
姜黎虽然知道自己可能想的有些多,但是这一次带来的山猫营可是自己真正的班底呀!虽然山猫营比不上系统的那些很多军士,但是这个是自己组建军士当中最强大的一支,也是潜力最牛的一支。
“好!既然双方都是奔着一个目的而来,而且足下已经展露了如此诚意,那么朕岂能让足下失望呢,”
“但凭陛下吩咐,在下舍身忘死定当完成。”
黑衣人深深的给姜黎行了一礼。
“那好!朕要你们在皇城找到一处密道安全的送朕的军士离开皇城,朕和皇城军士展开大战之后,皇城四周必定会封锁无法逃离,必定会被王国的百万大军围的水泄不通,如此一来,朕的军士将无法安然离开,这个时候你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将朕手上的军士安然地带出城外,其他的事情就不用你们操心了。”
黑衣人听到之后也是一愣,原本以为姜黎给他们派遣一个多么重要的任务,结果没想到仅仅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任务。
“陛下!看来陛下还真的是心存芥蒂呀,在下已经敞开心扉如此说话,陛下居然还留了一手,如此简单的任务,我想应该难不住陛下,不知陛下为何将此等小事交给我等,看来陛下心中对我等还是不放心呢。”
姜黎呵呵一笑,看着黑衣人缓缓说道:
“你认为这事是小事?真是无知,你可知道,朕交给你的军士那是朕最为看重的一支军士,到时候朕必定是抽不出空,能够自保就不错了,哪里还有其他的心思来指挥其他的军士调动,这件事情看似简单,然而实则难以上青天,其中利与弊你们暂且不知,但是当战斗发生之后,那个时候你们才会明白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的确,对于姜黎来说,这件事情的确很严重。
“要说到真正的领军打仗和战略布局,你们差的太远了,在你们眼中认为是一个很小的事情,然而在朕的眼里面,那却是天大的事,需要知道细节决定成败,这一步对朕很关键,如果做好了,那么朕将来下面的计划必将会顺利的进行下去,如果做不好,那么朕即便是把南宫大帅救了出来,也算是满盘皆输。”
看到姜黎严肃的样子,以及感受到了姜黎语气的那一种生气和愤怒,眼前的黑衣人也意识到了这个事情并非表面上所看到的那么简单。
“既然陛下如此说,到是在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既然陛下说的如此紧要,还望陛下提点一二,免得到时候让陛下失望。”
“不敢提点一二,我只能说到时候皇城大战,皇城必定会被各方人马围的水泄不通,想要通过掩护离开皇城断然不可能,因此只能悄然无声的离开,而且皇城外十里之内都不能让他们出现,你可明白。”
他依然略微思考一下之后忽然明白过来了,随后拱手说道:
“还请陛下放心,在下誓死完成,必定保证陛下的军士安然无恙。”
“如此,那就谢过啦。”
姜黎也是双手抱胸,还了一礼。
“既如此,朕就暂时别过。”
“等等,陛下!”
“何事?”
黑衣人尴尬的说道:
“还请陛下交还长琴王写的书信,此封书信十分重要。”
姜黎看了一眼手上的书信也是略微显得尴尬。
“如此,倒是朕孟浪了,拿去吧。”
姜黎随手将书信扔给了黑衣人,看似轻轻飘飘,然而却夹杂了霸王的气劲,这封书信直接来到了黑衣人的面前正好落在黑衣人手上,随后姜黎这才策马狂奔而去。
黑衣人看着姜黎离去的背影,最终还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其实黑衣人已经知道皇城此时此刻已经集结了上百万的大军,想来姜黎已经料想到了这一步。
但是姜黎依旧还是孤身前往,如此一来反而让黑衣人竖起了敬佩之情,果然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怡去兮不复返。
姜黎走在官道之上,虽然依旧是十分安静,然而姜黎却感觉得到这一份平静之中却透露着隐隐的杀意。
姜黎已经预感到了即将就会出现一场旷世大战,空气中已经蔓延了炙热的气息,两边山体之中,飞鸟猛然飞起,无数飞鸟四散而开。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姜黎有感而发,随口成诗,看着这无尽的飞鸟四散开来,仿若受到惊吓一般,姜黎心中明白了。
“伏兵不少哇!如此强大的杀气吓得众多鸟类惊慌逃窜。”
虽然看不到,但是姜黎却感觉得到两边山体隐隐散发着恐怖的杀气都可以盖过满天日月星辰。
如此看来此处的伏兵必定十分多,实力强大,不过那又如何呢,姜黎此次王国之行势在必得,即便前方是龙潭虎穴,姜黎也必须要闯。
缓缓的召唤出了霸王枪拿在手上,这才朝着前方走去。
姜黎没有理会两边的伏兵,而是继续向前走,姜黎明白,自己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进来,自己是不可能逃走的。
王国皇室知道姜黎必定会来到皇城,也因此山体两边的伏兵几乎是没有彻底的隐藏,直接摆明了告诉姜黎,我在这里有埋伏,你一来到这里就钻进了皇室的陷阱之中。
既然双方已经心知肚明,姜黎何必再问呢?
皇城,此时此刻姜黎到达这里,远远看去,姜黎就看到了皇城之上布满了军士,一个个都是横眼看着自己,城墙上方,王国皇室成员已经到达这里,王国皇帝坐在中间,四周都是高手保护。
“姜黎!你可算来了,朕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
姜黎在皇城前方缓缓的停了下来,抬起头来看着城墙上方的李沐清。
“是啊,我又来啦,这是朕第二次前往白虎王国,上一次太子想把我留下却没有留住,不知道这一次太子又该当如何?”
此话一出,李沐清浑身颤抖。
“大胆!叛贼姜黎,居然胆敢直呼陛下名讳,还不跪下磕头认错。”
“呱噪。”
姜黎丝毫没有好脸色,直接看向了李沐清。
“你身边的狗好像不听话呀,你这个主人做的可是有些失败呀!”
这话说的李沐清无法反驳,的确,两大王国陛下对话一个下人插什么嘴呢?虽然说按常理来讲,一个公国的皇帝前往白王国拜见,随便一个官员都可以对一个公国的皇帝呼来喝去。
当然了,前提是正常情况下,姜黎目前虽然贵为公国皇帝,可是本身的实力和气魄已经远超王国的皇帝了。
可以说,在这一刻,李沐清已经把姜黎摆在了自己同一个位置,既然同为王国皇帝在说话的时候,那么下人,当然是无法插嘴。
这还不算什么,但是让李沐清十分可气的是什么?姜黎居然在他的面前自称朕,而姜黎叫他自己称呼依然是太子,无形之中就把李沐清看扁呢,又或者说姜黎压根儿就没把李沐清放在眼里面。
“住嘴,暂时轮不到你说话。”
李沐清明白,此时此刻的姜黎早已不是当初的姜黎,第一次姜黎前往王国的时候还是属于姜国太子,而且还是王国的忠勇侯,可是第二次前往王国的时候,姜黎已经贵为姜国皇帝。
“姜黎,我不管你在姜国是什么皇帝,但是你可还记得你是帝国的忠勇侯,如此见到朕,为何不行跪拜之礼?你如此行为与叛贼何异?你如此作为才是欺君大罪?朕当诛你九族!”
姜黎对此付之一笑。
“那你敢吗?”
王国皇帝听到这话之后,浑身颤抖不已气愤不得了,说实话,姜黎已经在李沐清的心里面留下了阴影,虽然知道此时此刻自己身边站着好多高手,但是不知为什么,心里面总是感觉到了惧怕。
这个时候李沐清身后老者缓缓走了出来上前两步,沉声对着城墙下的姜黎缓缓说道。
“姜黎,我们有何不敢,如今你的岳父岳母已经落入我们手中,他们也是属于你的九族,陛下早已昭告天下,要把你的岳父岳母斩首示众,你说我们敢还是不敢?”
“你又是哪一头?”
“你什么….岂有此理!”
姜黎突然的问候直接把这个老子气得浑身发抖,姜黎问他是哪一头,这不是问他是哪个畜生吗?如此屈辱,如何不怒?
“好,好啊!姜黎,没想到你不但是愚蠢至极,而且还是目中无人,居然如此,那老夫等于把你一块儿擒下,到时候连同你的岳父岳母一起斩首示众,以震王国朝纲。”
“说的好,既然如此,那就来战吧,难道我姜黎怕了你们吗?”
说话之间,浑身上下的霸王气劲全部爆发出来了,霸王的气势在这一瞬间直接朝着城墙上面压了过去。
几乎是一瞬间,李沐清身边的几个高手心中也是大吃一惊,好强大的气势啊!
早在之前他们就已经探讨过姜黎此次卷土重来必定不会和上次一样,想来也会变得更加强大。
破 繭
也因此帝国派遣过来沈家高手,虽然比之王国的沈家高手要强出一大截,刚开始的时候,帝国沈家的高手对姜黎还是瞧不上眼。
可是完完全全听了沈家那边的信息之后,帝国强大的高手也是大吃一惊。
“陛下!剿灭姜黎吧,”
李沐清此时此刻气的浑身上下颤抖不已,忍住怒气点了点头,下一刻皇城四周猛然出现了大量的精英军士,其中夹杂着数千的殿堂。
姜黎骑在马上缓缓看去,嘴角微微一笑,这一次的军士也不是很多,也就二三十万罢了,都是王国,不,严格来说都是沈家的精英军士。
看着其中这几千殿堂军士,姜黎也是感觉到了一阵诧异,虽然自己实力提升了,也知道自己目前对付这些殿堂军士完全足矣。
但是姜黎疑惑了,对方既然明知道自己拥有万夫之勇,为何还要派遣这些军士前来了?除了送死还能做什么?姜黎自信杀得了1万2万,杀得了5万,10万,但是这30万,虽说不能全部杀掉,但是姜黎也绝对不会惧怕。
上一次姜黎在王国之中所造成的轰动的确是太强烈了,他们已经知道姜黎的强大,为何现在还要来这一次呢?
“呵呵,不管你们玩什么阴谋诡计,我姜黎只需一人一枪一马足以。”
用手摸了摸汗血宝马的棕毛,缓缓的说道。
“马兄啊,今日你我单枪匹马杀他个七进七出,以此震慑城墙之上的宵小,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你看如何?”
“嘶嘶嘶——。”
汗血宝马猛然嘶叫起来,其声音之中充满着无数的兴奋,姜黎感受到了汗血宝马的激动,心里面也是澎湃不已,身穿霸王甲,手持霸王枪,汗血宝马立于胯下,就这样姜黎一人独挡数10万大军。
“杀——。”
姜黎一声吼叫,汗血宝马猛然立直了身体,战马的嘶鸣声猛然传的老远,在这一瞬间,霸王的气势完全爆发出来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地面上尘土飞扬,仿若一道道狂风忽然刮过。
“轰隆,轰隆,轰隆。”
汗血宝马脚步在大地上狂奔,虽然只有一马,但是却冲出了千军万马一般的气势直接朝着殿堂军士杀了过去。
也在这一刻,对方30万大军已经到达,姜黎的汗血宝马在当中横冲直撞,好不快哉!姜黎的霸王枪也是无情的收割生命,所过之处人仰马翻,鸡犬不留。
“给我杀,诛杀叛贼姜黎,伤到姜黎一次赏金千量,把姜黎打下马,赏金万两封侯,击杀姜黎者,朕封他为亲王,地位同朕。”
城墙之上,王国皇帝李沐清猛然放声大吼,以此重赏来激励城下所有的将士对姜黎进行击杀。
“哈哈哈,李沐清,你以为区区这么点人便可留下我姜黎?你太高看他们呐。”
如果是上一次的姜黎面对这种情况,恐怕还真的担心身死道消,然而此时此刻姜黎的霸王奥义已经进入第三层了,本身的战斗力已经是翻了几倍不止,面对眼前的这些军士将领丝毫不放在眼里,无外乎就是多耗费一些时间罢了。
“钪…”
兵器碰撞的声音响起,霸王枪所到之处,对方军士所有的兵器全部被砸断,身上的铠甲根本挡不住霸王枪的锋利,直接穿进了心脏,鲜血直流,倒在地上不断的抽搐。
殿堂军士也是手拿长枪朝着姜黎杀了过来,有着王国皇帝的重赏之后,这些军士变得悍不畏死。
姜黎大吃一惊,至少十几个人手持长枪朝着自己杀了过来,姜黎虽不惧怕,但是这可是殿堂军士啊,不是精英军士。
“不好,危险。”
姜黎堪堪躲过之后,面前更多的殿堂军士朝着自己再次杀来。
“给我卧倒!”
姜黎猛然拉动缰绳,浑身强大力量直接硬生生的把汗血宝马拉的卧在地上,一瞬间姜黎头上方的十几把长枪插了一个空。
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震的姜黎耳朵发麻,汗血宝马卧倒之后也是十分的明白姜黎的意思,暂时在那里一动不动,随时做好了起身的准备。
“霸王横扫。”
姜黎的霸王枪猛然横扫,直接对着他们,胸膛扫过去!
“尔等此时此刻中门大开,此时不死更待何时?”
扑哧扑哧……
一连串破盔甲的声音响起,一连串霸王枪刺进他们血肉的声音传进了脑海里面,霸王横扫一圈之后,身边的殿堂军士直接死的不能再死,被姜黎霸王枪上面的气劲震退老远。
着魔
“给我起!”
姜黎单脚猛然踩向大地,手上的缰绳用力一拉,汗血宝马早就等着这一刻了,顺着姜黎给他的力量猛然爬了起来。
姜黎的勇猛直接给城墙上面的所有高手造成了巨大的震动,可以说几乎是在这一瞬间姜黎已经斩杀过千。
一人一枪一马在这人群之中来回狂奔,一路所到之处鸡犬不留,汗血宝马经过和姜黎多次战斗之后,也显得更加有灵性,几乎是不用姜黎提醒,汗血宝马便可自动躲过攻击。
“陛下!姜黎好像比上一次又变强了。”
城墙之上,沈家高手站在李沐清身边,把自己关看到的情况反馈给了李沐清,李沐清点了点头,浑身颤抖不已。
说实话,此时此刻看着姜黎大展神威,李沐清心中的那一种恐惧正在被无限放大。
“没错,姜黎又变得强大啦!看来老师真的是神人啊。”
众人也是猛然一阵后怕,感受到了后背冷汗打湿了衣衫,如果没有帝国高手,恐怕他们还不知道姜黎的实力变得强大了。
的确,帝国了高手虽然知道姜黎很强大,但是强大到哪一步他却不知道,本来就算姜黎在如何强大,帝国高手准备直接出手将姜黎拿下。
可是听到了沈家的一些人对姜黎评价之后,帝国的高手也是感觉到了事情没那么简单,也因此才派遣这一次围剿在试探姜黎。
虽然知道代价十分大,但是从某种角度来说,姜黎所杀的人不是他们自己呀,虽然杀了很多,但是只要不是他们自己死了,那都还好办。
王国皇,李沐清身边一个穿着黑袍的老者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并没有像其他的高手那般有些惊慌,反而是镇定自若。
“陛下看来姜黎的确强大无比,虽然没有见到姜黎上一次在皇城大展神威的样子,但是此次此刻看来,姜黎的确是强大无边。”
说话这人便是从帝国派遣过来的高手,比之王国沈家的高手那强的不是一个档次。
“老师此话当真?”
李沐清转过头来看着自己这个所谓的老师,这个老者也是来到白虎王国之后,李沐清这才拜他为师。
“陛下!老夫绝不骗你,姜黎是我目前见到年轻人当中最为强大的一个,即便是雪亲王和他相比也比不过,只可惜呀,雪亲王早已身死道消。”
听到自己老师的话之后,王国李沐清忽然感觉到了这一次恐怕还真拿不住姜黎了,于是急忙问道:
“老师,既然如此,您和姜黎对阵有多少把握可以拿下他?”
“大概四六分吧,保守估计我六他四。”
帝国高手摸了摸胡须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此话一出,王国皇帝李沐清以及周边的一些沈家高手松了一口气。
既然帝国的高手都如此说了,那么这一次姜黎应该是十拿九稳呢?
“老师,可是学生依旧担忧啊。”
“哈哈哈,陛下放心吧,老朽也仅仅只是保守估计和姜黎四六分,即便是无法生擒姜黎,但是老夫拼着重伤也可以重创他,姜黎的战斗力将会失去一大截,如此一来,其他高手在如此的情况下击杀姜黎并不困难。”
如此一来,姜黎把命丢在皇城算是十拿九稳了,王国皇帝李沐清听到这话之后激动的站了起来,对着帝国的高手行了一礼。
“如此,多谢老师了,老师为了王国的安宁做出如此巨大的牺牲,如此恩情,学生定当并记在心。”
沈家其他高手也是立刻行礼。
“前辈大恩,在下莫此难忘。”
帝国高手看着这些人对自己行礼脸上笑的很开心。
“哈哈哈,诸位莫要如此客气,大家都是一家人,老朽如此舍身把这个潜藏的祸害及时除掉,还是为沈家立了一大功了,大家都是忠心耿耿,无需二话。”
众人在说话之间,城墙下的姜黎已经杀了不知道多少人了,此时此刻,姜黎浑身浴血,霸王枪枪身被鲜血所包裹,汗血宝马浑身上下也是鲜血淋漓。
姜黎所到之处便会有尸体不断落下,几乎就在这么简短的时间里面,姜黎强大的力量已经杀了数万人。
汗血宝马也是不断的配合,姜黎在这人群之中横冲直撞,可以说系统强化过的汗血宝马果然是不同凡响,身体素质,各方面体能等等,都得到极大提升。
看似这个时间很短暂,如果换做普通的战马,恐怕在这个短的时间之内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然而反观汗血宝马,此时此刻正是风头正盛,浑身上下力量仿佛还没有完全爆发出来一般。
同样的姜黎此时此刻也是青筋暴涨,扎龙盘旋,仿佛浑身上下就有用不完的力一般,自己的霸王气劲仿佛用之不完一般。
都感觉到了身体仿若涛涛江水绵绵不绝,这便是霸王奥义的第三层所带来的特殊的效果,源源不断不断,气息悠长,否则姜黎也不敢如此便对30万大军。
“汗血马给我跳过去,老子要破了他们的塔盾。”